海棠書(shū)屋 > > 老婆總以為我不喜歡她 > 第 34 章
    接下來(lái)幾天宋則呈忽然消失般的了無(wú)聲息。

    林夕不擔心他的狀況,宋則呈的朋友圈實(shí)時(shí)更新,只是不主動(dòng)給她發(fā)消息。

    如果林夕主動(dòng)詢(xún)問(wèn),他不會(huì )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但林夕沒(méi)有。

    心跳微弱的熱度極快冷卻,窗外的陽(yáng)光落在眼底,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就在林夕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默認他倆‘分手’后的一個(gè)晚上,突然接到了一個(gè)來(lái)自宋則呈的電話(huà)。

    心情很難說(shuō)不復雜,更多的是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然而電話(huà)那端傳來(lái)的聲音卻不是他本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宋少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她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睡下,被電話(huà)吵醒,迷迷糊糊反應了一秒,宋少便是宋則呈。

    “嗯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喝醉了,如果方便的話(huà),過(guò)來(lái)接一下他!

    林夕整個(gè)人甚至沒(méi)清醒,下意識答應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.

    “宋哥好像喝醉了,要不要找人送他回去?”

    “他家里連個(gè)鬼影都沒(méi)有,回去誰(shuí)照顧?”

    “那讓人給他開(kāi)個(gè)房間?”

    “酒店照顧的能貼心到哪去!

    “這邊這么多人,找個(gè)能照顧的送去唄?”

    “不如給宋哥女朋友打個(gè)電話(huà)?”

    一時(shí)沉默。

    顧承均視線(xiàn)掃過(guò)在場(chǎng)女生,她們臉上帶著(zhù)不無(wú)掩飾的意動(dòng),似乎這是一個(gè)絕好的機會(huì )。

    他是不在意宋則呈碰不碰這些女人,可那也得是宋則呈自己看上的,宋則呈沒(méi)開(kāi)口,他不會(huì )主動(dòng)給這些女人提供機會(huì )。

    李旭沿擠擠眉,“難道你們不想見(jiàn)見(jiàn)他的女朋友什么樣?都這么久了,沒(méi)聽(tīng)說(shuō)分手了啊!

    “行吧,他手機呢?”顧承均見(jiàn)幾人沉默,伸手。

    “這呢!壁w澤捧過(guò)扔在角落的手機。

    宋則呈的手機是指紋解鎖,顧承均沒(méi)看他的隱私,打開(kāi)通訊錄,找到其中一個(gè)眼熟的號碼,撥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電話(huà)好一會(huì )才接通,女聲尤帶睡意,似乎是剛醒意識不怎么清楚。

    顧承均打完電話(huà),又給對方發(fā)了個(gè)短信,任務(wù)完成,哼笑著(zhù)將手機扔回去。

    顧承均看著(zhù)閉目的宋則呈,心知他不是全然無(wú)意識的,調侃道,“行了,宋少,你就在這歇著(zhù)吧,過(guò)會(huì )你女朋友就來(lái)接你了!

    宋則呈酒量不差,他今天喝多了也只是醉意上涌,沒(méi)有放任自己真正醉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他確實(shí)如顧承均所說(shuō)的并非沒(méi)有意識,但也沒(méi)清醒多少,身邊發(fā)生的事,更像是隔著(zhù)模模糊糊的一層。

    大腦接收著(zhù)信息,身體憊懶做出反應。

    聽(tīng)到林夕的名字,他放任了醉意。

    也許在他心中,林夕這個(gè)名字,是值得信任的。

    .

    等站在洗漱臺前,看著(zhù)鏡中自己微濕的臉,林夕忽而又遲疑起來(lái)。只是已經(jīng)答應下來(lái),她沒(méi)有改變主意。

    時(shí)間指向夜間十二點(diǎn),這時(shí)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地鐵通行。她簡(jiǎn)單換了身衣服,打車(chē)前往短信中告知的酒吧。

    夜半車(chē)道上車(chē)不多,一路順暢,不過(guò)半小時(shí)便到了酒店門(mén)口。

    許是打過(guò)招呼,她在門(mén)口一問(wèn),就有人帶她往樓上走。

    燈光迷離紛呈,節奏強烈的音樂(lè )引人沉淪。

    她此刻意識已然從睡意中清醒,然而周遭的一切又像是仍在夢(mèng)中,飄飄然并不真切。

    服務(wù)員敲開(kāi)包廂的門(mén),小心詢(xún)問(wèn),“有位林女士說(shuō)是來(lái)接宋少的,請問(wèn)是不是要讓她進(jìn)來(lái)?”

    里面有人說(shuō)了句話(huà),服務(wù)員側身讓開(kāi)門(mén)。

    林夕垂眸走進(jìn)去。

    包廂內人不多,只幾個(gè)年輕的男女,在她進(jìn)來(lái)時(shí),在場(chǎng)幾乎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,夾雜幾道借著(zhù)掩飾刺目的視線(xiàn)。

    林夕目光快速掃過(guò),沒(méi)有在意各色落在身上的視線(xiàn)。

    屋內燈光柔和,是能照出整個(gè)人影、又不怎么能看得清臉的程度。

    她很快看到了宋則呈,坐在角落,仰靠在沙發(fā)上,身邊的座位空出了一大塊,像是沒(méi)有人敢坐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閉著(zhù)眼,沒(méi)有留意到外間進(jìn)來(lái)的人。

    坐在其中的一個(gè)男人起身迎上來(lái),不著(zhù)痕跡打量她一眼。

    對方身上的氣質(zhì),是那種一看便與她是截然不同階層的迥然,帶著(zhù)與宋則呈類(lèi)似的特質(zhì)。

    “你好!绷窒c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,我是他的朋友!

    男人帶她走到宋則呈身邊,隨意點(diǎn)了下頭,“喝醉了,他家里沒(méi)有人照顧,我們出來(lái)也沒(méi)帶個(gè)身份證什么的,沒(méi)辦法開(kāi)房間,你把他帶回去吧,麻煩照顧下!

    宋則呈的臉少見(jiàn)的沒(méi)有表情,晦暗中五官陷入陰影中,神情竟似有幾分可憐的落寞。

    林夕清楚那是她的錯覺(jué),喝醉酒的宋則呈只是沒(méi)有表情,冷意卻不減反增,生人勿進(jìn),隱約頹喪的氣質(zhì),似乎更吸引人。

    她彎下腰輕喚,“宋則呈?”

    她沒(méi)有在現場(chǎng)指出對方話(huà)中的缺漏,那人似乎也不在意,只是隨口敷衍,讓林夕能把人帶走。

    林夕不清楚這些所謂的朋友與宋則呈關(guān)系如何,他們瞧著(zhù)并非多可靠的模樣,臉上混雜著(zhù)散漫與迷亂。

    她在來(lái)之前沒(méi)多想,現下卻不怎么放心將人獨自留在這。

    宋則呈動(dòng)了下身體,似乎是聽(tīng)到了她的聲音,卻沒(méi)有出聲。

    有女聲出其不意小聲道,“真的要讓她帶宋少回去嗎?”

    顧承均眼底冷了一瞬,喊來(lái)服務(wù)生,“幫忙將人送上車(chē)吧!

    林夕道謝,替宋則呈拿了手機。

    她出門(mén)只隨意換了身衣服,臉上不施粉黛,在現場(chǎng)女人們精致的妝容對比下,顯得有些寡淡。

    可以說(shuō)漂亮,卻一點(diǎn)不出彩,只有普通的漂亮。

    看到的人不無(wú)失望。

    他們以為宋則呈這位與眾不同的女友,有一張漂亮的臉,才能引得宋少破例。

    看到后,心中的不解反而更深了。

    林夕心中并不在意這些人的看法,她走在宋則呈身后離開(kāi)包廂。

    除去必要的交流,她沒(méi)跟這個(gè)包廂內的人多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。

    門(mén)在身后合上,透過(guò)門(mén)縫隱約能聽(tīng)見(jiàn)里面重新響起的議論。

    “挺一般啊!

    “我以為多漂亮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下的話(huà)盡數隔絕在內。

    宋則呈拒絕了服務(wù)生的攙扶,只是他身形不穩,走路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林夕上前輕輕攙住他,讓他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。

    其他人喝醉酒或丑態(tài)百出,或安靜入睡,宋則呈則不屬于任何一種,喝醉酒的他眼底的神色似乎比往日來(lái)的警醒。

    宋則呈是開(kāi)了車(chē)過(guò)來(lái)的,林夕不知內情,正想重新打輛車(chē),酒吧的人已經(jīng)幫忙叫好了代駕。

    他不聲不響,林夕讓他走便走,讓坐就坐,仿佛大型犬玩累后懶洋洋趴在地上,縱容地任由著(zhù)主人的擺弄。

    等坐上車(chē),林夕聽(tīng)到代駕的詢(xún)問(wèn),才意識到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她開(kāi)口詢(xún)問(wèn)宋則呈的住址,他不是聽(tīng)不見(jiàn),卻憊懶地不愿意搭理。

    或許也有故意的成分,宋則呈只是突然不想在這樣一個(gè)晚上,獨自一人守著(zhù)空蕩蕩的房間。

    林夕沉默片刻。

    此刻她也不能折身回去詢(xún)問(wèn)宋則呈的住址,而她出門(mén)得急,同樣沒(méi)帶身份證,沒(méi)辦法幫他在酒店開(kāi)一個(gè)房間。

    何況現如今酒店管理嚴格,非本人身份證不能隨意替他人開(kāi)房,雖然其中操作空間很大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思索片刻,沒(méi)等代駕再次詢(xún)問(wèn),林夕報了自己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車(chē)輛平穩匯入車(chē)流,代駕車(chē)技極好,幾乎感覺(jué)不到明顯的變速與轉向。

    似乎是覺(jué)得汽車(chē)后座靠著(zhù)不舒服,宋則呈側身將頭抵在了林夕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怎么用香水,嗅到她身上帶著(zhù)的洗浴過(guò)后沐浴露殘余的淺淡清新,只覺(jué)周遭渾濁,又埋頭汲取她不同于他人簡(jiǎn)單干凈的氣息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瘦也是男生,重量不輕,林夕只覺(jué)肩膀一沉,那人的手順勢搭過(guò)來(lái),趴在了她頸間。

    滾燙帶著(zhù)酒氣的氣息撲在敏感的脖頸上,林夕不適地動(dòng)了下肩膀,手搭上他肩臂,干脆順勢讓他躺在了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低聲問(wèn),“有沒(méi)有不舒服!

    這么躺著(zhù)總比靠著(zhù)自己的強,林夕不確定這么一路下來(lái),她肩膀吃不吃得消。

    輕柔的女聲模模糊糊穿過(guò)壁障落入耳中,宋則呈含糊應了聲,也不知道回答的是還是否。

    林夕只好一路小心留意觀(guān)察,察覺(jué)不對,也好及時(shí)做出反應。

    代駕常年服務(wù)于市內幾個(gè)知名的酒吧會(huì )所,對一些本地出名的二代十分眼熟,自然清楚這位宋少的常住地址。

    但他訓練有素,只本分當好一個(gè)代駕,不輕易開(kāi)口。

    誰(shuí)知道這位宋少是真的醉暈了,還是故意的。他幫宋少開(kāi)過(guò)不少次的車(chē),也沒(méi)見(jiàn)對方真正醉過(guò)。

    眼見(jiàn)著(zhù)來(lái)到一處破落的老舊小區,代駕眼底閃過(guò)幾分不加掩飾的詫異。

    車(chē)在樓下停穩,林夕拍拍宋則呈的肩膀,讓他起來(lái)準備上樓。

    他沒(méi)讓任何人攙扶,自己下了車(chē),雙瞼半斂,眼底有醉意朦朧,林夕卻又隱約感覺(jué)到他不是完全醉著(zhù)的狀態(tài)。

    她沒(méi)有過(guò)多的探究。

    代駕跟著(zhù)下了車(chē),上前就要幫忙。

    宋則呈擺手揮開(kāi)他,只手臂搭在林夕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看似靠在她身上,但林夕很明顯能感覺(jué)到,宋則呈只是借由她站立,身上的重量幾乎不怎么落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代駕站在一邊,沒(méi)幫上忙卻也沒(méi)走,跟著(zhù)上了樓,在兩人身后盯著(zhù),以免發(fā)生意外。

    林夕道了謝,五層的樓梯,用了比平時(shí)多一半多的時(shí)間。

    確認兩人安全無(wú)誤地站在了門(mén)口,代駕這才告辭離開(kāi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