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乙之蜜糖 > 仙女的祈禱(5)
    路過(guò)一群群下了晚自習的學(xué)生,餛飩攤的鋪面開(kāi)始熱鬧嘈雜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唐心咬著(zhù)勺子尖,塑料勺在牙齒壓力下逐漸變形。

    ——不需要她了。

    他好像是笑著(zhù)說(shuō),但她心里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酥酥麻麻的疼了。

    陸雋乙見(jiàn)唐心也空了碗底,轉了話(huà)題。

    “還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剛剛那句話(huà)有些沖動(dòng)。

    只是看著(zhù)她的那雙眼睛里的真誠,突然很想傾訴。

    但脫口而出的瞬間又想起耳邊總聽(tīng)的話(huà)。

    “男子漢要獨立!

    “不要嬌氣。要做頂天立地的人!

    “每個(gè)人都是個(gè)體,所以我不欠你什么,你也不需要在意我!

    ——好像他的這位母親,一直是個(gè)特立獨行的人。

    這沒(méi)什么。

    陸雋乙低垂的眉眼擋住了情緒。

    確實(shí)沒(méi)什么需要傾訴。

    又嬌氣了。

    唐心前后看了看,已經(jīng)有明顯的飽腹感,但不舍得就這樣離開(kāi)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咱們再走一圈看看吧!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藍白校服的學(xué)生如掃蕩一般匆匆涌向夜市,很快分散成一小股一小股占領(lǐng)不同的攤位。剛剛還刷著(zhù)短視頻的攤主們立馬風(fēng)生水起地做開(kāi)了生意,一團團香氣涌動(dòng)在街道上空。

    清北附中的學(xué)子帶著(zhù)獨有的自信神采,唐心和陸雋乙緩緩從街心并肩走過(guò),偶爾還能聽(tīng)到他們的談?wù)摗?br />
    “宋書(shū)晴的競賽拿獎了,可能今年從少年班就能走!”

    “我覺(jué)得你算的不對,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浮力!

    “李哥今天上課褲子拉鏈開(kāi)了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唐心笑笑,“真好,青春真好!

    陸雋乙點(diǎn)點(diǎn)頭,看到許多學(xué)生在他們路過(guò)時(shí)悄悄停下了談話(huà),打量著(zhù)他或她。

    悄悄偏頭看向唐心,一張小臉在夜里瑩白發(fā)光,唇色鮮妍,霧藍色長(cháng)裙和白色短靴是街心一抹獨特色彩。

    ——她很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唐心正滿(mǎn)心歡喜地挪著(zhù)步子感受在陸雋乙身邊并肩行走的快樂(lè ),絲毫沒(méi)注意一堆屁大點(diǎn)高中生對她的羨艷和好奇。

    畢竟高中就是;▉(lái)著(zhù),該承受的注目早已經(jīng)是自然現象。

    夜市盡頭的燒烤攤,外放著(zhù)叮叮咚咚的音樂(lè ),唐心頓住步子,神色里有些驚喜,“你聽(tīng)!dry-v的歌!”

    陸雋乙也聽(tīng)到,但看向唐心,神色里帶著(zhù)探究,“你也聽(tīng)過(guò)?”

    “這首很小眾!

    唐心笑著(zhù)點(diǎn)頭,兩顆酒窩映出些可愛(ài),“當然啦,我很喜歡的!

    ——內心在瘋狂嚎叫:

    畫(huà)重點(diǎn)!我跟你有共同愛(ài)好!

    “我記得店里歌單是周杰倫的歌!标戨h乙笑笑。

    唐心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咖啡館里音樂(lè )要舒緩一些!

    “但你說(shuō)想提高客流量,我覺(jué)得快一點(diǎn)的歌有好處!

    “對…”

    “你喜歡這種重金屬?”

    “啊是。鼓手挺好的!”

    “你也喜歡打擊樂(lè )?”

    陸雋乙眼睛發(fā)光,唐心恨不得上手捂住小心口。幸好自己提前做了功課,撩漢多有效果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!

    “爆裂鼓手,這個(gè)值得一看!

    “啊,對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鼓手?

    話(huà)題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陸雋乙看向唐心那張鎮定里好像透著(zhù)點(diǎn)心虛的神色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的咖啡在哪兒學(xué)的?”

    ——呼。

    幸好沒(méi)再深問(wèn)打擊樂(lè )。

    她唐心可是出了名的半瓶子晃蕩。

    “弗里大學(xué)——”唐心笑,“門(mén)口的咖啡店!

    “我當成興趣愛(ài)好學(xué)學(xué),沒(méi)想到現在靠它走上人生正軌!

    陸雋乙側頭,眼角彎了彎,“做的很好喝!

    唐心默默用食指和拇指搓了一下裙邊。

    ——真好,又表?yè)P她了。

    “唉,學(xué)長(cháng)~”

    一群男聲響起,從背后嬉笑著(zhù)靠近,眼神里帶著(zhù)起哄的笑意,“哦~”

    陸雋乙回頭,見(jiàn)是他今年帶的一群大一新生,不知從哪里打球回來(lái),穿著(zhù)球衣,夾著(zhù)籃球不懷好意地盯著(zhù)他八卦。

    唐心跟著(zhù)停下步子,才知道“學(xué)長(cháng)”是在叫陸雋乙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一眾男孩子目光里明顯的驚艷和八卦之火笑了笑。

    霧藍色裙擺輕搖,耳邊流光閃過(guò),霎時(shí)間頭頂星空也失色。

    起哄的男孩子們忽然間呆頭鵝一般不好意思再說(shuō)什么,摸摸鼻子老老實(shí)實(shí)側身離開(kāi)。

    偶爾撞一下肩,順帶著(zhù)隱晦而好奇地側眼回頭。

    “你帶的學(xué)生?”唐心站在一家奶茶店前,停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嗯!标戨h乙身姿筆直,跟著(zhù)停下了步子,忽視了遠處那群學(xué)生偷拍的舉動(dòng),“想喝奶茶?”

    “不是!碧菩膿u搖頭,揚揚下巴,示意奶茶店旁邊的便利店,“想喝雪碧!

    -

    回到大學(xué)城的時(shí)候,唐心手里還抱著(zhù)半罐雪碧,紅白條的細長(cháng)吸管沒(méi)精打采地斜斜搭在罐口,頂端被咬成了扁平的形狀。

    “今天謝謝你!碧菩目纯磿r(shí)間,“我在華融城下就好!

    “今晚有人關(guān)店嗎?”陸雋乙記得三個(gè)店員不怎么值晚班,“需要幫忙嗎?”

    唐心搖頭,心里歡喜,“不用哦,今天下午就關(guān)店了!

    “我招了全職員工,最近會(huì )有消息噠!

    陸雋乙點(diǎn)頭,將車(chē)靠在華融城的路邊。

    想起來(lái)第一次在校外見(jiàn)面,回來(lái)的那天暴雨,也是在這個(gè)地方停車(chē)。

    想到這兒,陸雋乙回頭看了看華融城一樓的鋪面。

    “木白甜品”的簡(jiǎn)約招牌在一眾霓虹色彩里亮著(zhù)清雋的白光。

    好像是鬼使神差的就問(wèn)出了。

    “盧松也住華融城?”

    唐心點(diǎn)頭,安全帶已經(jīng)解下,吸著(zhù)綠色罐內的最后一點(diǎn)兒飲料,“跟我一個(gè)單元呢,他那兒是大房子,開(kāi)發(fā)成員工宿舍了!

    陸雋乙“哦”一聲,聲音低下來(lái),“挺好!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标戨h乙解下了安全帶,唐心偏頭,“好啊。你喜歡吃甜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!眱扇瞬⒓缤澳景滋鹌贰弊呷,“我今晚去江霖家,他媽媽喜歡吃!

    玻璃門(mén)還沒(méi)推開(kāi),唐心就看見(jiàn)盧松和李秀峰趴在側邊的玻璃櫥窗上打量著(zhù)他們兩個(gè),神色并不友好。

    唐心推開(kāi)玻璃門(mén),聽(tīng)到店內的鈴“叮咚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你們倆人?”

    “給你打電話(huà)不接?”李秀峰沒(méi)好氣看著(zhù)唐心身后高了他半頭的陸雋乙,“你倆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清北附中后面那條夜市!碧菩霓D悠著(zhù)看看櫥窗,回頭問(wèn)陸雋乙,“你想買(mǎi)哪種?”

    ——呦,顧客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盧松先脫離了李秀峰的戰壕,拿出當家掌柜的模樣熱情笑笑,“來(lái)啊,看看,晚上新鮮現做的!

    陸雋乙看了看,走向唐心身邊的櫥窗,“葡式蛋撻,四盒,謝謝!

    “芒果班戟也是四份,謝謝!

    唐心看看陸雋乙,說(shuō)話(huà)的聲音低沉好聽(tīng),甜品店的溫和燈光在他的面上打出一片陰影,左眼在光線(xiàn)里亮著(zhù)星星。

    他這樣客氣,就像剛開(kāi)始認識她的時(shí)候一樣。

    一連串的“謝謝”,是顧客和店主之間的距離。

    這樣想著(zhù),唐心就在李秀峰嫌棄的視線(xiàn)里詭異地突然微笑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他很久沒(méi)有對她這樣客氣了。

    好現象。

    “都做完了,我就先下班了!

    盧松打包,后間的簾子忽然揭開(kāi),熟悉的女聲響起,唐心笑著(zhù)回頭,“佳如姐~”

    黑色馬尾發(fā)的女人穿著(zhù)甜品店的淡灰色店服,袖口白邊襯衣卷起,正在圍裙上擦著(zhù)手。

    猛然見(jiàn)到店內的幾人一怔,聽(tīng)到唐心的招呼才回過(guò)神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甜心來(lái)了!

    又忽然抬頭,見(jiàn)到唐心身邊站著(zhù)的男人。

    下頜線(xiàn)鋒利分明,鏡片下是那雙熟悉的眸子,看向她的眉眼間凝著(zhù)訝異。

    康佳如看陸雋乙的時(shí)間太長(cháng),讓盧松和唐心的心里都敲小鼓一般地嗵嗵作響。

    ——這樣子,不會(huì )是什么陳年舊事吧?

    “雋乙!笨导讶缧α艘幌,一向淡淡的神色里有些復雜情緒,“…還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!标戨h乙喉結輕輕滾動(dòng)一下,“什么時(shí)候回來(lái)的?”

    唐心和盧松相視一眼。

    盧松:靠,陸雋乙怎么認識康佳如?

    盧松:唐心你個(gè)狗你看你做的好事。

    唐心:淦今天為什么要過(guò)來(lái)學(xué)神要被搶走了!

    李秀峰表示吃瓜很熱鬧。

    “今年年初的時(shí)候!

    康佳如放松下來(lái),搭著(zhù)一只胳膊在櫥柜邊,看到盧松手下正包著(zhù)芒果班戟。

    “給曹阿姨帶?”

    “嗯!标戨h乙眸子垂了垂,“回來(lái),為什么不說(shuō)一聲?”

    唐心感覺(jué)自己的心忽然皺巴巴地團成了一團,還滴著(zhù)水。

    淅淅瀝瀝地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什么必要!笨导讶缧π,恢復了以往的淡漠神色,“畢竟,我們現在也沒(méi)什么關(guān)系!

    盧松手下正打包的動(dòng)作一停,吸了口氣。

    緩緩吐出來(lái),帶著(zhù)些混濁的情緒。

    陸雋乙接過(guò)甜品袋,掃描二維碼付款,向盧松點(diǎn)點(diǎn)頭示意謝謝。

    唐心有些無(wú)措,跟在陸雋乙身后往店門(mén)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陸雋乙忽然停住腳步,回頭看向康佳如,“周末,去江霖家吃個(gè)飯吧!

    木白甜品門(mén)外。

    離開(kāi)了明亮溫暖的燈光,唐心摩挲著(zhù)胳膊,感到了秋夜的涼意。

    ——晚上的好心情已經(jīng)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就像人行道下面那灘被污水打濕被行車(chē)碾碎的落葉,濕漉漉地帶著(zhù)臟意。

    陸雋乙回頭,神色間居然有些輕松意味,“又耽誤了你一會(huì )兒時(shí)間,不好意思!

    唐心抿唇笑笑,笑的有些牽強,“沒(méi)事兒!

    陸雋乙將一份蛋撻和班戟遞給唐心,“算是請你明天的早飯!

    “謝謝!

    陸雋乙頓了頓,看向唐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睫毛低垂,頰邊微鼓,目光閃避。

    ——好像不太開(kāi)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(méi)怎么!

    “不喜歡吃甜食?”

    “喜歡的!

    “覺(jué)得冷嗎?”

    “還好!

    陸雋乙想了想,看向唐心。

    她的額間碎發(fā)在秋風(fēng)里吹的有些微亂。

    指尖動(dòng)了動(dòng),又緩緩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姐姐!标戨h乙看向唐心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康佳如!

    “木白甜品”的招牌映下的清白光影,窸窸窣窣地搖動(dòng)在陸雋乙的發(fā)梢,在額頭間打出一片光的白影,照亮了唐心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…姐姐?”

    萬(wàn)萬(wàn)沒(méi)想到是這個(gè)結局。

    唐心眼睛睜圓,露出琥珀色的瞳仁,陸雋乙盯著(zhù)那里,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