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正道徒弟與我二三事 > 無(wú)夜出場(chǎng)
    原似雪也只是那么一說(shuō),見(jiàn)步枕吟拒絕得干脆,便也干脆道:“那只能放棄了!

    她本來(lái)就沒(méi)想讓葉如璧參加屠宰場(chǎng),是她這個(gè)徒弟軟磨硬泡才松口答應的,所以現在放棄更像順手推舟。

    步枕吟卻哂笑一聲:“誰(shuí)說(shuō)我要放棄的!

    原似雪見(jiàn)她這樣,腦子里警鈴瞬時(shí)大響,感覺(jué)這人狐貍尾巴呲溜一下又冒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有另外的辦法可以把我們弄出去?”

    步枕吟沒(méi)有理她,從背后摸出一把洞簫,接著(zhù)又低頭從左邊袖子里捻出一粒小小的發(fā)光的東西,夾在指間,一松手,那粒發(fā)光體就飄乎乎地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蕭思尋一眼認出那發(fā)光小東西是幾個(gè)月前篝火夜談,被步枕吟用蕭聲召喚出來(lái)的偃師和琴夷的“螢火”。

    那“螢火”真的像一只小小的螢火蟲(chóng)似的,幽幽地繞著(zhù)步枕吟飛,也不往別處去。

    說(shuō)不好奇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螢火”飛到眼前時(shí),原似雪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引誘著(zhù)伸出了手,然而還沒(méi)觸到,被一個(gè)聲音打斷了伸手的動(dòng)作。

    “請原宗主不要碰!鄙倌甑恼Z(yǔ)調冷冷的,望向她的眸子也是冷漠的,戳在那兒簡(jiǎn)直像個(gè)無(wú)機質(zhì)的冰柱子,從他身上看不出一絲這個(gè)年齡該有的活潑氣息。

    這冰山美少年面對他師父時(shí)也是這樣冷冰冰嗎......

    原似雪努力回憶了一會(huì )兒,無(wú)果,望向站在一起的那一大一小。

    一個(gè)心黑,一個(gè)面冷,不愧是師徒,絕配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為了徒兒,她可以不計較。

    她從容地舉起手,沉聲道:“我不碰,所以步宗主可以快點(diǎn)施展功力讓我們出去嗎?”

    蕭聲響起,那原本繞著(zhù)步枕吟飛的“螢火”像收到了什么信號,朝著(zhù)右前方飛去。

    步枕吟眼前一亮,迅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之前在藏書(shū)閣津津有味地搜刮各類(lèi)奇書(shū)怪志時(shí),從一本書(shū)冊里看見(jiàn)有關(guān)巨嬰鬼靈的記載,因為記得和屠宰場(chǎng)2.0劇情有聯(lián)系,便特意留了個(gè)心眼記下了。

    書(shū)冊上記載,巨嬰鬼靈出現的地方有時(shí)寄生靈也會(huì )出現,現在想來(lái),那個(gè)制造鬼打墻的東西應該便是寄生靈。

    末尾記載:......借死去之人的靈火,尋跡覓蹤,可安然出鬼腹。

    之后她又打破砂鍋挖到底,花了一些時(shí)間,弄清楚另一本書(shū)上說(shuō)的偃師和琴夷的那些記憶“螢火”就是靈火,為了驗證書(shū)上所言真假,因此才有了那夜月光下的“螢火”之海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跟在步枕吟身后,在迷宮里穿行起來(lái),就算腳下不時(shí)發(fā)出惡心的怪叫聲,也顧不得了,只想快點(diǎn)逃出這個(gè)鬼地方。

    大概繞過(guò)二十幾個(gè)拐角后,眼前出現一條游動(dòng)的細細的光帶,那粒落單的靈火最終匯入光帶之中,周?chē)木吧娜婚g變了。

    回過(guò)頭,身后哪里還有什么肉迷宮,變成了一片黑沉沉的迷霧,耳邊也沒(méi)了那恐怖刺耳的嬰兒尖叫。

    步枕吟收起簫,如釋重負地呼出一口氣,看樣子他們是走出巨嬰鬼靈的肚子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迷霧中再次出現了一條亮著(zhù)燈的小路。

    走過(guò)這段小路后,四人就來(lái)到了一片寬闊的圓形平臺,此時(shí)迷霧已經(jīng)褪去,圓臺上除了他們,還站著(zhù)四個(gè)人。

    分別是著(zhù)紅衣和白衣的兩個(gè)年輕男子,以及各自站在他們身旁的一個(gè)少女和少年。

    步枕吟瞥見(jiàn)那抹緋紅,眼角一跳。

    這人應該就是原主心心念念的離郁了。

    好年輕,看起來(lái)比她大不了幾歲,一身紅衣似火焰,眉眼間盡顯傲氣,好像誰(shuí)也入不了眼。

    旁邊站了一個(gè)十三四歲的青衣少女,這便是他的徒弟宿慕青,察覺(jué)到步枕吟一行到來(lái)后,目光直直射向那道綠影,瞟到某個(gè)身影時(shí),那冷若冰霜的眼神卻倏然柔和了下來(lái),帶了一點(diǎn)不易察覺(jué)的笑意。

    步枕吟意味深長(cháng)地看了眼蕭思尋,不消說(shuō),宿慕青冷眼是給她的,至于那汪春水,太明顯了,不是給男主還能是誰(shuí)。

    想到這兒,步枕吟腦瓜子一陣疼,這幾人關(guān)系真復雜。

    她反正堅決不會(huì )再摻和進(jìn)去了。

    未料一抬頭,遠處離郁正看著(zhù)她,也不知看了多久,她的視線(xiàn)剛對上離郁的,那人便十分不屑地將頭扭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步枕吟:“......”

    那好吧。

    她挑了個(gè)距離郁最遠的地方,站定不動(dòng)了。

    韓缺月?lián)u著(zhù)扇子,一副已經(jīng)在此地恭候多時(shí)的散漫模樣,他長(cháng)了一雙漂亮的丹鳳眼,看人時(shí)總顯得慵懶含笑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我們后邊哦!

    “墨上塵和琴在御呢?”原似雪走過(guò)去問(wèn)。

    韓缺月指向西邊。

    只聽(tīng)西邊轟隆作響,黑霧中時(shí)不時(shí)發(fā)出爆閃,下一秒轟的一聲巨響,墨上塵被琴在御揮出的兇猛劍氣狠狠甩到了圓臺上,將地面砸出一個(gè)半米深的大坑,碎石亂飛。

    漏更早已敲響,已經(jīng)超時(shí)。

    誰(shuí)都看得出墨上塵和琴在御其實(shí)不在乎屠宰場(chǎng)輸贏(yíng),純粹想借機打一架而已。

    兩人打得難解難分,火花霹靂啪撒四濺,其余的人在兩側觀(guān)眾席上看戲,這種時(shí)候誰(shuí)去勸架誰(shuí)腦子怕是有大病。

    看了許久,兩人都沒(méi)有分出個(gè)勝負,步枕吟坐在石階上,托著(zhù)腮都看得困了,打了個(gè)哈欠。

    無(wú)夜怎么還不來(lái)阻止這兩只上頭的斗雞。

    半空中墨上塵和琴在御正準備對對方送上致命一擊,洶涌的靈力霎時(shí)間變成巨大的漩渦將兩人緊緊包裹在中央,狂風(fēng)驟起,將步枕吟的衣衫吹得狂舞飛揚,獵獵作響。

    這種宗師級別的對戰,到底是目前實(shí)力還不夠格的弟子們不能承受的,一個(gè)個(gè)面色蒼白,神情痛苦,要不是被自己師父護著(zhù),都要被螺旋吹飛。

    “站在我身后!”風(fēng)太大,步枕吟只能扯著(zhù)嗓子喊,“為師捏了定身決!

    蕭思尋點(diǎn)點(diǎn)頭,不動(dòng)聲色地站到了步枕吟身后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估計還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宗師之間的對戰,臉上無(wú)不流露出震驚、驚慌,甚至恐懼,但蕭思尋頂著(zhù)狂風(fēng),望向空頭頂那震撼人心的戰斗,眸底只有一汪幽靜深潭,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又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步枕吟心想:這小孩一天天心事重重,有時(shí)又有點(diǎn)淡定過(guò)頭了。

    蕭思尋正看得入神,眼前忽然一暗,他從頭到腳被緊緊包在了一件外衫里,只露出一張小小的蒼白的臉,衣服上還帶著(zhù)淡淡的暖意和清香。

    他有些疑惑:“師父這是......?”

    “風(fēng)太大,你實(shí)力還不夠格,扛不住的,披上衣服免得吹了頭疼!辈秸硪餍呛,說(shuō)得真誠:“碰到這種情況害怕很正常,就算你哇哇哭著(zhù)撲進(jìn)我懷里,為師也不會(huì )笑話(huà)你的!

    蕭思尋一愣,臉上微微染上一絲緋紅。

    他才不會(huì )哇哇哭著(zhù)撲到別人懷里。

    “我沒(méi)有害怕!

    “那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話(huà)剛一說(shuō)完,步枕吟就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蕭思尋一向不喜歡被追根究底,他不會(huì )回答的,自己純屬自討沒(méi)趣。

    正準被回過(guò)身去看看空中情況,蕭思尋竟然回答了,還是立刻回答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他們很強,比世上大多數人都厲害!彼皖^看了看捏緊的拳頭,又輕輕松開(kāi),語(yǔ)氣淡淡的,宛如在平靜地陳述一件事實(shí):“只有很強的時(shí)候,才能做到一些事情!

    步枕吟猜出蕭思尋在想什么,在腦子里搜索了一遍劇情后,想了想,鼓勵道:“為師相信你以后會(huì )變得比他們,不對,比在場(chǎng)所有人都厲害!

    開(kāi)玩笑,原文里跟隨師微冥修行五年出山后,男主那已經(jīng)是日天日地的存在,孤身殺入魔宗,一刀斬下魔宗圣尊無(wú)夜頭顱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    當然,“自己”也未能幸免于難。

    因此她現在正在努力讓自己以后能幸免于難。

    蕭思尋:“師父相信我以后會(huì )變強?”

    “騙人是傻狗!辈秸硪黝h首。

    話(huà)說(shuō)無(wú)夜到底啥時(shí)候來(lái),她都快被吹成傻狗了。

    說(shuō)曹操曹操到。

    砰的兩聲巨響,墨上塵和琴在御雙雙砸到了圓臺兩邊,聚集在圓臺上空的靈力風(fēng)暴頃刻間如泡沫般噗的一下消散開(kāi)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師尊來(lái)了!”不知哪個(gè)說(shuō)了一句。

    眾人紛紛抬頭看去,步枕吟瞇了瞇眼,有些驚訝,沒(méi)想到無(wú)夜竟然是個(gè)鶴發(fā)滄顏的老頭。老歸老,渾身氣質(zhì)不凡,頗有威嚴霸道之相,一看就不好惹。

    他才收拾完墨琴二人,接著(zhù)目光往下一掃,就和步枕吟對上了,那宛如老師抽人答題的犀利眼神把她看得條件反射心中一驚,差點(diǎn)就要低頭,被她生生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好險,這該死的條件反射!

    下個(gè)瞬間,步枕吟眼睜睜看著(zhù)無(wú)夜一甩袖,朝著(zhù)她筆直飛了下來(lái),都不帶拐彎去看看那兩人有沒(méi)有受傷的。

    “這是你收的徒弟?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無(wú)夜沒(méi)有找步枕吟茬,而是意味深長(cháng)地打量起蕭思尋。

    步枕吟一琢磨,心想確實(shí),原主從忘憂(yōu)墟將男主撿回來(lái)時(shí),無(wú)夜還在閉關(guān)。他最近才出關(guān),對突然出現在魔宗的蕭思尋產(chǎn)生好奇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!辈秸硪飨肓讼,再琢磨一番,就覺(jué)得無(wú)夜的眼神不太對勁,但也說(shuō)不出奇怪在哪兒,便故意打探道:“師父可是覺(jué)得我這個(gè)徒弟身上有什么不尋常之處!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!

    無(wú)夜懶懶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