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(shí)容玖原本是想親自收拾這群邪修的,不過(guò)在看到仙域的弟子這么積極且躍躍欲試的模樣,她想了想,也罷,就這么一群不入流的東西,還不值得她親自動(dòng)手。

    而且,她來(lái)到這下面之后,還發(fā)現了一個(gè)有趣的東西。

    之前在上面時(shí),她曾經(jīng)用神識將桑云鎮大致掃過(guò)一遍,知道這底下有人,只不過(guò)當時(shí)沒(méi)怎么注意看,直到下來(lái)了才發(fā)現有這么一個(gè)陣法。

    雖然她是魔族,但身為魔主,怎么說(shuō)也能稱(chēng)一句見(jiàn)多識廣,對于死對頭仙域的東西,她還是挺了解的。這陣法叫七煞血衍陣,屬于仙域的禁術(shù)。這么一看,事情倒明了了,這群邪修之所以屠了這個(gè)鎮子的人,估計就是為了繪制這個(gè)陣法。

    容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那個(gè)作為陣眼的黑色晶石在他們面前捏碎,徹底斷了他們的后招。

    在云錦西等人的帶領(lǐng)下,弟子們很快就把這群邪修解決了,僅留了那個(gè)灰袍男人一個(gè)活口,打算把他帶回去逼供,為了防止他自殺,還特地在他身上拍了一個(gè)沉眠術(shù)讓他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經(jīng)解決了,這次實(shí)在是多謝容姑娘出手相救!痹棋\西走到容玖身旁。

    柳如紗和莊松山也連忙過(guò)來(lái)感謝她,這個(gè)容姑娘算是救了他們一命,若沒(méi)有她,他們不會(huì )現在還好端端的,而且,這次任務(wù)能夠完成多虧了她的相助。

    其余弟子也紛紛湊了過(guò)來(lái),圍著(zhù)她嘰嘰喳喳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多虧了容姑娘救我們!你好厲害呀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不僅人長(cháng)得這么漂亮,還那么厲害!”

    “剛剛擋在我們前方把那群邪修的攻擊攔下來(lái)的那個(gè)畫(huà)面簡(jiǎn)直帥死了!今晚做夢(mèng)的情節有了!”

    “這只貓是容姑娘的靈寵嗎?胖胖的,還挺可愛(ài)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對于他們的熱情,容玖頗有些驚奇,她還是第一次被仙域的弟子這么熱情地對待。

    窩在容玖懷里的橘子目瞪口呆,你們知道你們夸的這個(gè)人是魔域的九縭魔主嗎?

    不過(guò)在聽(tīng)到有人說(shuō)它胖時(shí),它炸毛了,齜牙咧嘴且兇巴巴地舉起爪子朝那弟子虛空撓了幾下以示警告!

    你才胖!你全家都胖!

    魔域那么多魔都得稱(chēng)它一聲橘子大人的,這臭丫頭竟然敢對它這么不敬!

    然而這張牙舞爪的姿態(tài)放在一只胖橘身上,非但沒(méi)有一絲一毫的攻擊性,反而顯得滑稽可愛(ài)。

    那弟子嘿嘿一笑,有股薅它毛的沖動(dòng)。

    折蓮拉著(zhù)容玖的衣袖,聽(tīng)著(zhù)周?chē)男鷩,手不自覺(jué)地握緊了幾分,心底近乎是不受控制地生出了幾分戾氣。

    好吵……

    好想把他們弄死……

    他的眸色深了幾分,仿佛有幽幽的藍光在浮動(dòng),襯得他的面容妖異晦暗了幾分。

    只不過(guò)因為他低著(zhù)頭,并沒(méi)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他想,他以前一定是在一個(gè)很安靜的地方生活,否則為什么每次聽(tīng)到喧鬧聲都會(huì )難以忍受,煩躁得想殺人。

    只不過(guò),他現在跟著(zhù)姐姐,不能這么任性,不然給她添麻煩了她會(huì )不高興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慢慢地平靜了下來(lái),眼中的幽藍漸漸褪去。

    “對了,容姑娘,接下來(lái)你要去哪里?”云錦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問(wèn)她。

    容玖緩緩將目光轉到了他的身上,不語(yǔ),似在沉思。

    “在下沒(méi)有別的意思,”云錦西還以為她誤會(huì )了,連忙解釋?zhuān)按舜紊T奇傊露嗵澚斯媚锵嘀,若姑娘有時(shí)間,不妨隨我們回仙域,待我們交了任務(wù),便以門(mén)派的名義答謝姑娘!

    實(shí)際上容玖并沒(méi)有誤解什么,她只是隨著(zhù)他的問(wèn)題在想接下來(lái)她要去哪里。在聽(tīng)到他說(shuō)回仙域這三個(gè)字時(shí),她心中冒出一個(gè)念頭,要不接下來(lái)就去仙域?反正她現在也沒(méi)了以前的凌云壯志,去仙域玩玩打發(fā)時(shí)間順帶修身養性也挺好。

    容玖一向想什么就做什么,去仙域只是一時(shí)興起的念頭,但她已經(jīng)打算現在就出發(fā)了。

    “答謝什么的就不必了,我先走了!

    以門(mén)派的名義答謝,這可不是隨便說(shuō)句謝謝那么簡(jiǎn)單,若是一個(gè)真正的散修,面對云錦西如此客氣的邀請,估計早已激動(dòng)難耐。

    那可是三宗六派中的云夢(mèng)谷啊,與他們搭上關(guān)系是多少散修夢(mèng)寐以求的事?

    但容玖又不是真正的散修,直截了當拒絕之后,她帶著(zhù)折蓮直接就走,行動(dòng)極其迅速,不過(guò)片刻功夫便已經(jīng)離開(kāi)了這里。

    “哎?容姑娘這么快就走了?”她說(shuō)走就走,過(guò)于突然,柳如紗都有點(diǎn)反應不過(guò)來(lái)。

    莊松山內心驚嘆,這可是云夢(mèng)谷啊,沒(méi)想到這位容姑娘竟然就這么干脆利落地拒絕了云錦西,都不帶猶豫的。她說(shuō)她是散修,可他還是第一次見(jiàn)到這么不圖名利的散修。

    顯然不止莊松山這么想,在場(chǎng)的弟子基本都是這么一個(gè)心理,于是他們在感激她的同時(shí)又生出了一股敬佩之意。

    仙域以三宗六派為主,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的修仙世家與小門(mén)派,仙域絕大部分的人都是散修。

    散修不比那些名門(mén)勢力的人,他們不像那些宗門(mén)與世家弟子,修煉途中所需的資源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,為此在哪個(gè)險地丟了性命都是常有的事。所以,一般的散修削尖了腦袋都想加入名門(mén)勢力,然而,想加入那些宗門(mén)哪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云錦西凝視著(zhù)容玖離開(kāi)的方向,眼中閃著(zhù)奇異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云師兄,接下來(lái)我們要做什么?”孟鴻云在他旁邊問(wèn)。

    “先把這里搜查一遍,然后收拾一下就回去!痹棋\西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吩咐,“行動(dòng)盡量快點(diǎn)!

    其實(shí)以云錦西如今的實(shí)力與地位,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這種任務(wù)怎么都不必他親自來(lái),這有點(diǎn)大材小用的意味。

    只不過(guò)因為他在魔域搞砸的那事所引起的一系列慘痛后果,導致云夢(mèng)谷谷主——云錦西他爹最近哪哪都看他不順眼,于是揮揮手隨便找了個(gè)事讓他滾出去自己待一段時(shí)間,正所謂眼不見(jiàn)為凈。

    這才是云錦西來(lái)到桑云鎮的真正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