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師姐美貌無(wú)雙蛇蝎心腸 > 無(wú)罪之刑
    羊圈是林氏鏢局轄下產(chǎn)業(yè),建在外城西南方,幾乎是最人跡罕至的角落。

    牧民拖著(zhù)虛軟的雙腿爬出圈棚,像只無(wú)頭蒼蠅般連方向也來(lái)不及辨認,跳起來(lái)奪路而逃。

    快點(diǎn),快點(diǎn),再快點(diǎn)啊……

    塔樓的火光自高處傾瀉而下,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牧民的瞳孔微擴,欣喜若狂,發(fā)足狂奔,不顧觸犯宵禁被罰,掀開(kāi)雙唇,就要大聲呼救。

    冷不防,后方射來(lái)一枚石子,打中他膝窩。他左腿酸軟,一跤跌倒,摔了個(gè)狗啃泥。

    一只膚色冷白的手伸到他眼底,姿態(tài)友好,作勢要拉他起身。

    “兄臺,”頭頂傳來(lái)個(gè)如鳴玉清響的少年聲音,含笑對他說(shuō),“你跑得好快!

    牧民驚懼過(guò)度,三魂幾乎丟了兩魄,呆呆地被那只手拉著(zhù)站起來(lái),目光發(fā)直,瞪著(zhù)少年那張如妖似魅的臉孔,喉間咯咯作響。

    他的魂兒好似飄到了高處,又陡然墜落回這肉.體軀殼。三魂六魄復位,屬于人的感知也活了過(guò)來(lái),他駭然大退三步,跌坐地上,雙腿蹬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極度的恐懼剝奪了他的言語(yǔ)能力。明明救兵近在咫尺,他竟無(wú)法發(fā)出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他不斷后退,忽然后背輕輕挨了一腳,他猛地停下,僵硬地扭過(guò)頭去。

    容玉致衣裙濺滿(mǎn)大片血跡,像是剛從地獄血河中爬出來(lái)的阿修羅妖女,美麗卻也殘忍。

    她拿著(zhù)染血的玉笛輕敲手心,細眉微蹙,冷哼道:“跑那么快,是著(zhù)急去投胎么……”

    牧民心力交瘁,只覺(jué)心中那條緊繃的弦“錚”的一聲斷開(kāi),兩眼一翻,暈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容玉致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小瘋子還有力氣跑,看到她就暈過(guò)去,難道她比那小瘋子更可怕?

    真是豈有此理!

    容玉致踩了可憐的牧民一腳,確認他是真暈而非裝暈,掀起眼簾,睨著(zhù)緩步踱來(lái)的少年,說(shuō)道:“死幾只羊也便罷了,鬧出人命來(lái),沙洲城那幾個(gè)仙家分舵怕是要徹查到底!

    “我懶得惹這一身腥臊,人是你放跑的,你來(lái)解決!

    李玄同笑了笑:“玉致你好會(huì )強詞奪理!

    話(huà)雖如此說(shuō),卻單手拎起高壯敦實(shí)的牧民,走向黑暗的巷道,將人靠墻放下,并指點(diǎn)向他眉心,注入陰司鬼力,強行將人催醒。

    牧民的眼睛驟然睜開(kāi),眼球突出,好似下一刻就會(huì )爆出眼眶。

    少年眸底有一線(xiàn)血光幽幽縈轉,輕聲道:“今夜你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我們二人。羊圈慘禍,乃是沙漠魔狼所為!

    那牧民好似喪失神智的傀儡,一字一句跟在少年后頭,將他的話(huà)語(yǔ)原封不動(dòng)地重復了一遍。

    容玉致抱著(zhù)臂而立,認出少年施展的術(shù)法,乃是失傳多年的禁術(shù)——魅魂術(shù)。

    這魅魂術(shù)有損神識,史上所載,修煉它的人,多半非瘋即癲……呵,這倒是與無(wú)生彌勒給她種下的不善根有異曲同工之“妙”。

    容玉致想到此處,忽地一凜:從鬼哭城逃出那夜,她無(wú)緣無(wú)故昏迷過(guò)去,莫非是這狗東西對她使了魅魂術(shù)?!

    她正要發(fā)作,忽又想起另一件事來(lái),閃出暗巷,飛身躍上屋脊。

    李玄同慢悠悠地跟在少女身后,幫她料理瓦片上留下的血跡。

    畢竟咬死羊群的是沙漠魔狼,留下人的腳印可不行。

    羊圈的火光漸漸熄滅,只剩一片燒得焦黑的木柵欄,孤兀地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容玉致輕輕躍下最后一截墻頭,足尖點(diǎn)地,朝不遠處的羊圈疾奔而去。臨近羊圈一射之地,她忽然聽(tīng)到輕輕的木魚(yú)聲,混雜著(zhù)低沉而悲憫的誦經(jīng)聲從廢墟中傳出。

    容玉致臉色微變,僵立片刻,雙膝觸地,重重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夜風(fēng)吹拂,余火搖曳,發(fā)出蓽撥的爆裂聲。漫漫沙塵中,一名身著(zhù)絳紅袈裟的僧人懷抱羊羔,迎著(zhù)月光踏出羊圈。

    他慢慢走到少女面前,垂目看她,那雙碧色眼眸中似乎永遠含著(zhù)一絲揮之不去的悲憫。

    “玉致,才剛給你種下不善根,你便無(wú)法自控,妄造殺業(yè)。你這樣的心性,要如何才能修得大成圓滿(mǎn)?”

    容玉致頭顱低垂,不敢出聲爭辯。

    她聽(tīng)出無(wú)生彌勒真心動(dòng)怒了,按她前世的經(jīng)驗,此等時(shí)刻,萬(wàn)萬(wàn)不可招惹他,否則懲罰必將變本加厲。

    剛剛失去母親的小羊羔依偎在僧人懷中,發(fā)出低弱的咩咩聲。

    無(wú)生彌勒輕輕撫摸了兩下小羊的背脊,稍作安撫,語(yǔ)氣微冷道:“玉致,你不該令本座如此失望!

    容玉致的身子愈發(fā)地低矮下去,幾乎以額貼地。她咬住下唇,此刻方才感到大漠夜間的寒冷,還有足尖火辣辣的疼痛,身子難以遏制地戰栗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真好笑啊,無(wú)生彌勒屠殺萬(wàn)蠱門(mén)滿(mǎn)門(mén)時(shí)眼都沒(méi)有眨過(guò)一下。煉制不善根要殺那么多人,也不見(jiàn)他有半點(diǎn)猶豫。

    他完全就是個(gè)佛陀面龐,魔鬼心腸的妖僧,竟然會(huì )對一只小小的羊羔動(dòng)了慈悲心。

    “你犯了殺孽。此孽不消,你心障難除,本座要罰你。玉致,你可服氣?”

    容玉致顫聲道:“求世尊救我!

    隨后,她便聽(tīng)到佛珠輕輕碰撞的聲音——無(wú)生彌勒竟要對她用“無(wú)罪之刑”!

    多諷刺,他可以笑著(zhù)觀(guān)賞她殺人,卻不能容忍她攫取幾只無(wú)辜小羊的性命。

    原本遙遠的、朦朧的記憶陡然間變得分外清晰,容玉致手足發(fā)僵,回憶中那撕魂裂骨的疼痛迄今想起,依然令她刻骨恐懼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百零八顆黑色念珠迎風(fēng)見(jiàn)長(cháng),化作一條舍利串成的白骨鞭,像一道閃電撕裂濃稠的夜色,狠狠抽打在少女單薄的背脊上。

    白骨鞭受力彈起,蚊蠅大小的佛教真言自白骨鞭上迸濺而出,如金色的火星般飄散開(kāi)來(lái),然后倏然收攏,化作根根細若發(fā)絲的光針,暴雨梨花般刺入少女身體!

    容玉致只挨了一下,就覺(jué)得耳邊嗡嗡嘈雜,鬼嘯之聲與誦經(jīng)聲交疊回響,最后變成一聲聲凄厲的質(zhì)問(wèn)。

    恍然間,她似乎聽(tīng)到一個(gè)蒼老的聲音,幽幽地問(wèn)她:“好徒兒,為師死得好冤,你可為為師報仇雪恨了?”

    ——那聲音是萬(wàn)蠱門(mén)的五絕長(cháng)老,她的授業(yè)恩師。

    報仇了……師父,我親手殺了代門(mén)主,給您報仇了。容玉致淚流滿(mǎn)面。

    “為師嘔心瀝血,才寫(xiě)完那部《百蠱真經(jīng)》,絕不能落入六師兄手里!你幫為師奪回來(lái)了嗎?你幫為師奪回來(lái)了嗎?!”五絕長(cháng)老的聲音忽然變得尖銳凄絕。

    沒(méi)有……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,她都沒(méi)能幫師父奪回《百蠱真經(jīng)》。

    “玉致,無(wú)生彌勒最后一次屠城,你當真替他做了前鋒?”

    ——父親向她問(wèn)這話(huà)時(shí),語(yǔ)氣里是從未有過(guò)的沉痛與失望。

    “容玉致!援軍……援軍為什么還沒(méi)有來(lái)?!”

    ——容素英劍指她咽喉,斷臂處汩汩地流血,那血像是永遠也流不盡,逐漸將姐妹二人淹沒(méi)。

    “好友,能救下這許多性命,小道這趟下山,也算不負師門(mén),沒(méi)有遺憾了。我撐到此時(shí),只是因為……因為還有一事相托,而你……是我唯一可信之人!

    “此物為我師門(mén)重寶,干系天下氣運,萬(wàn)民生死。好友……請你一定……一定幫我送回隱仙觀(guān)……”

    耳畔的聲音變幻得越來(lái)越快,每一句質(zhì)問(wèn)都尖銳如矛,扎得她狂躁難安,千瘡百孔。如果可以,她倒情愿痛快地挨上幾刀,也省得承受這樣的拷問(wèn)。

    兩道細細的血流自少女耳竅蜿蜒流出。

    無(wú)生彌勒居高臨下地望著(zhù)她,仿佛一尊無(wú)情無(wú)欲,專(zhuān)司審判的佛,高高舉起白骨鞭,下手毫不容情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忽然從旁撲出,將容玉致壓在身下,替她承受了這一鞭。

    少年被打得發(fā)出一聲悶哼。

    無(wú)生彌勒認出維護容玉致的少年,正是白日間跟在她身后的小奴隸。

    少年受了一記“無(wú)罪之刑”,卻只有身上受傷,心神并未受到半分折磨。

    他揚起頭,朝無(wú)生彌勒求情:“世尊恕罪,是奴未看好主人,奴愿代主人受罰,求世尊饒主人一回!

    無(wú)生彌勒盯著(zhù)少年的臉,不解地蹙起眉頭。世人心中皆有罪,有罪便不能逃脫“無(wú)罪佛珠”的拷問(wèn)。這少年何德何能,竟能全然不受影響?

    即便是他,也做不到真正四大皆空,心無(wú)掛礙。

    無(wú)生彌勒想不通,揚手又抽了幾鞭,將少年抽得衣破血流。少年神情隱忍,咬牙不再發(fā)出任何呼痛之聲,他眉眼間似乎流轉著(zhù)某種無(wú)生彌勒難以解讀的輝光。

    白骨鞭化作黑色珠串落回無(wú)生彌勒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”僧人似乎極為震撼,倒退半步,喃喃道,“你這樣的人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成佛者,身似菩提樹(shù),心如凈琉璃。

    這少年小小年紀,怎么可能擁有一顆無(wú)情無(wú)欲亦無(wú)怖的琉璃心?

    不可能……這世間不會(huì )有人能比他先成佛!

    無(wú)生彌勒丟下羊羔,袈裟輕揚,忽然化煙而遁。

    不知過(guò)了多久,容玉致終于無(wú)法忍受,一把將死沉沉壓在她身上的少年掀開(kāi)。

    “你使了什么妖法,竟然能把無(wú)生彌勒嚇跑?”

    無(wú)生彌勒這瘋子,心如頑石,無(wú)法打動(dòng),亦無(wú)法擊破。容玉致前世與他斗智斗勇三年,都沒(méi)瞧出他軟肋何在。

    李玄同坐在地上,右手撐在身后,左手抹掉唇角血跡,眉眼間笑意淺淺,慵懶地說(shuō)道:“誰(shuí)知道呢!

    容玉致看到他這模樣就牙根發(fā)癢,很想揍他一頓。

    “先前裝得斯文有禮,人模狗樣,這會(huì )倒是不裝了。狗東西,這般會(huì )做戲,你不入梨園做個(gè)戲子,真是屈就了這番大才!”

    “哈,謬贊!

    地面隱隱震動(dòng),似乎有大批人馬朝此方而來(lái)。

    二人對視一眼,異口同聲道:“不打了?(先休戰?)”

    李玄同放出幾只鬼影,將圈棚中的羊尸撕咬了一番,偽造成被沙漠魔狼襲擊的模樣。

    待巡城守衛趕至,李玄同已背起少女潛入街巷之中,尋了間空澡堂鉆了進(jìn)去。

    地龍徹夜長(cháng)燒,水池微波輕泛,氤氳的水汽繚繞升起。

    水池一角忽然響起水聲,一道纖細的人影解衣入水,身子一滑,只剩雪白的肩膀出水面,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頭發(fā)鋪開(kāi),水草一樣隨波輕漾。

    干涸的血液化作縷縷紅絲,以少女為中心向四周逸出,水面很快被染得薄紅。

    容玉致用力地搓洗身上的血跡,直將白嫩的肌膚搓得通紅,她眼前又浮起小羊那雙哀傷而清澈的眼睛。

    身后響起一陣輕快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容玉致橫臂胸前,擋住一片春.光,轉過(guò)身去,怒目而視。

    “誰(shuí)準你過(guò)來(lái)的?”

    少年懷里抱著(zhù)干凈的衣物,俯身將衣物放下,撿起池畔的血衣,半點(diǎn)眼風(fēng)也未往池中掃。

    “難道這里還有第三個(gè)人可以給你送衣送藥?”少年反問(wèn)。

    容玉致一噎,無(wú)話(huà)可說(shuō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