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閃亮的星星 > 第 1 章
    央笙打開(kāi)交友軟件,就在昨天,她被朋友慫恿下了這個(gè)交友軟件。

    這個(gè)交友軟件跟一般交友軟件不太一樣,它有一個(gè)安全的流程去幫助城市里的單身男女們在合適的時(shí)間以一個(gè)合適的方式去釋放天性。

    而她只需要把自己的信息放在網(wǎng)上,證明自己的“情感”和健康情況,她就可以在這個(gè)軟件上匹配到合適且安全的一夜情對象。

    在這個(gè)軟件上,不需要情感鋪墊只需要體檢報告,你就可以快速的找到一個(gè)合適的對象,只要你們看對了眼,你們可以在任何時(shí)候進(jìn)入這座城市的任何一個(gè)酒店,彼此安慰。

    而在酒精的作用之下,她被趕鴨子上架的決定要解放自己,釋放自己,要做自己,所以她在昨天提交了一切信息,而今天她醒來(lái)坐在辦公室里的時(shí)候,她才覺(jué)得這很荒謬。

    她把軟件提醒關(guān)掉,撤離了桌面,但或許是為了應付朋友或許是其他,她并沒(méi)有把這個(gè)軟件刪掉。

    她坐回自己的辦公桌,喝了一口濃縮的黑咖啡,以抵御昨天宿醉帶來(lái)的疲憊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就已經(jīng)坐在了酒店的床上,或許是因為今天糟心的事情一件接一件,她為公司處理完出軌高管的官司還要為下屬處理搞不定的案子,她已經(jīng)很疲憊了,可是盡管這樣,在快下班的時(shí)候那個(gè)狗屁倒灶處理不好自己關(guān)系的上司還是以他所謂的情感經(jīng)歷對自己的行事方法橫加指責,讓她去釋放自己,不要那么壓抑。

    或許央笙確實(shí)很想做真的自己,或許她真的需要釋放壓力,又或者她只想證明上司那個(gè)狗屁倒灶的理論跟他人一樣只是個(gè)屁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何種情況,她都已經(jīng)跟一個(gè)陌生的男人提交了自己的身份證,并且開(kāi)好了一間房。

    她在下班的時(shí)候又打開(kāi)了那個(gè)軟件,剛好這個(gè)時(shí)候有一個(gè)合適的人給她發(fā)消息約炮,或許是他的頭像很合她的眼緣,或許是男人的體檢報告過(guò)于詳細,以至于央笙可以從體檢報告上大概猜想至少這是一個(gè)靠譜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出現在了這里。

    兩個(gè)人都沒(méi)有不合時(shí)宜的開(kāi)口,這個(gè)時(shí)候酒店服務(wù)的門(mén)鈴響起,男人穿著(zhù)浴袍去開(kāi)門(mén),關(guān)門(mén)的時(shí)候帶回來(lái)一瓶紅酒和兩個(gè)酒杯。

    酒店的燈光被調的昏黃但溫暖,落地臺燈的光微弱的照在兩人的臉上

    “喝一杯?”男人把醒好的酒,倒在酒杯里遞給央笙

    央笙想,管他呢,做就做吧。

    酒杯搖曳,兩個(gè)人慢慢靠近,手踵摩挲,慢慢的衣物落地,兩人從沙發(fā)上轉移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兩人的鼻子彼此錯開(kāi),嘴唇親昵的貼著(zhù),慢慢的伸進(jìn)彼此的口腔,交換著(zhù)。

    慢慢男人的手伸進(jìn)了女人的衣服,技巧豐富的挑逗著(zhù),女人未經(jīng)世事的身體被撩撥的異常敏感,兩人對望了一眼,央笙摟住了他的脖子,把他拉進(jìn),交換了一個(gè)纏綿的吻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慢慢的撫遍全身,極盡技巧的充分調動(dòng)□□,他的唇,從頸部蔓延至大腿,他發(fā)現了,脖子對她來(lái)說(shuō)更敏感,所以他回到了脖頸,細密的落下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吻。

    在酒精的作用下,在昏黃的燈光下,兩個(gè)人慢慢交融,昏黃的落地燈和落地窗外成熟的燈光慢慢映進(jìn)房間,兩個(gè)都市男女正在用成年人的愛(ài)意一次次交流。

    他們倆做了好幾次,直到最后一次,央笙筋疲力盡,她不知道正!酢跏遣皇菓撨@樣,雖然確實(shí)很爽,但她覺(jué)得很累,這比她處理好幾個(gè)爛攤子還要累,所以盡管很美好,但央笙或許不會(huì )想著(zhù)再有下一次了。

    男人貼心的幫她清理了一下,然后撥開(kāi)她被汗浸濕的頭發(fā),在額頭上親吻了一下,互道晚安后,相擁而眠。

    晨曦的陽(yáng)光從沒(méi)有拉上窗簾的落地窗慢慢移進(jìn)來(lái),照在這對年輕男女的臉上,初晨的陽(yáng)光刺眼但溫柔,正對著(zhù)窗戶(hù)的男人首先被刺醒,可背對著(zhù)陽(yáng)光的女人,卻在早晨的陽(yáng)光下顯得格外美麗。

    晨光絢麗,照在女人沒(méi)蓋好被子的小腿上,男人一睜眼就看到如此美妙的一幕,不忍想到了昨晚,過(guò)于美好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爬下床,盡量不驚醒女人,然后走進(jìn)浴室清洗自己。

    等他走出浴室,用浴巾裹著(zhù)自己下半身往外走,看到女人慵懶的躺在床上望著(zhù)他

    “身材很不錯,昨天晚上沒(méi)有看清,現在看清了!

    女人懶懶的躺在床上,看得出來(lái)昨晚的經(jīng)歷對她來(lái)說(shuō)消耗很大,但她的眼神很清明,看著(zhù)一切的神情都好像帶著(zhù)笑。

    男人拿起酒店的電話(huà)想要訂餐,所以他舉起電話(huà)示意女人“你要吃點(diǎn)什么?我的意思是可以讓他們送上來(lái)!

    女人笑了,不帶著(zhù)嘲諷也不帶著(zhù)任何特殊的含義,仿佛只是覺(jué)得這個(gè)笑話(huà)好笑的可愛(ài)。

    女人搖搖頭,緩慢的從床上爬起來(lái),扯過(guò)搭在椅子上的浴袍裹住自己略帶斑駁的身體,走向浴室

    男人叫完早餐,想把衣服找出來(lái)穿上,但他找了一圈都沒(méi)有找到他的領(lǐng)帶,所以他回想了一下領(lǐng)帶最后一次出現的時(shí)候,或許在床上?

    所以他掀開(kāi)了被子,看到了,那個(gè)所謂象征著(zhù)初夜的痕跡。

    他掀開(kāi)被子的手愣在半空,他的腦子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樣的情況。

    這是她的第一次,卻出現在419的事件中,這……不對,但好像沒(méi)哪里不對,她并沒(méi)有隱瞞這些,如果他昨晚在打招呼的時(shí)候多看了看,他就會(huì )發(fā)現了,但他沒(méi)有。

    央笙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裹著(zhù)浴袍從浴室走了出來(lái),看到了愣住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看到她,從呆愣中緩過(guò)來(lái),示意她看床上。

    央笙也有點(diǎn)驚訝,因為她以為所謂的“痕跡”不過(guò)是小說(shuō)或者電視編造出來(lái)的,但她也不清楚,畢竟沒(méi)有誰(shuí)會(huì )去糾結女性的第一次到底有沒(méi)有痕跡。

    但很快她開(kāi)口了“怎么,你有這方面的情節?”

    央笙的意思是他介意女人是不是處女這件事,但聽(tīng)在男人口中,卻變成了自己是個(gè)恐懼處女的變態(tài)。

    “不,并沒(méi)有。我只是……只是”

    央笙看到男人無(wú)措的樣子忍不住笑,笑的坦蕩、陽(yáng)光。她走到男人身邊,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別在意,這很正常對嗎?大家都是成年人!毖塍险f(shuō)完沒(méi)有繼續等待男人的反應,從地上,凳子上,撿起自己的絲綢襯衫,緩慢穿上。

    男人有點(diǎn)懵的坐在床沿,看著(zhù)女人脫掉浴袍穿上自己的衣服,從昨晚那個(gè)躺在床上依賴(lài)他,與他纏綿的人轉身變回了來(lái)時(shí)的都市麗人。

    央笙走進(jìn)給了他一個(gè)擁抱,男人下意識的去吻她的額頭。但他的動(dòng)作慢了,央笙已經(jīng)收拾好準備走了。

    央笙帶著(zhù)自己的外套和包,穿回自己的高跟鞋,走出房間的門(mén),沒(méi)有回頭,房門(mén)被慣性帶上,咔噠一聲,他想她徹底回到了她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