咚咚咚——

    神田沙看了一眼手機,現在已經(jīng)天黑了,有人敲門(mén)?現在都是晚上了吧?還是不開(kāi)了,很危險的。

    門(mén)口的人又不徐不急地敲了三下門(mén)。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

    是特地過(guò)來(lái)找我的人,神田沙也加判斷道。

    屋外的人依然按著(zhù)固定的頻率敲著(zhù)門(mén)。

    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(guò),躲得過(guò)初一躲不過(guò)十五,神田沙也加整理了一下著(zhù)裝深吸一口氣開(kāi)了門(mén)。

    穿著(zhù)白襯衫的青年好像對神田沙也加開(kāi)了門(mén)這件事感到非常驚訝,茶褐色的眼睛都變大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打擾您,我叫太宰修治。我離開(kāi)一段時(shí)間后,回來(lái)時(shí)發(fā)現本來(lái)的集裝箱已經(jīng)被其他的人占領(lǐng)了,因為您這里還亮著(zhù)著(zhù)燈光所以我冒昧來(lái)拜訪(fǎng)您,能否請您收留我一段時(shí)間,住宿費什么的等我找到工作都會(huì )如數給您的。您看可以嗎? ”

    自稱(chēng)是太宰修治的黑發(fā)青年貌似來(lái)自于一個(gè)規矩森嚴傳承悠久的世家,怎么會(huì )淪落到住橫濱的集裝箱呢。

    這是偵探亂步暗示的—— “像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出現在家附近什么的啦”這個(gè)情況嘛。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打量了一下青年,可……可惡,這個(gè)人比她高好多,感覺(jué)有一米八了!

    “初次見(jiàn)面,我叫神田沙也加,目前沒(méi)有工作,在家寫(xiě)小說(shuō)混口飯吃這個(gè)樣子!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轉身示意青年進(jìn)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太宰桑,屋子有些亂,請不要介意。桌上有瓶裝大麥茶,左墻角處有一個(gè)包裝完好的杯子可以使用!

    名叫太宰修治的黑發(fā)青年眨眨眼睛,似乎在驚訝為什么神田沙也加就這樣讓他進(jìn)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我先給你找一個(gè)可以睡覺(jué)的地方吧,用塑料袋鋪的榻榻米可以嗎?這里沒(méi)有多的被褥什么了!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有些苦惱,

    “明天我聯(lián)系海灘的工作人員再搭一個(gè)集裝箱吧,這樣你就有地方住了!

    “欸?這樣不會(huì )太麻煩神田小姐你嘛?真的是幫大忙了,萬(wàn)分感謝。租集裝箱的錢(qián)和今晚的住宿費伙食費什么的,等到找到工作后會(huì )如數打到到您賬上的!

    為了省錢(qián),所以日常購物留下的塑料袋神田沙也加都有好好的收著(zhù),正好這次可以鋪在地上,也不能說(shuō)是當榻榻米使用,總歸是干凈一些的。

    畢竟神田沙也加沒(méi)有想過(guò)會(huì )有人在這間屋子留宿,也不能說(shuō)是沒(méi)有想和你們打好關(guān)系,總共感覺(jué)她和這個(gè)世界好像有些不能融入的情況,也不知道為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是這樣,有時(shí)候還是會(huì )感到有一絲寂寞吧,比如說(shuō)看到別人都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什么的。

    還是有點(diǎn)羨慕的。

    雖然她感覺(jué)這個(gè)世界和他毫無(wú)關(guān)系,但還是希望能有一個(gè)人可以一起交流,就算是痛苦也罷,就算是歡樂(lè )也罷,總是有想和其他人分享的情況的。

    可能有這個(gè)原因的一部分,她才會(huì )愿意邀請青年進(jìn)入屋子吧。

    太宰修治盤(pán)腿坐在塑料榻榻米上,手撐住下顎笑瞇瞇地看神田沙也加趴在桌子上寫(xiě)字。

    “神田小姐現在也要寫(xiě)小說(shuō)嗎?小說(shuō)家真是一個(gè)辛苦的工作呢,神田小姐一定是一個(gè)非常優(yōu)秀的作家吧?不知道有沒(méi)有榮幸能夠閱讀神田小姐的作品呢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只是一個(gè)小作家,能靠這個(gè)吃一口飯而已,所以要寫(xiě)的勤快一些,不然就吃不上飯了!

    事實(shí)上已經(jīng)將近一個(gè)月沒(méi)寫(xiě)書(shū)稿的神田沙也加臉不紅心不跳。

    “神田小姐現在在寫(xiě)什么故事呢?”

    “唔”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停下筆,頗為苦惱地說(shuō),

    “寫(xiě)什么故事的話(huà),還沒(méi)有確定哦?傊,是一個(gè)悲劇啦,就是,那種由個(gè)人不能只配的命運所引起的災難卻要某個(gè)個(gè)人來(lái)承擔責任,只能默默走向早已設立好的結局這個(gè)樣子?”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頓了一會(huì )兒,組織了一下語(yǔ)言又說(shuō)道:

    “是一個(gè)童話(huà),講的是燭臺小人追求自己夢(mèng)想的故事,具體嘛,我還沒(méi)有想好,不過(guò)今天下午遇到一個(gè)在海里漂流的先生,應該會(huì )寫(xiě)進(jìn)故事也說(shuō)不定哦,因為看上去這個(gè)漂流先生很有趣,作為一個(gè)小說(shuō)家,我能看出來(lái)他身上肯定會(huì )有很有趣的故事,要是有機會(huì )能和那位漂流先生就好了,一定能寫(xiě)出完美的故事!

    “這個(gè)故事聽(tīng)上去好有趣欸 ,神田小姐一定是個(gè)了不起的大作家吧!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沒(méi)有,哪里的話(huà),我只是一個(gè)新人,我要學(xué)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。不可能能趕上前輩們的,只有寫(xiě)寫(xiě)故事發(fā)布在報紙上的夾縫然后被商販拿去裹可麗餅這個(gè)樣子混混稿費這個(gè)樣子!

    “欸——不會(huì )吧,神田小姐看上去真的超級喜歡寫(xiě)故事哎,是因為可以創(chuàng )造符合自己心意的東西才選擇寫(xiě)小說(shuō)的嗎?”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思考了一下,鄭重地回答道:

    “原來(lái)修治先生是這么理解我寫(xiě)小說(shuō)的嘛,說(shuō)來(lái)慚愧,因為人活在世上沒(méi)有這些身外之物是生存不下去的,而我總是貪圖更好的享受,美味的精細食物、舒適的柔軟床鋪。承蒙大家的錯愛(ài),發(fā)現自己寫(xiě)小說(shuō)可以勉強糊口,所以就繼續寫(xiě)下去了!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想了想補充道:

    “當然——如果這些能給別人帶來(lái)快樂(lè )或者啟迪的話(huà),這也是我的榮幸。這應該也是所有小說(shuō)家的榮幸吧?別人因為看了自己寫(xiě)的故事而變得更加好什么的!

    “神田小姐意料之外地是個(gè)直球系哎,我有一個(gè)也喜歡寫(xiě)小說(shuō)的朋友,你們一定很能合得來(lái)!

    “這樣嗎?如果有機會(huì )真的想見(jiàn)見(jiàn)太宰桑說(shuō)的那個(gè)朋友呢!

    “這樣真的好無(wú)聊耶~~神田小姐正在寫(xiě)的故事可以給我看看嗎!

    “唔,可以哦。但是這個(gè)只是草稿啦,離正文還很遠呢!

    “如果是神田小姐的話(huà),就算是草稿也會(huì )很驚艷哦,畢竟神田小姐是一個(gè)超級棒的作家——”

    太宰修治貼心地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太宰修治就是在海里漂流的那個(gè)黑手黨吧?港口mafia黑手黨看上了什么東西呢?武裝偵探社也是,我身上好像沒(méi)有什么值得他們貪圖的啊。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把草稿本扔給太宰修治后就掏出手機和零食,開(kāi)始邊吃零食邊打游戲。

    喀吱喀吱喀吱吃薯片的聲音和紙張悉悉索索的聲音合起來(lái),在昏暗的燈光下倒顯出一分靜謐。

    【“不不不,你這個(gè)奇奇怪怪的小人,我們想永遠美麗地呆在這里,我們的容貌是永恒的,才不是轉而即逝的東西。

    我們是要在金碧輝煌的大廳隨著(zhù)火光起舞,而不是被你捧著(zhù),化作難看的蠟泥!我們沒(méi)有人愿意和你離開(kāi),你還是快快離開(kāi)吧!”蠟燭們齊聲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啊,我果然是一個(gè)沒(méi)用的東西!毙∪擞行┦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啦,我們去別的地方找看看!

    麻雀再次飛到空中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是一個(gè)燭臺哎,沒(méi)有蠟燭還叫什么燭臺呢?我就是一個(gè)沒(méi)用的東西!薄

    看起來(lái)溫柔的神田沙也加小姐寫(xiě)的文字意外的有些冷酷,這次的故事會(huì )讓人有什么短期的異能力?

    好像正文并沒(méi)有寫(xiě)多少,多數是對這個(gè)故事的理解,或者說(shuō)期望。

    【被誤認為放上蠟燭是自己使命,或者說(shuō)是自己最大的價(jià)值,拼盡全力完成后卻發(fā)現一直追求的東西,從一開(kāi)始就是垂手可得的東西,或者本來(lái)自己最大的價(jià)值就不是放上蠟燭。

    一個(gè)徹頭徹尾的悲劇。

    這樣的小說(shuō)才是最棒的小說(shuō),從古至今,向來(lái)如此!

    果然沙也加小姐寫(xiě)的輕小說(shuō)——《就算是長(cháng)得超帥的他每天給我示愛(ài)但是作為全世界最美麗的我也不會(huì )答應他求婚的,就算是世界首富也絕對禁止哦》只是為了迎合市場(chǎng)才創(chuàng )作出來(lái)的東西吧。

    用了三天幫自稱(chēng)太宰修治,疑似是港口mafia黑手黨的黑發(fā)青年安排好新的屋子和相應的設備,當然,錢(qián)都是神田沙也加付的。

    雖然太宰修治一臉感動(dòng)的保證說(shuō)只要找到工作后會(huì )立即預支工資來(lái)還,但是這話(huà)也只是能聽(tīng)聽(tīng)而已。

    太宰修治好像受過(guò)專(zhuān)門(mén)的訓練,力氣和偵察能力都不是一般的強,在遇見(jiàn)過(guò)的人里,與他匹敵的也只有之前遇到過(guò)的江戶(hù)川亂步了。

    怎么說(shuō)呢,就不愧是處于同一地位的橫濱勢力吧。

    再過(guò)幾天就是《就算是長(cháng)得超帥的他每天給我示愛(ài)但是作為全世界最美麗的我也不會(huì )答應他求婚的,就算是世界首富也絕對禁止哦》的簽售會(huì )了。

    這次的形式是要買(mǎi)書(shū)才能有幾率獲得簽售會(huì )的門(mén)票,果真是商人,這樣會(huì )讓一個(gè)人買(mǎi)多本只是為了獲得簽售會(huì )的門(mén)票吧。

    直到進(jìn)行簽售會(huì )最后一個(gè)環(huán)節之前神田沙也加都是非常開(kāi)心的,因為來(lái)的大多是女孩子,這簡(jiǎn)直就是天堂好不好!

    神田沙也加克制住自己想要拍照然后向網(wǎng)友大福炫耀的心情!斎皇且驗,手機拍照的時(shí)候會(huì )有很大的相機快門(mén)聲,就算是作家,也會(huì )被當成是偷窺美麗女孩子的變態(tài)吧。

    真是太可惜了,今天來(lái)簽售會(huì )的女孩子都很元氣可愛(ài)。

    這種激動(dòng)的心情在最后一個(gè)環(huán)節的時(shí)候戛然而止——

    抽中的讀者——一共四名讀者,其中只有一位女性!可……可惡。

    噫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,早知道就多設定幾張中獎券了。

    作為唯一的女性,中原奈奈小姐自然受到了工作人員的特別待遇:坐在神田沙也加最近的位置。

    及至腰部的橘色大波浪長(cháng)發(fā),湛藍的眼眸,頭上戴著(zhù)紅色的小禮帽,穿著(zhù)精致lolita服裝的大小姐sama!

    這絕對是今天見(jiàn)過(guò)最美麗的女孩子,但是剛剛簽名的時(shí)候沒(méi)有看到這個(gè)女孩子哎,如果是找自己簽過(guò)名的話(huà)一定會(huì )有印象的啊,畢竟這么美麗的女孩子人們都會(huì )比較印象深刻吧。

    纖細的腰身,勾人心魄的藍色眼眸,富有光澤的彎曲發(fā)絲,嬌小美麗的大小姐賽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