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心動(dòng)延遲 > 第4章
    第4章.

    半睡半醒間,聽(tīng)見(jiàn)旁邊座位幾個(gè)女生聊天。

    有一搭沒(méi)一搭的,好像是幾個(gè)學(xué)生,剛參加完什么比賽回來(lái),正熱烈地討論某位大放光彩的男神級別男同學(xué),然后調侃其中某位女生暗戀了這么久,這么好的機會(huì )不去告白之類(lèi)的。

    女孩子們壓低聲音,卻掩不住語(yǔ)氣里的興奮。

    青澀又單純。

    陳爾迷迷糊糊間,想起來(lái)畢業(yè)那晚。

    高考結束,數日來(lái)的沉悶壓抑的日子總算到頭,大家都鬧著(zhù)聚餐慶祝,很多人也終于跨過(guò)18歲,于是急不可耐地體驗成年人的快樂(lè ),各式酒上了一大桌。

    有人喝上頭,洋相百出,也有人借著(zhù)酒勁告白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跟著(zhù)起哄,場(chǎng)面一度熱鬧又混亂。

    她看著(zhù)被簇擁在人群中央的男生,捏緊了手里的玻璃杯,也有表白的沖動(dòng)。

    班長(cháng)抱著(zhù)麥克風(fēng),唱完一首歌,又猛灌了杯啤酒,紅著(zhù)臉跳上椅子,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嚷嚷:“以后就要各奔東西了同學(xué)們,下一次見(jiàn)面也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了,有什么話(huà),趁著(zhù)現在都說(shuō)了,別給自己留遺憾!我先來(lái)——劉大壯,我親愛(ài)的壯哥,你床下攢一盆才洗的臭襪子里,其實(shí)有我貢獻的一半!”

    人群里頓時(shí)發(fā)出一聲“臥槽”:“媽的,我就說(shuō)怎么感覺(jué)我那么快就攢滿(mǎn)一盆了!”

    一陣哄笑聲中,倆人打鬧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她便跟著(zhù)笑,心里卻暗暗斟酌著(zhù)開(kāi)口的措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,他端了杯酒站在她旁邊,輕輕碰了碰她的杯子。

    陳爾因為正投入心事,冷不防被他撞個(gè)正著(zhù),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有同桌的同學(xué)戳戳她,目光在他倆身上轉了一周,笑得戲謔:“對嘛對嘛,喜歡就要說(shuō)!加油加油!”

    說(shuō)完就溜。

    陳爾低頭喝水,手心全是汗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:“放心,不讓你負責了!

    他是說(shuō)開(kāi)學(xué)時(shí)候在器材室那個(gè)烏龍。

    “陳爾同學(xué),”他笑著(zhù),語(yǔ)氣認真:“前程似錦,歲歲平安!

    于是,她到了嘴邊的話(huà),便默默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一句告白,遲到多年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除夕那天晚上,她也想過(guò)很多種結果。

    比如,他說(shuō),嗯,我以前就知道,但是很抱歉。

    又或者可能淡淡地問(wèn)句,怎么忽然說(shuō)起這個(gè)?

    甚至可能直接忽略掉這個(gè)話(huà)題,然后某一天,她收到他發(fā)來(lái)的電子婚禮請帖,也可能根本不會(huì ),只是偶然在朋友圈刷到這個(gè)鏈接。

    然后徹底死心。

    她做好了無(wú)數種被拒絕的準備。

    卻擋不住他的一句“要不要結婚”?

    于是,她所有的決心頃刻間摧枯拉朽瓦解地稀碎。

    飛機轟鳴,空姐提醒預計xx分鐘后抵達興城機場(chǎng)。

    她摘掉一只耳機,聽(tīng)見(jiàn)最后的男聲唱著(zhù):

    “有一天晚上 夢(mèng)一場(chǎng)

    你白發(fā)蒼蒼說(shuō)帶我流浪

    我還是沒(méi)猶豫就隨你去天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十點(diǎn)鐘,飛機落地,艙門(mén)打開(kāi),她起身跟在人流中往外走。

    北方的氣候干燥些,日光稍稍刺目,風(fēng)迎面吹來(lái),落在臉上有些干冷。

    過(guò)去種種一揭而過(guò),從此又是新的開(kāi)始。

    她緊了緊外套,抬眼看著(zhù)外面巨大的“興城”兩個(gè)字,莫名有點(diǎn)緊張。

    擺渡車(chē)停下,她被地勤帶去轉盤(pán)處拿了行李,順利接到小貓咪。

    小家伙看上去狀態(tài)還不錯,她總算稍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她不確定路南越要航班信息,是不是有要過(guò)來(lái)接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想了想,還是打算給他先打個(gè)電話(huà)。

    結果,翻遍了衣兜和隨身的小背包,都沒(méi)找到手機。

    仔細回憶了半天,也想不起來(lái)落在哪里了,或者被偷了?

    于是,她只好去服務(wù)臺求助。

    工作人員剛牽著(zhù)個(gè)跟家人走丟的小朋友送過(guò)去,正準備換班,一扭頭,便看見(jiàn)又過(guò)來(lái)一個(gè),有點(diǎn)無(wú)奈地笑著(zhù)小聲跟同事念叨:“得,又來(lái)一個(gè)!

    說(shuō)完擠出個(gè)程式化的笑臉:“您好?”

    小朋友則挺開(kāi)心,歪著(zhù)腦袋看她:“姐姐,你也跟家長(cháng)走散了嗎?”

    陳爾沖他笑笑,然后跟工作人員說(shuō):

    “我手機好像丟了。不確定是不是落在飛機上的!

    對方登記了她的姓名和手機型號特點(diǎn)以及航班信息,表示會(huì )跟空乘人員聯(lián)系,查詢(xún)失物招領(lǐng)名單,又問(wèn)她有沒(méi)有人來(lái)接機,是否需要幫忙電話(huà)聯(lián)系。

    陳爾不確定路南越會(huì )不會(huì )來(lái),短暫地猶豫了下。

    工作人員大概趕著(zhù)交班,跟同事交代了兩句,匆忙離開(kāi)。

    下一秒,陳爾就聽(tīng)見(jiàn)機場(chǎng)廣播播報:“尊敬的旅客大家好,現在發(fā)布一則尋人啟事,請陳爾、唐玨小朋友的家長(cháng)盡快前往服務(wù)臺,您的家人正在此等候!

    循環(huán)播報三遍。

    陳爾當場(chǎng)去世三次。

    我只是手機丟了,不是人丟了啊喂!

    陳爾生怕廣播等下還要再循環(huán),正想上前跟工作人員說(shuō)一聲,旁邊的小朋友忽然一蹦三尺高,興奮揮手:“叔叔!叔叔!我在這兒!”

    陳爾下意識扭頭。

    大廳里人來(lái)人往,背景屏幕輪換著(zhù)航班信息,現場(chǎng)混亂又嘈雜。

    她隔著(zhù)來(lái)往的人群,只一眼,便停住。

    他穿著(zhù)黑色大衣,身形挺拔,氣質(zhì)出眾,比學(xué)生時(shí)期更多了些沉穩。

    即便多年不見(jiàn),她依然能以最快的速度在人群中一秒鎖定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很短暫的,視線(xiàn)相碰。

    陳爾心跳不爭氣地加快。

    她暗罵自己沒(méi)出息,可還是有點(diǎn)慌張地率先錯開(kāi)視線(xiàn),摸了摸泛熱的臉頰。

    “你個(gè)小兔崽子數二哈的嗎?撒手沒(méi)!”

    賀堅受表弟之托,過(guò)來(lái)接他兒子送外公家里去,結果才接到人,扭頭買(mǎi)瓶水的工夫,小兔崽子就沒(méi)影兒了。

    他氣得罵罵咧咧,過(guò)來(lái)一把將人攔腰抱住,另只手在屁股上裝模作樣拍了兩下,小朋友要面子,紅著(zhù)臉嗷嗷叫:“你虐待兒童,我要讓警察叔叔把你抓走!”

    “哎呦,還讓警察抓我?!”賀堅又拍了兩下,“那反正都要讓警察抓了,我不多打一頓不是挺吃虧?”

    “我錯了我錯了,叔叔!”小卷毛立馬沒(méi)骨氣地求饒,又不太服氣,“你不能怪我,我只是個(gè)小朋友,你看,那么大一個(gè)姐姐,還走丟呢!你問(wèn)問(wèn)人家叔叔會(huì )打人家嗎?”

    “嘿你還有理了?你爹就這么教你的?”

    賀堅又撓了他兩下癢癢,才把人放下來(lái),順著(zhù)小卷毛指的方向看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女生穿了件寬松的鵝黃色羽絨服,帶著(zhù)鴨舌帽,正看向他們這邊,一雙眼睛又圓又黑,清透漂亮,但很快又有點(diǎn)害羞似的錯開(kāi)視線(xiàn)。

    嗐,這該死的無(wú)處安放的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賀堅覺(jué)得好像有點(diǎn)眼熟,但一時(shí)沒(méi)想起來(lái),于是清了清嗓子,扯出個(gè)笑臉,過(guò)去搭話(huà):“嗨,謝謝你陪我家小孩哈,你要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賀……賀組長(cháng)!

    陳爾出聲打招呼,慶幸對方似乎并不記得自己,但又稍稍有些心虛,生怕對方認出自己,想起以前的事情,戳穿自己費力掩飾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那時(shí)候,賀堅跟路南越形影不離。

    而她假裝背書(shū),偷偷在操場(chǎng)陪他;

    得知他會(huì )低血糖,于是偷偷給他桌兜里放巧克力;

    借著(zhù)請教題目的名義,晚自習換座位坐他旁邊;

    假裝回頭看時(shí)間,偷偷看他一眼……

    諸如此類(lèi),無(wú)數次被賀堅看到。

    然后有一次晚自習,路南越熱感冒很?chē)乐,而組里另一個(gè)男生,非得把空調出風(fēng)口對著(zhù)他的方向,陳爾好聲好氣商量了幾次,對方反而越起勁,一向好脾氣的她難得跟對方發(fā)了火。

    因為空調溫度起爭執的事情并不少見(jiàn),大家雙方勸說(shuō),也沒(méi)多想。

    只有賀堅當時(shí)忽然抬頭看著(zhù)她,笑著(zhù)調侃了一句:“哎,你是不是喜歡路南越?”

    她當時(shí)怎么說(shuō)來(lái)著(zhù)?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?”她甚至有點(diǎn)惱怒地瞪他,又下意識看了路南越一眼。

    年少時(shí)的小心思,敏感又別扭。

    生怕對方不知道,又生怕對方知道。

    如今想來(lái),啼笑皆非,但從那時(shí)起,陳爾面對賀堅時(shí),就總是心虛,時(shí)至今日,仍然下意識如此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賀堅滿(mǎn)臉詫異,撓撓頭,有點(diǎn)不確定地:“咱們認識?”

    說(shuō)完又忙不迭補充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工作太忙了,我這人腦子不太好使!

    “我是陳爾!

    她乖巧笑笑,表示沒(méi)關(guān)系,自報家門(mén)。

    后者想了下,把面前的女生跟記憶中的小姑娘對比,然后真心道:“啊比以前更漂亮了!

    其實(shí)也不怪他沒(méi)認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也不是外貌有天差地別的變化。

    只是那時(shí)候的陳爾,太沒(méi)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乖乖巧巧的好脾氣,也不愛(ài)說(shuō)話(huà)。

    “好巧哈哈哈!辟R堅繼續搭話(huà),“這么多年沒(méi)見(jiàn)了,加個(gè)微信啊,以后有時(shí)間多——”

    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完,覺(jué)得脖子一緊,他被人揪著(zhù)連帽往后退開(kāi)幾步,氣得不行:“路南越你要不要臉,先來(lái)后到知不知道?年輕人你不能不講武德!你清高你了不起,你也不能擋我桃花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搶!

    他看他一眼,示意他聽(tīng)機場(chǎng)廣播,然后又用眼神指向陳爾:“我,家長(cháng),也來(lái)領(lǐng)下人!

    賀堅:“哈?”

    “陳爾同學(xué)!

    路南越看著(zhù)沒(méi)理他,徑自往前走了兩步,把手里的熱可可遞過(guò)去:“你不打算先跟正牌男朋友打個(gè)招呼嗎?”

    輕飄飄的一句話(huà)。

    陳爾瞬間臉紅到脖根。

    “路南越!

    她仰起臉看他,很不合時(shí)宜的,數日來(lái)的委屈上涌,她很想抱一下他,又覺(jué)得突兀,只好盡量表現得平靜,眼眶卻微微發(fā)熱:“好久不見(jiàn)!

    下一秒,忽然落入溫暖的懷抱。

    她聽(tīng)見(jiàn)心跳聲和頭頂的輕笑:

    “我以為你會(huì )說(shuō),新婚快樂(lè )!

    很短暫的擁抱,他很快將人松開(kāi),也換了話(huà)題。

    “打你電話(huà),一直沒(méi)人接!

    他說(shuō),視線(xiàn)往后面的服務(wù)臺看了下:“不錯,挺聰明!

    曖昧的氣氛瞬間煙消云散,陳爾尷尬地想死,努力解釋?zhuān)骸拔沂謾C丟了!

    “嗯!彼麘,過(guò)去在工作人員那里留了自己的聯(lián)系方式,又囑咐了幾句,然后折回來(lái),接過(guò)她的行李箱和貓咪航空箱:“有消息了他們會(huì )聯(lián)系我們!

    “冷不冷?”

    “還好!

    “那先去吃個(gè)飯?”

    陳爾抿了口可可,乖巧地任人安排: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目睹玩全程的賀堅還處在巨大的震驚中,目瞪狗呆地看著(zhù)倆人一前一后往外走,隱約間覺(jué)得他們好像忘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小卷毛提醒他:“叔叔,他們好像把你忘了!

    “對啊臥槽!”

    賀堅終于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一手扛著(zhù)小孩,一手拎著(zhù)行李箱,邊跑邊瘋狂吶喊:“喂,沒(méi)良心的,這里還有個(gè)大活人呢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