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總有刁民禍害我師姐[綜武俠] > 華山風(fēng)月02
    那句話(huà)是許暮糊弄系統的。

    環(huán)境會(huì )影響人,人不能把鍋全扣在環(huán)境上。

    系統卻真的開(kāi)始反省。

    主神系統下轄多類(lèi)型系統,爭霸系統和武俠系統輪流熱度榜一,它能為宿主選擇武俠系統的,一念之差,選了主母系統。

    導致宿主開(kāi)個(gè)支線(xiàn)遭那么大的罪,長(cháng)跪一天一夜,發(fā)起燒來(lái),喝什么吐什么,膝蓋跪得發(fā)紫,腫得兩邊細中間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選中的宿主,健康值在一、二之間左右橫跳,看得它膽戰心驚。

    可是沒(méi)有辦法,依照慣例,它們從植物人中挑選宿主,而植物人是沒(méi)有思想的,不能詢(xún)問(wèn)宿主的意愿,只能先綁定,等人到了別的世界,恢復健康之后才能溝通。

    聽(tīng)了它的解釋?zhuān)S暮好奇地問(wèn):“這么說(shuō),你們經(jīng)常出錯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只有一個(gè)宿主對綁定的系統類(lèi)型不滿(mǎn)!毕到y努力挽尊。

    “后來(lái)呢?”

    “她綁定了主母系統,從被賣(mài)的丫鬟一躍成為高官侍妾,太子良娣,皇帝貴妃,最后垂簾聽(tīng)政,睡得是兩父子,結算時(shí)聲望評價(jià)非常不好!

    跟主母養成系統的宗旨不說(shuō)一模一樣,只能說(shuō)毫不相關(guān)。

    “真是傳奇的一生啊!

    系統警覺(jué),“阿枳你想這么干?別啊,這個(gè)世界皇帝三十多了,還有真愛(ài)!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!痹S暮開(kāi)始看自己的面板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你給我立字據!”系統可算怕了她了,生怕一不留神,她搞個(gè)大事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許暮漫不經(jīng)心地說(shuō):“我呢,絕不可能叫封建的古代男人踩在我頭上作威作福,他們做夢(mèng)比較快!

    系統運算數據,也是哦,她寧愿去華山門(mén)口跪著(zhù)都不做童養媳的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怎么說(shuō)你,說(shuō)你有骨氣吧,一個(gè)現代人跪得那么熟練,說(shuō)你沒(méi)骨氣,又這么斬釘截鐵!

    “我跪,跪的是天地君親師,又不是男尊女卑!

    “有區別嗎?”系統理不清其中的關(guān)系。

    傳統文化和封建文化,區別自然很大,這么說(shuō)系統不懂,于是許暮換了個(gè)通俗的,“我可以給我的老師下跪,但是絕不可能給伴侶下跪!

    多說(shuō)了兩句話(huà),許暮的精神有點(diǎn)撐不住,她尋思著(zhù)也不是沒(méi)發(fā)過(guò)燒,但是退了燒,人就活蹦亂跳的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這么弱過(guò),說(shuō)會(huì )話(huà)頭暈腦脹的。

    “阿枳你的健康值掉了!”系統尖叫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變啊!

    “小數點(diǎn)后面你又看不到!”

    不肯吃東西,只能睡覺(jué)止損,讓人體機能緩慢地自我修復,跑來(lái)告訴她好消息的高亞男見(jiàn)她又睡過(guò)去,懷疑她是餓暈的,想著(zhù)要不要給她做點(diǎn)更抗餓的肉粥,又怕她不吃,決定以量取勝。

    “三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夠我再去廚房拿!

    十五歲的高亞男梳著(zhù)高馬尾,半新不舊的青色勁裝,眸中是不知世事的清澈,臉上是未經(jīng)滄桑的赤忱,小小年紀,卻包攬了照顧孩子的所有事。

    關(guān)心她是不是吃飽了,炭燒的熱不熱,晚上冷不冷,膝蓋疼不疼,藥會(huì )不會(huì )很苦,就差抱著(zhù)被子陪她一起睡了。

    系統感動(dòng)不已,道:“她真好!

    這樣體貼的照顧下,健康值終于脫離個(gè)位數,再過(guò)兩天,她能下床走幾步路,向高亞男提出告辭。

    既然說(shuō)七天之內只喝粥,那就喝粥,既然說(shuō)了要去原主她爹墳墓邊上住三年,那她不會(huì )在華山派多逗留一天。

    對于她的孝心,高亞男十分感動(dòng)然后拒絕:“大夫說(shuō)你是體弱再加上受寒,你看著(zhù)你是能走能動(dòng)了,但是你爹的墳在西峰上,華山派在南峰上,過(guò)去少說(shuō)花費一個(gè)時(shí)辰,你的身體堅持不住!

    許暮明白了什么,說(shuō):“我在爹爹墳墓邊結廬而居,一草一木出自我手,我才能心安,也是我該做的!

    “……搭都搭完了,總不能推平!彼簧瞄L(cháng)說(shuō)謊,被看出來(lái)了,話(huà)趕話(huà)直接認了。

    系統:“她的意思是她在墳墓邊建好屋子了?”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“嗚嗚嗚高亞男是天使!

    許暮抬手擋住臉,不敢正眼看人:“你對我這么好,我怎樣才能報答呢?”

    高亞男連忙擺手表態(tài):“快別這么說(shuō),不是我一個(gè)人搭的,我也就打打下手,出力的是你別的師姐,你要謝就去謝她們!

    “你說(shuō)得對,我早該去拜見(jiàn)眾位師姐!

    她趕忙拉住轉身往外走的許暮,不由分說(shuō)將人按在床上,“你可消停會(huì )吧,今天外面風(fēng)大,你衣服單薄,先好好養著(zhù),將來(lái)有見(jiàn)面的時(shí)候!

    深秋的山風(fēng)應和般地呼嘯,不間斷擊打門(mén)窗,發(fā)出嗡嗡的聲音。

    為了打消她的念頭,高亞男順勢講起來(lái)華山派的事。

    掌門(mén)人法號枯梅師太,門(mén)下弟子共二十人,加上她二十一個(gè),她滿(mǎn)臉光榮地說(shuō)華山自徐淑珍掌門(mén)那代開(kāi)始擇徒嚴苛,寧缺毋濫,傳到上一代飲雨大師之時(shí),門(mén)下僅剩七人。

    “小師妹啊,你千萬(wàn)不要怨師父,當年咱們師父為了拜入華山冒著(zhù)大雪長(cháng)跪了四天四夜,這是咱們華山先祖的規矩!

    “師父可真厲害!

    見(jiàn)高亞男神色擔憂(yōu)地看著(zhù)她,許暮會(huì )意:“我不怨師父!

    “其實(shí)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她獨自跪在玄玉觀(guān)前的一天一夜,想到她即將與墳墓度過(guò)的三年,高亞男覺(jué)得,就算聽(tīng)到一句怨,她也不會(huì )生氣。

    “我身無(wú)長(cháng)物,能拿出來(lái)的只有誠心正意,一切出于自愿,求仁得仁,又何怨?*”

    高亞男大為感動(dòng):我小師妹真是善良。

    系統大為感動(dòng):我家阿橘真是善良。

    不對不對,表面是阿橘,實(shí)際上應該是阿枳,她還是在套路高亞男。

    回過(guò)味來(lái),系統問(wèn):“你真的不討厭枯梅師太嗎?”

    “不討厭!

    她上華山,做過(guò)不被接受的準備,做過(guò)原主她娘攪混水的準備,做過(guò)不被庇護不被選擇的準備。

    之所以無(wú)怨言,究其原因,不是高亞男以為的那樣,性子柔和寬厚,不記仇,而是一個(gè)理智冷漠的人不憚?dòng)谟米畲蟮膼阂獯Ф仁狼椤?br />
    兩者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她能預料到的全是正常情況,意味著(zhù)沒(méi)有花費多余情感的必要。

    但是華山派加上她只有二十一個(gè)弟子,她是真沒(méi)想到。

    這么點(diǎn)人,別人一沖不就沒(méi)了嗎?

    許暮突然好奇,其他二十個(gè)弟子是怎么收的,以枯梅師太那么高的眼光,怕是也吃了苦頭。

    高亞男想讓她在華山派多住幾天,這次十動(dòng)然拒的變成了許暮,她必須比大孝子還要大孝子,挽回在枯梅師太心中叛逆的形象。高亞男不好阻止兒女盡孝,退了一步,把人抱去了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三分之二的時(shí)間高亞男都在飛速奔跑,遇到不好走的路才會(huì )離地三尺(一米),與她想象中的輕功相差甚遠,應該是高亞男年紀小,功力不深的緣故。

    高亞男一心想著(zhù)趕緊把許暮送到她們搭建好的木屋,省得吹風(fēng),不遺余力地用輕功,到了目的地之后累得要死。

    許暮輕撫她的后背給她順氣。

    面前的門(mén)忽然從里面打開(kāi),比高亞男身量稍小的少女站在門(mén)內,“大師姐怎么喘成這樣?快進(jìn)來(lái)歇歇!

    高亞男很快喘勻了氣,給她介紹:“這是你鄭恩蕊鄭師姐!

    “鄭師姐!痹S暮乖巧喊人。

    “小師妹!编嵍魅飳τ掠诜纯鼓赣H包辦婚姻的小師妹有很大的好感,再者說(shuō)她也親眼目睹小師妹如何跪在玄玉觀(guān)前,憐貧惜弱之情不亞于高亞男。

    而且小師妹入門(mén)之后,她就不是華山派最小的啦,可以做師姐了。

    可惜師父不讓她們像大師姐一樣照顧小師妹,師父只會(huì )讓她們好好練功。

    一圈木柵欄圍著(zhù)一座墳包與一間木屋,三人推開(kāi)門(mén),里面一目了然,木桌和椅子,桌上放著(zhù)茶壺和茶碗,最里面是灶臺,往左轉是臥室,有炕和衣柜,角落里擺著(zhù)炭盆。

    “咱們華山派空房子多,沒(méi)人用的家具更多,山路難行,不好運來(lái),這是焦師姐新給你做的。我想都快入冬了,山上的冬天比山下要冷,沒(méi)讓做床,找人砌了炕,燒熱了很暖和,你要記住山里用火一定要多加小心!

    說(shuō)著(zhù)她蹲下來(lái)教許暮怎么燒炕。

    雖然有原主的記憶,但是許暮仍是跟著(zhù)她學(xué)。

    “既然可以燒炕,那為什么大師姐睡得是床?不會(huì )冷嗎?”

    暖炕,根據考古研究起源于西漢,從此后代代都有,她在原主家中也看到了,說(shuō)明普及程度很廣,沒(méi)道理山上更冷的地方睡得是床啊。

    系統:“阿枳你們心理專(zhuān)業(yè)的也了解這個(gè)啊!

    許暮:“別問(wèn),問(wèn)就是暖炕被宇宙中心國申遺了!

    當時(shí)看到新聞,多年的低血壓瞬間被治好了。

    系統去查什么是宇宙中心國的時(shí)候,高亞男坐不住,屋子里轉了兩圈,把炕上的被子拿出去曬上了,所以回答這話(huà)的是鄭恩蕊,“別提了,先祖認為學(xué)武之人當心性堅毅,不懼寒暑,把大部分炕都拆了,現在去咱們華山派里面看看,只能在幾個(gè)大通鋪里看到炕,不燒熱的那種!

    系統:“……先祖真造孽啊!

    要弟子們憑借一身正氣過(guò)冬嗎?

    祖宗的規矩,鄭恩蕊沒(méi)辦法,但她至少能讓小師妹做到她無(wú)法完成的事,滿(mǎn)足了。

    許暮上手的速度極快,鄭恩蕊又掀開(kāi)蓋子,帶她看了水缸和米缸,菜籃里還有新鮮的大白菜,不知名的青菜以及三個(gè)雞蛋。

    許暮臉色微變,把雞蛋塞給鄭恩蕊,連連說(shuō)守孝期間不能食葷。

    兩只手拿著(zhù)三顆雞蛋的鄭恩蕊不意外,“唉,我爺爺是鎮上的夫子,教過(guò)師父認字,連他都沒(méi)有你規矩多,你正是長(cháng)身體的時(shí)候,一點(diǎn)肉都不吃,身體怎么挺得?”

    “師姐的祖父是教書(shū)先生,藏書(shū)是不是很多?”

    “對啊,你想借書(shū)嗎?”

    “我爹喜歡《南華經(jīng)》,我想借師姐的抄錄下來(lái),每日在爹爹墳前誦讀!

    小姑娘似是恥于伸手問(wèn)別人要東西,很抬不起頭來(lái),鄭恩蕊卻不在意這些,她要的東西全是為了別人,沒(méi)有一樣為了自己,沒(méi)有必要不安。

    “多大點(diǎn)事,放心,我明天回家一趟,連同筆墨都給你送來(lái)!

    折騰這么半天,看看太陽(yáng),高亞男尋思著(zhù)自己該走了,路上一個(gè)時(shí)辰,回去正好趕上晚課。

    可是又很放心不下許暮。

    她不覺(jué)得自己做了多么了不起的善事,把七歲的孩子丟在荒郊野嶺,與墳墓為伍,算是什么善事?

    屋門(mén)口埋著(zhù)的是人家親爹不作數,可是百步之外就是一整個(gè)村落的祖墳,陰森詭異。

    這種地方可怎么過(guò)?

    高女俠面上不說(shuō),心里是有幾分怕鬼的,方才路過(guò)她爹的墳,心里都很瘆得慌,索性心一橫,雙手按住許暮肩膀:“要不,師姐陪你待一晚?”

    許暮一愣,旋即搖頭,拿下她的兩只手攏在手心,“就算世間真有厲鬼,我父在門(mén)前,他會(huì )保護我!

    她的話(huà)很有說(shuō)服力,兩人一步三回頭地走了,鄭恩蕊還提醒她藥不能停。

    許暮笑著(zhù)與兩人道別,門(mén)一關(guān),上好栓,身體一歪,靠在了木門(mén)上,緩緩滑下去。

    她沒(méi)怎么走路,可是吹了兩個(gè)小時(shí)的風(fēng),很耗精神,腿也軟。

    “阿橘,阿枳,你沒(méi)事吧?”系統弱弱地問(wèn),因為這答案顯而易見(jiàn)。

    “親愛(ài)的,給我兌一顆懷孕丹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這一手給系統整不會(huì )了,可是看宿主一副沒(méi)有精力解釋的模樣,乖乖?xún)读私o她。

    別人家的懷孕丹打一炮就懷孕,不管男方和女方的身體狀況如何,而她家的效果是增長(cháng)女方孕率,勝在價(jià)格便宜,五積分一顆。

    “但凡是助孕的藥物,不外乎是從補氣補血暖宮方面入手,左右是補身體的,正好用得到!痹S暮給它解釋。

    她有點(diǎn)沉迷于身體逐漸健康的癮,至少眼前不黑了,腿腳不軟了,能走回木屋了。

    系統出品,見(jiàn)效就是快。

    “阿枳你不能再吃了,再吃你會(huì )一擊必中的!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那種世俗的欲望,給我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