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你本嬌縱 > 第二章 茍且
    “顧安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,你怎么能這么對我!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當我的妻子,我還能將你當做妹妹看待。你既然要這個(gè)位置,就得接受相應的代價(jià)!

    “我逼你娶我,所以你從來(lái)就不碰我?”崔詩(shī)晚因為神情激動(dòng),頭發(fā)已經(jīng)變得凌亂,不像是大戶(hù)人家當家主母該有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當時(shí)要不是有父親和母親逼迫我,你以為我會(huì )愿意娶你嗎?”顧安咬牙切齒的說(shuō),仿佛娶了崔詩(shī)晚就像是他人生中的一個(gè)污點(diǎn)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們還是藕斷絲連?新婚不過(guò)一個(gè)月,你就要上京求官,你是不是和她,一直和她在一起!贝拊(shī)晚突然冒出來(lái)這個(gè)想法,越想越覺(jué)得可能,水汪汪的眸子此時(shí)飽含淚珠,但是因為倔強而遲遲不肯掉落。

    顧安看她這個(gè)樣子,沒(méi)有一絲動(dòng)容:“崔詩(shī)晚我永遠都不會(huì )碰你,況且詩(shī)雨今日能來(lái)是想緩解你們之間的姐妹之情,你難道還想和三年前一樣把她氣走嗎?竟看不出你是何等善妒的婦人?”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分不清他說(shuō)的真話(huà)還是假話(huà),委曲求全地道:“我相信了,只要是顧郎說(shuō)得我全部都相信。下次帶我走吧,帶我一起去京城,我會(huì )盡我全力伺候你,好嗎?顧郎......”她放低身價(jià)乞求著(zhù)說(shuō)出這些話(huà)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愿意,只是誰(shuí)家官員夫人會(huì )是個(gè)瘸子!”顧安厲聲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說(shuō)完后,顧安有點(diǎn)后悔畢竟當年好歹也是崔詩(shī)晚為了救他,從此之后只能在輪椅上行動(dòng),于是放緩聲音,“詩(shī)晚,云州到京城即使是快馬加鞭也得半個(gè)月的行程,況且你腿不方便,路上更是得耽擱一些時(shí)間,你若是通情達理斷然不會(huì )再糾纏此事!

    顧安看了眼崔詩(shī)晚發(fā)現她神色好像恢復了些,沒(méi)有剛才那么激動(dòng),繼續說(shuō):“何況京城并不像大家所傳那樣,京城空氣干燥,驕陽(yáng)烈日,黃沙漫天不抵我們云州水土宜人,適合生養!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苦笑了一聲,沒(méi)有再說(shuō)什么,京城到底是像顧安說(shuō)的那么處處不宜人,還是像云州百姓所言繁榮熱鬧,都與她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,她這輩子也去不了京城,相信誰(shuí)的話(huà)都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顧安見(jiàn)她恢復了原來(lái)的神情,不想與她再多說(shuō)什么:“早些休息!闭f(shuō)完就在外間躺下了,沒(méi)有絲毫與崔詩(shī)晚同床共枕的想法。

    空座很久的崔詩(shī)晚也慢慢躺了下去,藏在眼中的淚珠撲簌簌地掉落在枕頭中,玉齒緊緊的咬住蒼白的唇瓣,沒(méi)有發(fā)出一絲聲響。

    淺睡了一覺(jué)的顧安天還沒(méi)亮就已經(jīng)梳洗完畢出了房門(mén)。

    房?jì)鹊拇拊?shī)晚也只是聽(tīng)著(zhù)、看著(zhù),卻無(wú)可奈何的放走了他。

    顧安走出金玉園立馬前往了崔詩(shī)雨所在的客房,房中還有燭光閃爍。

    “哼,你還知道來(lái)我這,不知道地還以為你被姐姐迷了心智,正和姐姐享受魚(yú)水之歡呢!币(jiàn)顧安來(lái),崔詩(shī)雨立馬撲入他懷中,委屈地嗔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會(huì )?你我從小便相識,你還不清楚我嗎?我對崔詩(shī)晚沒(méi)有半分情分,在京城誰(shuí)人不知你是我顧某的妻子?”顧安露出只對崔詩(shī)雨才會(huì )顯示出來(lái)的溫柔。

    寬闊的手慢慢撫上崔詩(shī)雨的細腰,顧安感受從手上傳來(lái)細膩的觸感,忍不住揉捏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嗯~討厭!贝拊(shī)雨抗拒的在顧安懷里掙扎,“男人不都是喜新厭舊嗎,云州里有個(gè)崔詩(shī)晚,可是京城又有多少閨中少女期盼顧大人的憐愛(ài)!

    “從你舍命救我的那天起,我就決定今生再也不會(huì )再碰你以外的人!鳖櫚埠逯(zhù)崔詩(shī)雨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要把這話(huà)一一記下來(lái),到時(shí)你要拋棄我,以后你可真就再也找不到我了!闭f(shuō)完,崔詩(shī)晚在顧安看不見(jiàn)的視野中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呵,崔詩(shī)晚縱你是嫡女又如何,顧安還不是被我迷得團團轉,等我為顧安生下兒子,看顧府還有沒(méi)有你的位置,整個(gè)顧家不過(guò)就是我的囊中之物罷了。想著(zhù)這些,崔詩(shī)雨臉上的笑意更加深了。

    金玉園中還維持著(zhù)顧安離開(kāi)時(shí)的寧靜。

    彩紛一整夜都在屋外守著(zhù),看見(jiàn)顧安頭也不回的離開(kāi)了房間,她思量了一下還是快步走上前,輕輕敲了敲房門(mén):“夫人還在睡嗎?”

    “彩紛,你進(jìn)來(lái)吧!

    屋內傳來(lái)崔詩(shī)晚沙啞的聲音。彩紛心底有了個(gè)數,去洗漱房拿了個(gè)盆接了點(diǎn)溫水,順便拿了條錦帕才進(jìn)屋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進(jìn)來(lái)了!辈始姸酥(zhù)木盆,走向里間。

    “彩紛,你跟在我身邊多年,我是不是哪里都不如詩(shī)雨,不然顧安怎會(huì )惦記她惦記到現在!贝拊(shī)晚看到同她關(guān)系最好的婢女彩紛已經(jīng)立在旁邊,忍不住傾瀉出藏在心里的話(huà)。又因為已經(jīng)哭了一宿,嗓子已經(jīng)沙啞沒(méi)有以往的清脆。

    彩紛看到被感情折磨成如此模樣的崔詩(shī)晚,也不顧主仆禮儀,上前就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奴婢六歲就跟在夫人身邊伺候,成為夫人的貼身奴婢。當年崔府遇害之時(shí),小姐硬是拉著(zhù)奴婢的手,奴婢才逃一死劫。奴婢打那時(shí)起就認為夫人是奴婢的天,定是顧老爺不懂夫人的好,被那狐媚子給迷住了!辈始娋o緊的抱住崔詩(shī)晚的肩膀,哭著(zhù)告訴她。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想起自己十四歲以前,還是錦衣玉食的崔家嫡女,崔家靠著(zhù)賣(mài)米也算是富甲一方的富商,可是直至有人污蔑崔家以前方戰亂糧食緊缺為由,提高糧價(jià),激起民憤,最終知府率領(lǐng)眾兵卒抄了崔家還沒(méi)收了崔家所有米鋪、田地和宅院。而且父親因為屈辱和兵卒據理力爭最終死在了無(wú)名小卒的刀下。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想如果崔家沒(méi)有遭人陷害,父親沒(méi)死,她現在還可以在父親面前撒嬌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可憐的乞求顧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或許她還可以和離,不守著(zhù)顧安過(guò)一輩子,找一個(gè)真心待自己的良人,即使需要每天為生活所需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而煩惱,也好過(guò)于獨守空房的冷寂。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愣愣的幻想著(zhù)如果她嫁給的人并非顧安,和自己的郎君郎情妾意,好一時(shí)半會(huì )兒都沒(méi)有回過(guò)神來(lái)。

    彩紛看著(zhù)崔詩(shī)晚正在發(fā)呆不知道在想著(zhù)什么,“奴婢現在給夫人敷眼睛。奴婢看夫人的眼睛已經(jīng)腫起來(lái)了,想必已經(jīng)哭了很久,F在敷眼睛,今天天亮眼睛就會(huì )好!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的神思被聲音拉了回來(lái)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又想了想自己的幻想,嗤笑了起來(lái),哪有人會(huì )想要個(gè)殘腳?即使想去下地干農活,也只是有心無(wú)力。

    彩紛試了試水溫,經(jīng)過(guò)剛才一段時(shí)間的哭訴,水已經(jīng)漸漸冷了下來(lái),不過(guò)現在要用來(lái)給崔詩(shī)晚敷眼睛,此時(shí)的水溫恰好不過(guò)了。彩紛反復幾次把錦帕沾濕又擰干。

    “夫人,錦帕的溫度有點(diǎn)低,夫人可要忍受一些!辈始娰N心的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嗯!贝拊(shī)晚答應了一聲,表示她已經(jīng)知道。

    彩紛小心地將錦帕放置在崔詩(shī)晚的眼睛上,隔絕了崔詩(shī)晚的視線(xiàn),彩紛愣愣的看著(zhù)崔詩(shī)晚的鼻子、嘴唇以及下半邊臉的輪廓。夫人真是好看,彩紛在心里贊嘆,這么好看的夫人為什么顧安就是不長(cháng)眼呢?崔詩(shī)雨哪抵得上夫人半分......

    希望一輩子都可以在夫人身邊。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見(jiàn)身邊沒(méi)有動(dòng)靜,“彩紛你還在嗎?”

    “奴婢就在夫人身邊,夫人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奴婢!辈始娏ⅠR打住了對崔詩(shī)晚的肖想,將崔詩(shī)晚眼睛上變得溫熱的錦帕拿了起來(lái),在清水里揉了幾遍,重新放在崔詩(shī)晚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“奴婢看夫人的眼睛好了許多,大概還需要兩次就可以完全消腫了!辈始娙崧曊f(shuō)道。

    崔詩(shī)晚想了想,朱唇輕啟:“兩次啊,算著(zhù)時(shí)間,兩次也該到更衣的時(shí)間了,到時(shí)再幫我洗漱,我想到詩(shī)雨房間走一走!

    彩紛當然知道崔詩(shī)晚在想什么,“奴婢知曉,這就去準備今天所穿的衣服還有妝發(fā)用具!

    “今天打扮的艷麗一點(diǎn)吧!

    “奴婢都聽(tīng)夫人的!

    折騰了兩個(gè)時(shí)辰,崔詩(shī)晚終于穿扮好了,今日的她穿著(zhù)粉色的刺繡襖裙,上面繡著(zhù)朵朵牡丹,愈發(fā)襯著(zhù)她的膚色白皙。柳葉細眉、唇如朱砂、還有琉璃般的眸子上畫(huà)著(zhù)姣梨妝。頭上盤(pán)的也是彩紛精心梳妝的隨云髻。

    身旁的彩紛癡癡地看著(zhù)身旁的崔詩(shī)晚,夫人真是一幅好相貌,即使不添妝也是明媚動(dòng)人,畫(huà)上妝更是出塵脫俗的美貌。

    彩紛不敢多耽誤時(shí)間,將崔詩(shī)晚的裝扮整理好架著(zhù)崔詩(shī)晚坐到輪椅上。

    “彩紛,你身為我身邊的一等婢女,是不需一一做這些事的,以后這種事交由其他婢女做就可以了!鼻巴拊(shī)雨住處的路上,崔詩(shī)晚突然開(kāi)口說(shuō)話(huà)。

    彩紛當然知道崔詩(shī)晚指的是推她各處走這件事,笑道:“夫人怎么又說(shuō)這種話(huà),無(wú)論夫人今后再說(shuō)多少次,奴婢的回答都是不變的,而且奴婢已經(jīng)推了多年,這推手都已經(jīng)認了奴婢的手了,這要是換了外人來(lái)做,怕是輪椅都不會(huì )聽(tīng)從使喚!

    “唉,你就會(huì )打趣!贝拊(shī)晚雖是嘆息聲,但眉眼含笑,不像是真正生氣的樣子。

    彩紛傾身看了看崔詩(shī)晚的臉,看她臉色平靜沒(méi)有哀愁,悄悄的松了口氣,繼續穩步向崔詩(shī)雨所在客房的院子的移動(dòng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