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她是龍之他在他家CP的食譜上 > 第七話(huà)
    那只臟兮兮的小手上,紅底金絲的繡龍襯這身后的雪景顯得格外的耀目。

    朱管家細瞇了眼睛,又有些猶疑地瞅著(zhù)上面龍飛鳳舞的“英雄帖”三個(gè)字——看起來(lái)確是大國法修言上宗的筆跡。

    阿撿理直氣壯地舉著(zhù)帖子:“看清楚了,這英雄帖就是送給我們青州英招山歸門(mén)宗子虛上師及其弟子的!”

    外頭的冷風(fēng)吹得子虛上師一哆嗦,他撐著(zhù)法杖步履蹣跚地蹣跚著(zhù)想往屋子里走:“既然靜修近日那么忙,那就不勞煩他來(lái)接我們了,煩勞施主就給安排兩間上房,備點(diǎn)淡食,我們住著(zhù)等他便成……”

    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呢,阿撿手里的帖子就被人一把奪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請帖?”朱管家將空白的內頁(yè)向著(zhù)他們揚了揚:“老家伙,就這樣的東西,還想騙我!也不看看這是哪?”

    說(shuō)著(zhù),他一腳踹向了子虛上師。

    “師父,小心!”阿撿反應快忙撲上去擋,結果背上挨了一腳,他身形不穩當直接“咕嚕!睆呐_階上滾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釋緣……”子虛上人忙想下來(lái)看他,結果腳下的積雪地太滑,他一個(gè)不當心也從臺階上摔了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阿撿剛才那一跤摔得感覺(jué)骨頭歐都要散架了,換作師父那還得了,想到這,阿撿借著(zhù)霜雪往邊上一蹬腿,緊趕慢趕的給師父在底下當了個(gè)墊背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剛才還只是骨頭要散架,這下子阿撿覺(jué)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被壓吐出來(lái)了。師父看起來(lái)瘦骨如柴的,怎么那么重……

    “師父,您沒(méi)事吧?”阿撿顧不得身上的疼,忙去攙扶師父。

    “輕點(diǎn),輕點(diǎn),我的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上房,淡食……”朱管家冷笑著(zhù)站在臺階之上居高臨下地看著(zhù)他們:“你當宗師府是你們那什么破地方,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隨便進(jìn)的?”

    過(guò)往的行人被這邊的吵鬧聲吸引了過(guò)來(lái),朱管家見(jiàn)狀,嚷嚷得更響了:“國安寺每年的英雄帖不過(guò)四張,今年邀請的是翰州百解山江家,馗州獨角山葛神醫,霧州畢方山魚(yú)家,青州飛廉山羽田宗,青州英招山歸門(mén)宗,哼,這么窮鄉僻壤的地方我可從未聽(tīng)過(guò)!

    他隨手一揚,將揉作一團的英雄帖丟到了阿撿的腳邊,便踱步回去合上了門(mén)。

    宗師府外,駐足看熱鬧的人越來(lái)越多。

    “這里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來(lái)冒親戚,被宗師府的管家趕出來(lái)了!

    “這幾月是大國法考試,靜修宗師監考,少不了來(lái)這走后門(mén)的!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們不是來(lái)冒親戚的,靜修法師真是我師……”

    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完,“啪”一聲,一個(gè)硬邦邦的茄子打在了阿撿的腦門(mén)上。

    “靜修法師還是我七舅老爺三叔公連襟家表侄子對門(mén)家的兒子的師父呢,我也沒(méi)敢那么囂張找上門(mén)去要吃要住啊!

    人群里傳來(lái)一陣不和善的哄笑聲。

    “好像還弄了個(gè)假英雄帖來(lái)糊弄人呦!

    “這英雄帖是真的,是有人送、送到我們那、那……”阿撿又結結巴巴地想要解釋。

    這次回應他的是差點(diǎn)把他門(mén)牙打掉的一根青瓜。

    “啊呸,就你們這德行能拿到英雄帖,明年我青瓜不賣(mài)了也考大國法去!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這法師的打扮也是假的,就為了騙吃騙喝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不要臉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活該,讓他們走這些外門(mén)邪道……”

    各種菜葉子菜桿子菜果子“啪啪”地丟向子虛上師和阿撿,阿撿忙護著(zhù)師父想逃走,卻被師父拉住了:“等會(huì )等會(huì )!

    “師父,再不逃就要被砸……!”

    阿撿被砸得直跳腳,卻還記得分出手去幫師父捂腦袋。

    子虛上師也被砸得活蹦亂跳的,但卻沒(méi)忘記用衣服兜那些掉下來(lái)落下來(lái)的菜葉子菜桿子菜果子。

    阿撿恍然明白了:師父到底是有大智慧的人,這危機關(guān)頭竟然還能想到這一層。他們的盤(pán)纏不多了,宗師府進(jìn)不了,這些爛菜葉子完全可以解決他們這幾日的吃食問(wèn)題啊。阿撿忙學(xué)著(zhù)師父的樣子兜起衣服接菜葉子,然而還沒(méi)街上幾片呢,突然就聽(tīng)“吱呀”一聲。

    眼前的朱紅色大門(mén)真被人打開(kāi)了:婢仆魚(yú)貫而出,分門(mén)兩立。一個(gè)模樣威嚴肅穆的人帶著(zhù)一眾家仆從門(mén)后走來(lái),望見(jiàn)他們便面露喜色,伸著(zhù)手殷切地向著(zhù)他們奔走過(guò)來(lái)……

    阿撿和師父一下子都看懵了。

    “師父,你掐掐我看,這是不是真的!

    “為師也需要被掐一下!

    阿撿和師父相互掐了掐對方的手,迅速收了回去。哎呦,疼!

    看來(lái)……這一次不是做夢(mèng)!

    金色匾額下,朱紅大門(mén)旁,奴仆們魚(yú)貫而出分立兩側,面容莊重地擺出了迎接貴客的姿態(tài)。而后,威風(fēng)凜凜背著(zhù)手踱步而出的是一黑發(fā)黑須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方肩闊背骨健筋強,虎額鷹目不怒自威 。靜修宗師穿著(zhù)一身黎色的長(cháng)衫,走起步來(lái)面上也不顯一絲褶子,看著(zhù)就光軟舒服。外頭披著(zhù)的長(cháng)毛皮緞子雖在陰雪天氣中也顯得色澤亮麗,觸感柔和。

    阿撿想到釋能師兄天天給師兄弟們說(shuō)的那些英雄演義里的英雄人物,什么天上太歲,人間魔主的,大凡就是這種派頭了吧,阿撿看得目不轉睛,頗為崇拜地說(shuō):“難道這就是師、師、師叔嗎?”

    子虛上師倒還算淡定,只是感嘆了句:“這多年未見(jiàn),靜修還是老樣子啊!

    遠處,靜修宗師一面出門(mén),一面皺著(zhù)眉頭略有些著(zhù)急地問(wèn)那疾步跟隨的管家:“人呢?”

    朱管家一反剛才趾高氣揚的模樣,唯唯諾諾應道:“就、就在門(mén)口不遠!

    靜修宗師一抬頭,似乎望見(jiàn)了他們,三步并作兩急奔而來(lái)。

    手里的爛菜葉子爛菜果子“嘩”落在了地上,子虛上師整了整衣襟,作出幅莊嚴持重的派頭來(lái):“你師叔這人還是很重情義的!

    “嗯嗯!本褪,師叔要是知道他們來(lái)了,肯定是要像這樣夾道相迎的,就是手下的人一點(diǎn)眼力勁都沒(méi)有。阿撿也學(xué)著(zhù)師父的樣子,將手里的爛菜葉子一扔,有些揚眉吐氣地昂起了腦袋。

    “師弟啊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子虛上師剛伸出去的手頓在了半空中,因為靜修宗師看都沒(méi)看他們一眼,徑直從他們身邊穿了過(guò)去。邊上的主管家走過(guò)的時(shí)候還用力推了他們一把:“把人都趕走!”

    隨即,阿撿和子虛上師就和看熱鬧的人們一起,被緊隨上來(lái)的家仆小廝們粗暴地往邊上推開(kāi)了:“閃開(kāi),都閃開(kāi),別在這擋道哎!”

    師徒倆被他們強行分開(kāi)推到了兩邊。阿撿一個(gè)趔趄被人群給推擠到了地上,臉上瞬間多了好幾個(gè)大腳印。他忙用手護著(zhù)腦袋縮著(zhù)身子躺著(zhù),等到?jīng)]人踩他了才敢站起身來(lái),“呸呸呸”地吐掉嘴里的雪沫子。

    到底是誰(shuí)來(lái)了?那么大的陣仗。阿撿好奇地昂著(zhù)腦袋往里望去。

    層層疊疊的人群之后,一個(gè)錦衣玉冠、樣貌俊秀的少年踏著(zhù)高頭白馬緩緩走來(lái)。

    那人看起來(lái)應該只比他稍微長(cháng)上幾歲,不似靜修宗師那般魁梧有派頭,卻自帶一身與人不同的貴氣。似乎注意到了這邊的目光,馬上那少年突然轉頭對上了阿撿的視線(xiàn),然后……竟然對著(zhù)他溫和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阿撿在言也觀(guān)呆的這些年,也不是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什么鄉紳貴人,但那些人基本都覺(jué)得要把鼻子抬到別人的眼睛上面,才顯示出自己的身份尊貴,很少見(jiàn)到這樣完全沒(méi)架子的。阿撿愣了愣,忍不住也傻傻地回了一笑。

    靜修宗師急匆匆走到那馬前,拱手道:“恭迎太子殿下!

    原來(lái)這人是宇夏的太子爺,傳說(shuō)中人人稱(chēng)善的皇二子陳子期。

    “靜修宗師!”陳子期忙側身下馬,扶起欲跪的靜修宗師,頗為抱歉地說(shuō)道:“因事發(fā)突然,未能早行拜帖,突然來(lái)訪(fǎng),叨嘮了!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外面天寒地凍,太子里邊請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眾星捧月似的隨著(zhù)那太子進(jìn)了宗師府,留下的人群中滿(mǎn)是竊竊私語(yǔ)聲。

    “太子近日似乎常與國安寺的國法們往來(lái)!

    “你們說(shuō)會(huì )不會(huì )與三殿下突然回城的事情有關(guān)啊,據說(shuō)皇帝特意下旨在大理院給他安排了差事,他手下還有鐵騎營(yíng),你說(shuō)太子會(huì )不會(huì )忌憚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瞎說(shuō),大國法修言上宗本就是太子爺的師父,再者今年的國法選測皇帝還是交由太子爺主事的!

    “不是說(shuō)九殿下也要參與嗎?”

    “那膿包……額,那個(gè)包子不錯挺熱乎,咳咳,反正九殿下還是個(gè)小屁孩,就知道玩,理他做什么。不過(guò)是皇帝老兒看這兒子實(shí)在不爭氣,讓兄長(cháng)帶帶他做些正事罷了!

    “哎,你們說(shuō)今年國法測試的題目會(huì )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誰(shuí)知道呢?今年五州異事頗多,為此還把國法選測提前了!

    “考上國法,王公貴族都要敬你三分,在瑞安就能橫著(zhù)走了!”

    “前提要有本事有這命啊,你看去年死多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噓,別說(shuō)了,禁令忘了嗎,被人傳出去弄得不好是要殺頭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完了熱鬧,雪地上的人影好像潑出去的豆子一樣,漸漸散開(kāi)了,最后就剩下了兩個(gè)小點(diǎn)。阿撿八卦聽(tīng)得正滋味,等人走散了才回過(guò)神來(lái)。

    哎呀,不好,菜都被踩爛了,已經(jīng)不能吃了。

    阿撿有些沮喪地跑過(guò)去問(wèn)師父:“師、師父,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

    子虛上師自剛才起就一直盤(pán)腿坐在地上,望著(zhù)天空保持著(zhù)沉思的模樣。若不是他頭上還頂著(zhù)幾片菜葉子,還真是挺世外高人的模樣的。阿撿喚了他許久,子虛上師才慢悠悠地說(shuō)道:“要變天了啊!

    “?變天?”阿撿看看天空中若柳絮的飄飄大雪,覺(jué)得心頭一凜,將衣服緊緊裹了裹:“這天氣還能變得更壞嗎?對了,師父,您剛才看見(jiàn)太子了嗎?哇,他好……”

    子虛上師慢悠悠打斷了他的話(huà):“釋緣啊,你要不要去考大國法?”

    阿撿愣了半天才應了句:“?”

    國安寺名取護國安邦、國泰民安之意,直隸于宇夏皇室,其職能主要是廣召三垣五州的能人異士,探察各種奇異事件,為宇夏驅邪避難。

    國安寺內的公職便稱(chēng)為國法,最高的主管官稱(chēng)為國法祭酒,也就是人們經(jīng)常所稱(chēng)的大國法,F任大國法是馗州長(cháng)留山的修言上宗,亦是太子少傅。

    像這種與天子皇室沾親帶故的職位,大多是為那些在江湖上頗有地位名望的名家大宗專(zhuān)供的,像阿撿這樣從名不見(jiàn)經(jīng)傳的小觀(guān)小院出來(lái)的人,是從來(lái)想也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這樣說(shuō)起來(lái),靜修上總能為什么能夠當上二國法,而且似乎與他們歸門(mén)宗斷了聯(lián)系?這中緣由還值得一番細思……

    阿撿說(shuō)道:“師父,您以前不是總說(shuō)功名利祿是鏡花水月,釋能師兄那么想考國法,您都不讓他去,現在怎么……”他轉頭一想,似乎有些明白了:“師父,您別與靜修師叔慪氣,他可能只是沒(méi)看見(jiàn)我們!

    子虛上師接下一片鵝毛大雪,看著(zhù)它在掌心久久難以融化:“釋能心思不定,性情浮躁,瑞安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不是個(gè)好去處。我亦未與靜修置氣,只是聽(tīng)他們剛才說(shuō)考國法的百姓爭著(zhù)巴結,吃飯住宿都便宜,我們的盤(pán)纏不多了啊!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

    阿撿心念,師父從來(lái)都是個(gè)很實(shí)在的人。

    “還有啊,剛才人多,我懷里剩下的盤(pán)纏好像被人順走了!

    子虛上師不緊不慢地舉起空蕩蕩的衣袖給他看。

    “哦,沒(méi)事……!什么?”

    阿撿又像只鵪鶉一樣大叫了起來(lái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