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轎又晃晃悠悠地拐過(guò)了幾個(gè)彎,林佩涵胸口處一陣陣地泛著(zhù)惡心,正當她忍受不住想要開(kāi)口叫轎夫停轎,好稍微緩一緩時(shí),轎身卻整個(gè)重重地擲到了地上,突來(lái)的停頓震得林佩涵心口一麻,差點(diǎn)沒(méi)一口老血噴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轎夫的聲音從外面傳進(jìn)來(lái):“夫人,前面的路小,轎子不大好過(guò),就只能送到這里了”

    林佩涵臉色蒼白,頭倚在一旁,從喉嚨里擠出一個(gè)字來(lái),聲音虛弱飄渺:“嗯!本徚税肷,她扶著(zhù)轎子,慢慢地走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夫人!睆埿衩嬗袚鷳n(yōu),卻礙于男女之別,不好上前來(lái)扶。

    林佩涵朝他微擺了擺手,示意自己無(wú)事。

    古代的空氣就是新鮮,林佩涵深吸了口氣,這才感覺(jué)自己又活過(guò)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轎子停在林家所在的桃花村村口,林佩涵看了一眼,路確實(shí)很窄,說(shuō)是路,其實(shí)更像是林佩涵在農村老家見(jiàn)過(guò)的那種田壟。見(jiàn)慣了城市里的鋼鐵森林,再來(lái)走這坑坑洼洼的泥路,林佩涵還真有些不大習慣。

    打發(fā)了轎夫,林佩涵又叫張旭拎著(zhù)飴糖,她憑著(zhù)原主的記憶,試探著(zhù)摸到了林家。路上還碰見(jiàn)了住在林家隔壁的孫大娘,遠遠地見(jiàn)到林佩涵,便放下手中的農話(huà),頗為熱絡(luò )地迎上來(lái):“喲,這不是林家的二姑娘嗎?”

    “孫大娘!绷峙搴貞睾傲艘宦。

    孫大娘臉上的神情頗有些受寵若驚,這林家的二姑娘是從京城里來(lái)的,一向不怎么出門(mén),和桃花村里的鄉親鄰里也從不打交道,今日卻破天荒地還有了笑臉。

    “今兒是怎么著(zhù),回門(mén)?”孫大娘自說(shuō)自話(huà),眼神有些八卦地瞥向張旭,“這就是新姑爺吧?果然是一表人才!碧一ù迨莻(gè)很窮的地方,在村民眼里,只要身上的衣裳沒(méi)有補丁,便都可稱(chēng)得上一句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林佩涵皺了皺眉,不答反問(wèn),試探道:“孫大娘不知道我嫁的是哪戶(hù)人家嗎?”

    孫大娘聽(tīng)了這話(huà),面有遲疑:“聽(tīng)盼娣說(shuō),新姑爺是在陸員外家做事的!眳桥捂繁闶橇峙搴@具身體的親生母親了。

    這林家怕是自己也知道這事兒做得不光彩,所以對外也瞞得嚴嚴實(shí)實(shí)的,只說(shuō)把女兒嫁到了陸家。林家要瞞,那她偏要鬧得天下皆知,林佩涵心中冷笑,面上卻不動(dòng)聲色,只是微低了頭,聲音細如蚊蚋:“孫大娘想是記錯了,我嫁的是陸員外家的長(cháng)子陸厭。這是我夫君的隨從!

    “陸家的長(cháng)子,不是那個(gè)活死人……”孫大娘驚詫道,聲音在接觸到林佩涵的眼神后漸漸微弱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“活死人”這三個(gè)字在林佩涵聽(tīng)來(lái)有些刺耳,她不自覺(jué)地微蹙了眉,臉上神情也不大好看,只道:“我爹娘還在家里等著(zhù)我回門(mén),我就不多聊了!

    林佩涵走的時(shí)候,身后還隱隱約約傳來(lái)孫大娘的嘆息:“好好的閨女,這不是造孽嗎……”估計不出半天,這事就能傳遍整個(gè)桃花村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林家的房屋是茅草頂的平房,算上林佩涵一家六口人就局促地擠在這個(gè)不到一百平米的小房子里,每逢雨天還漏會(huì )漏雨。不過(guò)整個(gè)桃花村的大多數人家都是這樣的,倒也見(jiàn)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林佩涵到林家大門(mén)口時(shí),林家的小女兒林夏蘭正從河邊回來(lái),手里拿著(zhù)剛剛洗好的野菜,見(jiàn)著(zhù)林佩涵和她身后跟著(zhù)的身形結實(shí)的男人時(shí),好似嚇了一跳,還沒(méi)等林佩涵開(kāi)口,便自己溜進(jìn)了門(mén)。

    林佩涵:……

    須臾,林父出來(lái)了,身后還跟著(zhù)林母和林家的兩個(gè)女兒和小兒子。

    林家的三女兒林春香性格潑辣,率先開(kāi)口問(wèn)道:“你怎么回來(lái)了?”

    林佩涵瞇了瞇眼睛,上下打量了一番林春香身上簇新的裙衫,不答反問(wèn)道:“我怎么瞧著(zhù)你身上的衣裳有些眼熟?”

    原身之前從京城桃花村還是帶了些盤(pán)纏和衣裳首飾的,但幾天前原身是被綁著(zhù)上花轎的,自然是毫無(wú)準備,什么也沒(méi)來(lái)得及帶走的。這次林佩涵愿意回門(mén),除了要自己去一趟醫館外,也是想起原身還有錢(qián)財以及方才陳元江提及的一味珍貴的藥材,都落在林家,看看能不能帶走備用。畢竟她現在需要用很多錢(qián)治病,陸家……那個(gè)大奶奶是個(gè)佛口蛇心的,不能太過(guò)輕信。

    “就許你有新衣服穿,我就只配穿粗布麻衣?”林春香不服氣地辯駁道,她素來(lái)不喜歡林佩涵,成日里嬌嬌柔柔的,什么活都不干。明明是同一個(gè)爹媽生養的,她怎么就命好做了幾年的貴小姐,臉蛋也比旁人白嫩鮮艷。呸!到頭來(lái)還不是小姐的身子,丫鬟的命!

    林佩涵嘴角微勾:“你說(shuō)這衣服是你的,那我問(wèn)你這衣裳是哪家鋪子里做的?用的是什么料子?”其實(shí)林佩涵自己也是不甚清楚的,但這話(huà)保準能震住林春香這種小丫頭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林春香自是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的,訥訥不能言,氣焰頓時(shí)也矮了三分。

    林佩涵忽然上前幾步,林家人一時(shí)都被她的威勢所攝,竟往后退了幾步。她也沒(méi)理,一把扯過(guò)林春香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做,做什么?”林春香掙了幾下,直往林母身后躲。

    林佩涵這具身體太過(guò)虛弱,力氣完全壓不住做慣農活的林春香,竟讓她掙開(kāi)了。

    林佩涵心中暗自吐槽,面上卻裝得云淡風(fēng)輕,輕笑道:“做什么?你偷了我的衣裳,我自然要抓你去官府嘍。不信你瞧瞧,這衣裳的袖子上還繡著(zhù)我的名字哩!”

    一聽(tīng)要報官,林春香便有些害怕了,掩耳盜鈴般忙掩了掩衣袖,求助地看向林父林母。

    “夠了!”林父看似威嚴地叱了一聲。

    林母性情怯懦,此時(shí)忙出來(lái)打圓場(chǎng):“二丫頭,回來(lái)一趟娘家,就不要說(shuō)這些了!

    “瞧瞧我這記性,我今兒個(gè)是來(lái)回門(mén)的,你們不說(shuō)我都快忘了回門(mén)禮了!绷峙搴抗庖晦D,果然見(jiàn)林家人各個(gè)眼含精光,輕嗤了一聲,她將張旭手里提著(zhù)的兩斤飴糖拿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是糖!”林家最小的弟弟林福寶驚喜地喊了起來(lái),糖對于桃花村里的孩童來(lái)說(shuō)實(shí)在是奢侈品?沙怂獾牧旨冶娙四樕珔s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“就給了這么點(diǎn)?”林春香率先替林父林母問(wèn)出了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林父林母臉上的表情也是將信將疑的,紛紛轉頭看向林佩涵。

    不應當啊,陸員外最是重臉面,當初聘禮都給了不少,怎么回門(mén)就只給這么點(diǎn)?

    “禮尚往來(lái)。我這種一個(gè)子兒都沒(méi)帶到陸家的,自然也不能沒(méi)皮沒(méi)臉地帶回來(lái)多重的回禮!

    聞言,林父林母面面相覷,臉上神情訕訕。林佩涵一番指桑罵槐的說(shuō)辭成功將林家人搪塞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對了,當日走得急,我好些東西都沒(méi)來(lái)得及帶走,這回來(lái)便也一同帶走吧!

    林春香和林母對視了一眼,面上的心虛和慌亂,林佩涵一覽無(wú)余。

    “這個(gè)……二丫頭啊,陸家在我們這地帶也算是富貴人家了,爹娘好不容易給你尋摸到這么一戶(hù)好人家,你怎么還向娘家伸手呢?”林母勸道。

    林佩涵面有諷意,冷聲反問(wèn)道:“本就是我的東西,怎么現在倒成了我伸手要了?”

    “大膽!你這不孝女,你人都是我林家的,東西自然也是林家的!绷指复岛拥裳鄣。

    林佩涵也不慣著(zhù),指了指張旭,強勢道:“你沒(méi)見(jiàn)我今日打手都找來(lái)了嗎?總而言之,今日我是一定要拿走我的東西的!

    在旁邊站了半天的張旭:……

    林家人見(jiàn)張旭身材健碩,孔武有力,看上去便是個(gè)能打的,一時(shí)之間都有些發(fā)怵。

    “當然了,咱們畢竟是一家人。只要你們把東西都還給我,咱們還是可以和和氣氣的,我是陸家的長(cháng)媳,今后總不會(huì )虧待了林家這個(gè)娘家!绷峙搴壑橐晦D,開(kāi)始說(shuō)起了軟話(huà),打一巴掌總要再給個(gè)甜棗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林家人的態(tài)度隱隱有些松動(dòng)了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,你的東西還都放在原來(lái)的屋子里,你隨我來(lái)!币恢蹦蛔髀暤牧旨倚∨畠毫窒奶m忽然開(kāi)口道。

    對于這個(gè)妹妹,林佩涵還是有些好感。在原身的記憶里,她一來(lái)到林家,便和林夏蘭住在一間屋子里,這個(gè)妹妹乖巧懂事,平日里原身身體不大好,林夏蘭還會(huì )主動(dòng)照顧一二。

    因此,未作他想,林佩涵便跟上去了。這回,林父林母沒(méi)有多加阻攔,沉默中讓了道。行至林春香身側時(shí),林佩涵腳步一頓,微微偏頭:“煩請妹妹將身上這一條裙衫也換下還給我吧!

    林春香怒瞪著(zhù)林佩涵,一口銀牙都快咬碎了。

    “其實(shí),你也不必對我如此仇視。有這點(diǎn)子功夫,不如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,”林佩涵湊到林春香的耳邊,輕聲道,“他們今日能賣(mài)了我,來(lái)日便也能賣(mài)了你。你覺(jué)得你能賣(mài)到什么價(jià)錢(qián),嗯?”

    林佩涵輕瞥了一眼林春香漲紅成豬肝色的臉蛋,輕飄飄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二姐姐,你是不是身子不好,急著(zhù)找藥?”林夏蘭從床底扒拉出一個(gè)小木匣,吹干凈上面的灰塵后,再遞給林佩涵。

    林佩涵輕撫著(zhù)小木匣上面的紋路,再三確認里面就是原身從京城帶回來(lái)的雪蓮,嘴上有些漫不經(jīng)心的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二姐姐平日里最是端莊溫柔,說(shuō)話(huà)都是輕聲細語(yǔ)的。若不是出了什么大事,是不會(huì )如此的!绷窒奶m認真解釋道。

    林佩涵放下了手中的小木匣,輕嘆了一聲,原身的確是那么溫柔的一個(gè)人啊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,別的東西我沒(méi)能護好,衣裳首飾都被三姐姐和阿娘拿得不剩什么了!绷执合愕穆曇粲行┣忧拥,“唯有這個(gè)小木匣,二姐姐說(shuō)過(guò)是保命的藥,我就偷偷地藏在了床底!

    “謝謝小妹!绷峙搴嗣执合愕陌l(fā)頂。心中暗自思忖:這孩子還挺乖巧,若是有機會(huì )接到身邊來(lái)也不錯,就是不知辦事的能力如何?但是這個(gè)念頭只出現了一瞬間,她如今自己能活多久還是個(gè)未知數,別的暫且先不論。

    “小妹可否再幫我做件事?”林佩涵俯下身子,對著(zhù)林夏蘭柔聲問(wèn)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