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東來(lái)懶懶的瞥了她眼,舔了下干燥的唇瓣,嗓音嘶啞,“過(guò)來(lái)扶我起來(lái)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穆泗暗暗磨牙。

    呸!

    虧她還拿他當英雄,簡(jiǎn)直不要臉至極。

    她沒(méi)動(dòng)。

    “若不想跟我陪葬就過(guò)來(lái)!彼{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你中了同心蠱,中此蠱毒的人性命與施蠱之人相連,施蠱之人發(fā)生意外,中蠱之人必會(huì )陪葬。我,就是施蠱之人!

    卓東來(lái)欣賞著(zhù)穆泗變換不停的小臉,篤定她這惜命的人肯定不會(huì )拿自己小命開(kāi)玩笑。

    穆泗想罵人,該死的卓東來(lái),從他救下她后恐怕就開(kāi)始算計她了。這男人太陰險了,難怪仇家那么多,全江湖的人都想讓他死。

    卓東來(lái)卻不覺(jué)得自己陰險,在蝶舞背叛他之后,心思敏感的他不在相信任何女人。

    穆泗不想屈服,但她又惜命的很。

    硬著(zhù)頭皮擠出一絲笑容,明晃晃的笑臉,眉眼彎彎,熱情的有些獻媚的上前扶起卓東來(lái)。

    偏頭時(shí),收斂笑容心里不停問(wèn)候卓東來(lái)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“你在罵我!弊繓|來(lái)肯定的說(shuō)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!蹦裸粞凵駡远,“我怎么可能罵你?你可是我心目中偉大的英雄!辈殴。

    “嘶~,你動(dòng)作輕些!彼麄诤苌,縱然他不使力,但穆泗搬動(dòng)他上身時(shí),依然讓他感覺(jué)到傷口好像在裂開(kāi)。

    痛的他咬牙切齒,青白的臉色直接變成蒼白,“!,別碰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痛的氣息不穩。

    穆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很無(wú)語(yǔ)。

    他好重,咬牙抬起他肩膀剛剛稍離開(kāi)床板,這會(huì )兒又讓她不要動(dòng),他上半身重量幾乎都壓在她細弱的手臂上,只幾秒鐘,穆泗都累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心底忍不住再次問(wèn)候了卓東來(lái)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卓東來(lái)不敢再動(dòng),哪怕抬抬手都會(huì )牽扯到傷口,讓傷口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“輕輕輕些,給我……換,藥!

    斷斷續續的一句話(huà),讓他仿佛用盡了所有力氣,額頭再次滲出細密的汗珠,緊閉著(zhù)雙眼臉色青紫,宛若死人。

    穆泗繃著(zhù)嘴角,真想一下子松開(kāi)手摔死他得了。

    但她不敢拿自己的命開(kāi)玩笑,她擔心卓東來(lái)如果真死了,她也會(huì )因為蠱毒而死。不管卓東來(lái)說(shuō)的是真是假,她總要小心才好。

    不怕一萬(wàn)就怕萬(wàn)一。

    所以她決定無(wú)論如何都要找到神醫梅二先生,不單單是救卓東來(lái),她也要解蠱。她可不想把自己命跟一個(gè)隨時(shí)嗝屁的人,連在一起。

    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穆泗去隔壁房間找李尋歡借了烈酒,又找對面房間住的一對老夫妻借了針線(xiàn)。

    她打算為卓東來(lái)縫合傷口。

    之前她不知道她的命與卓東來(lái)共生,只想著(zhù)報他救命之恩,盡她能力救治他,生死看他造化,只為他傷口做了簡(jiǎn)單包扎。

    現在局勢不同,她無(wú)論如何也要保證卓東來(lái)不死,起碼在她沒(méi)解蠱前不能死。

    之前失血過(guò)多,今晚他又情緒波動(dòng)過(guò)大,導致卓東來(lái)這會(huì )兒昏昏沉沉的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穆泗借著(zhù)不是很明亮的燭光,解開(kāi)他腰帶。第一次解他腰帶時(shí)她手生的很,忙活了好久才解開(kāi),這次比起上次手法明顯嫻熟了很多。

    就是那動(dòng)作實(shí)在稱(chēng)不上溫柔,生拉硬拽的,都聽(tīng)到了衣衫破裂的刺啦聲。

    李尋歡坐在旁側,嘴角輕輕抽搐了下,這姑娘動(dòng)作太粗魯,真搞不懂她是真在乎那位仁兄,還是怕他死的慢。

    解他衣帶更像是泄憤。

    李尋歡看不下去了,幾步過(guò)去阻止了她動(dòng)作,“我來(lái),穆姑娘一個(gè)姑娘家多有不便,還是我來(lái)吧”

    他語(yǔ)氣中帶著(zhù)無(wú)奈。

    穆泗抬眼看看李尋歡,病懨懨的臉色比卓東來(lái)也好不了多少,就是那雙眼睛特別亮,顯得他人精神很好。

    “不用,已經(jīng)解開(kāi)了!蹦裸舻皖^扒開(kāi)卓東來(lái)領(lǐng)口衣襟,紫色的衣衫瞬間散落整個(gè)床鋪,像是一朵盛開(kāi)的紫色罌,粟。

    李尋歡幫忙拿過(guò)蠟燭,讓穆泗更清楚的看到卓東來(lái)傷口。

    他身體肌肉勻稱(chēng),因為失血太多膚色略顯病態(tài)的蒼白,胸口纏繞的繃帶已經(jīng)被鮮血染紅了大半。

    還在不停的往外滲血。

    “穆姑娘小心些!崩顚g忍不住提醒。

    他傷的很重,照穆泗剛才的動(dòng)作怕是卓東來(lái)挺不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知道!

    穆泗當然知道她不能對卓東來(lái)動(dòng)粗,但剛剛她實(shí)在忍不住心里的憤恨。只是想發(fā)泄一下出出氣。

    她不會(huì )讓他死的,她下手有分寸。

    接下來(lái)的動(dòng)作,解繃帶,烈酒消毒,縫合傷口,上藥。穆泗做的熟練,動(dòng)作也極有分寸,李尋歡暗暗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“穆姑娘學(xué)過(guò)醫術(shù)?”

    卓東來(lái)那傷口十分猙獰可怖,還很深,鮮血也在不斷的滲出,她竟然面不改色的縫合,加上無(wú)比熟練的動(dòng)作,李尋歡的疑問(wèn)不是沒(méi)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嗯!”她是學(xué)過(guò),可沒(méi)實(shí)踐過(guò)。

    她能面不改色,實(shí)在是有了第一次給卓東來(lái)包扎的經(jīng)驗,已經(jīng)適應良好。

    學(xué)醫護的學(xué)生第一就是適應能力要好,不然見(jiàn)到血就吱哇亂叫,那根本不適合學(xué)醫護。

    “我學(xué)的只是皮毛,他這傷還是要找神醫梅二先生!

    卓東來(lái)能撐到現在不死,全靠他一身深厚功力支撐,靠穆泗這兩下,根本沒(méi)多大用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梅二先生在何處?”

    “不是在山西么?”

    李尋歡抬眼神微暗覷了眼穆泗,上手幫忙抬起卓東來(lái)上身,讓穆泗幫其纏繞過(guò)繃帶,包扎好傷口。

    “你早知道我要去山西?”所以才在開(kāi)始時(shí)賴(lài)上他。

    他眼神有幾分凌厲,少了剛才的溫柔,有些嚇人。

    穆泗垂眸點(diǎn)點(diǎn)頭,也不隱瞞,“從我知道你是李尋歡后就知道你要回山西。山西有你的家有你的表妹……”

    她還真是不怕死,也或許她知道李尋歡不會(huì )怎么樣她,把知道的都說(shuō)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算計!崩顚g并沒(méi)有生氣。

    反而有幾分理解。

    “算計說(shuō)不上,只是想保命而已!彼@算哪門(mén)子算計,跟卓東來(lái)比,可別笑掉他的大牙。

    跟卓東來(lái)相處的時(shí)間,她多多少少學(xué)著(zhù)長(cháng)了幾個(gè)心眼罷了。

    可能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!

    “想保命就別掀別人老底!崩顚g瞪她一眼,起身背對她咳嗽了幾聲道:“早點(diǎn)休息,明天一早趕路!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彼詾樗辉谝獾。

    原來(lái)他還愛(ài)著(zhù)他被他讓出去的表妹!

    他背影削瘦挺拔,因為咳嗽微微顫抖的肩膀,看著(zhù)竟然讓人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但穆泗不會(huì )同情他,他自己找虐,賴(lài)誰(shuí)?

    只是她怎么知道他那么多事的?

    穆泗皺眉想了想,只想到了她不是這個(gè)世界的人,她是學(xué)醫護的學(xué)生,正在圖書(shū)館看書(shū),然后打瞌睡了,再然后就是掉進(jìn)乞丐窩,被卓東來(lái)救下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自己有總是忘記事情的毛病,所以從未深究過(guò),自己為什么知道別人的事。

    或許她忘記事情的毛病好了,就能想起來(lái)來(lái)吧!

    *

    “阿飛呢?”

    次日早飯后,李尋歡過(guò)來(lái)幫忙扶卓東來(lái)上車(chē)。

    之前都是阿飛幫忙背著(zhù)卓東來(lái)上下車(chē),今天換了李尋歡,穆泗挺詫異。

    就他這病懨懨的樣子可別讓卓東來(lái)給他壓垮了,到時(shí)候她照顧的可不止是卓東來(lái),還要多一個(gè)李尋歡。

    “阿飛離開(kāi)了!

    李尋歡輕松的攙起卓東來(lái)手臂,長(cháng)臂穿過(guò)卓東來(lái)腋下,半扶半攙把人帶出客棧,扶到馬車(chē)上。

    穆泗跟在后面,心里奇怪,阿飛怎么會(huì )突然離開(kāi),但他們也不過(guò)是初識,縱然好奇,她也壓了下去,淡淡的“哦”了聲。

    今日路程還算順利。

    沒(méi)有了阿飛,車(chē)夫換成了穆泗,穆泗不會(huì )趕馬車(chē)但她愿意學(xué),于是李尋歡坐在右側車(chē)轅上,背靠馬車(chē)車(chē)篷。

    兀自雕著(zhù)手里的木雕,神情專(zhuān)注的樣子格外吸引人。

    引的坐在另一側學(xué)趕馬車(chē)的穆泗頻頻側目。

    如不是她目光坦誠,李尋歡都要懷疑她看上他了。

    “穆姑娘注意看路!崩顚g雕著(zhù)木雕,頭也不抬的開(kāi)口提醒。

    穆泗拽著(zhù)馬兒韁繩,絲毫沒(méi)有被抓包的尷尬,反而露齒一嘿嘿樂(lè )道:“放心,掉不進(jìn)溝里去的。駕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大俠,阿飛是你徒弟嗎?”

    李尋歡手里雕刻人像木雕的手頓了頓,“不是!

    “那你有徒弟嗎?”穆泗笑吟吟的歪頭問(wèn)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”李尋歡好奇,收起雕像問(wèn):“你問(wèn)這作甚?”

    穆泗偏頭望向李尋歡,笑意不變,“你覺(jué)得我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做你徒弟吧!”她也不指望能學(xué)到小李飛刀的精髓,也不想名滿(mǎn)江湖。

    只想在這有今日沒(méi)明日的江湖上,保住自己的小命,她很怕死。

    李尋歡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默默從身后摸出酒壺,仰頭灌了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穆泗眨眨眼,他什么意思?不想收她這個(gè)徒弟還是不收徒弟?

    李尋歡的沉默著(zhù),沒(méi)答應穆泗也沒(méi)有拒絕,只是不停的喝酒,然后望著(zhù)前方官道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直到結束今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天黑前三人錯過(guò)了宿投,只好在荒郊野外破敗的城隍廟落腳。

    卓東來(lái)在馬車(chē)停下后,幽幽的醒過(guò)來(lái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