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這個(gè)世子我要了 > 赴宴
    這舉動(dòng)把洛世子嚇的夠嗆,連忙后撤了幾步,避過(guò)玉佩,把程越手里的碎銀搶了過(guò)來(lái),“這個(gè)就行了!

    程越身高快兩米,比洛云栩還高了半個(gè)頭,這會(huì )兒被他們世子爺拽著(zhù)領(lǐng)子往前走,踉踉蹌蹌的特別難受。

    他也搞不懂,“世子,剛才您為什么要這么快走啊,那姑娘不是要用玉佩給您賠罪嗎,一塊玉佩抵一塊碎銀,怎么想都是賺啊!

    程越委屈的看向被洛云栩攥在手里的碎銀,“您不要玉佩就算了,干嘛要搶我的碎銀,能吃個(gè)半頓呢!

    洛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才是重點(diǎn)吧。

    他從懷里掏出幾張銀票塞給程越,“喏,本世子還能少了你一口吃的不成,什么半頓,沒(méi)出息!

    從順如流的把銀票收好,但程越還是覺(jué)得虧,世子給的是世子給的,討的喜錢(qián)是喜錢(qián),這不是一回事,但他頂著(zhù)洛云栩威脅的視線(xiàn)沒(méi)敢說(shuō)。

    “世子,可您還是沒(méi)說(shuō)為什么要跑呀,咱們初來(lái)京城,誰(shuí)都不認識,又沒(méi)做虧心事!

    洛世子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一眼,“你明白什么!

    “在出發(fā)之前,母妃曾特意叮囑我,京城里規矩多,說(shuō)話(huà)做事又事事追求婉轉暗示,不懂的不能隨便應承,尤其是姑娘家說(shuō)的話(huà)送的東西,特別是像玉佩這種貼身佩戴的東西,我要是接了就相當于領(lǐng)回去一個(gè)世子妃!

    程越恍然大悟,但也覺(jué)得他們世子有些小題大做了,“但我看人家姑娘明明沒(méi)那個(gè)心思。王妃也說(shuō)了京城里人家規矩多,小丫頭怎么敢和人私定終身呢!

    兩人一起回憶了一遍剛才的場(chǎng)景,雖然那小丫頭衣服穿的華麗點(diǎn)兒,但頭上根本沒(méi)什么飾品,又站在門(mén)外親自給小乞丐發(fā)喜錢(qián),怎么看也不像是千金小姐,最多是個(gè)比較受寵的丫頭。

    “嗯,你說(shuō)的有道理,長(cháng)的不丑,也該她受寵!

    程越不敢置信的又仔細回憶了一遍,“世子爺,您眼光也太挑了,我看著(zhù)比咱們西北程家的姑娘也不差,這要是生在西北,管他什么丫頭不丫頭的,恐怕早就被人換了庚帖搶回家了!

    他又小聲嘟囔了一句,“連您剛才不也是誤會(huì )人家想當咱們世子妃嗎,要是不好看,能被您看上嗎!

    世子爺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,什么意思,是說(shuō)那小丫頭看不上爺,爺還上趕著(zhù)?

    你是不是想挨餓?

    把銀票還給爺。

    有了銀票就等于隨時(shí)能吃飽飯,面對餓肚子這樣的威脅,程越終究還是慫了!盃,另幾位世子晚上在狀元樓設宴,還等著(zhù)您呢!

    說(shuō)到底你還是想去蹭飯。

    但以程越的飯量,吃一次狀元樓確實(shí)要花費他不少銀兩,那不如就去蹭了。

    幾番打賞之后總算是得了清閑,陸夫人便張羅著(zhù)廚房晚上先辦一場(chǎng)一家人的慶功宴。

    陸清然面露難色,“母親不必張羅了,今晚李大人在狀元樓設宴,邀請我等眾同僚同往!

    陸夫人面露惋惜,又忍不住再次囑托,“那你便去吧,朝堂上為官,一定要互相打好關(guān)系,真看不上也別表露出來(lái),有你爹這個(gè)吏部尚書(shū)在,本應該少有人為難你。但我最近聽(tīng)你爹提起朝堂局勢似乎很緊張,再謹慎也不為過(guò)!

    “母親,我明白,我一定事事請教父親,不惹事端!

    陸夫人欣慰的點(diǎn)點(diǎn)頭,“你這孩子,我很放心,去吧!

    李?新科狀元?

    陸清寧跟著(zhù)陸清然出門(mén),悄悄喊住了他,“大哥,可也請了高少爺?”

    陸清然有些疑惑,清寧以往很少關(guān)心旁人,如今怎么…難不成是對士詹兄?“高兄是榜眼,自然是請了!

    那就怪了,據陸清寧所知,這位李大人素來(lái)辦事穩妥,在朝中也多有贊譽(yù),即使年少輕狂,應該也做不出這種得了便宜就極盡炫耀之事,況且這狀元之名怎么來(lái)的,他自己心里應該是最清楚。

    皇上拂了高家,自然有人稱(chēng)頌皇上敏銳明察,不任人唯親。

    但一個(gè)新晉的寒門(mén)狀元怎么敢如此挑釁,若是高家發(fā)難,縱使三元及第也能讓他在翰林院苦苦熬上一輩子。

    如此必是受到了提點(diǎn),而這個(gè)人除了當今圣上不作他想。

    “清寧?”

    清輝院后面有個(gè)長(cháng)廊,種了許多爬山虎之類(lèi)的植物,長(cháng)年累月下來(lái)就讓這處長(cháng)廊成了一個(gè)清幽的好地方,現在天色已晚,不仔細看都看不見(jiàn)其中人影,陸清寧就把大哥拉到了這里。

    陸清然不解,“清寧,你這是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最近聽(tīng)到一些坊間傳聞,關(guān)于圣上與高家!

    陸清然猛的站起來(lái),四下仔細看過(guò)了,確無(wú)旁人,才重新開(kāi)口,“清寧,你都聽(tīng)說(shuō)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陸清寧想了想,只要表達出那個(gè)意思,大哥自然能明白,以她現在的身份和剛醒來(lái)的情況,也不可能知道什么,就往籠統了說(shuō),“就是聽(tīng)說(shuō)似乎是高家惹了圣上不喜,而李大人因此成了天子近臣!

    陸清然微微皺眉,這種說(shuō)法也不能說(shuō)不對,但可以確定的是,“清寧,你從何處何人口中聽(tīng)說(shuō)的?不管你與他是什么關(guān)系,此人都不適合再往來(lái)!

    “關(guān)于此事,父親那邊有些眉目,已經(jīng)提前囑咐過(guò)我,我也知道今晚定會(huì )有人以此生事端,我定會(huì )謹慎,放心吧!

    天色已經(jīng)不早了,去遲了難免落人口舌當做挑事的筏子,陸清然著(zhù)急要走,臨走之前再次囑托陸清寧,“如非必要,不要再和那人聯(lián)系了。另外你身子剛好,不宜吹風(fēng),趕快進(jìn)屋去吧!

    陸清寧應了,思索著(zhù)慢慢往回走。

    礙于她是個(gè)姑娘家,前世囿于后宅,范修文又從不與她說(shuō)起政事,她所知皆是七零八碎的傳聞,和往后幾十年來(lái)藏不住的東西,細節上只能根據結果抽絲剝繭,難免有許多疏漏。

    比如,皇上對高家的關(guān)系竟然早已顯露,她爹那邊都已經(jīng)早有準備了,她還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陸清寧在糾結,她要不要直接把這些事告訴她爹,說(shuō)的話(huà)又要告訴多少,怎么提及,以及最重要的,怎么讓她爹愿意相信她說(shuō)的,這些各個(gè)都是難處。

    況且,蝴蝶振翼因果循環(huán)從來(lái)都是環(huán)環(huán)相扣,若是因為她提前透露了什么,導致陸家走向另一種不好的局面,她又該如何。

    但陸清寧已經(jīng)感覺(jué)到了自己的消息是如此閉塞,重來(lái)一遍也不過(guò)如此,她又有些不敢瞞,若是因為她一時(shí)的隱瞞與盲目而導致事情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已經(jīng)繼續朝前世那樣發(fā)展,那讓她提前知曉又有何意義,她又怎么保護家人。

    她到底該怎么辦?

    陸清寧一臉愁容的回來(lái),陸夫人看見(jiàn)了免不了要問(wèn)上一問(wèn)。

    她還沒(méi)想好怎么說(shuō),只能隨口胡謅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剛起來(lái),說(shuō)了半天話(huà),可是累了?要是累了就盡管回去休息,娘讓小廚房給你溫著(zhù)點(diǎn)粥,晚上要是餓了隨時(shí)都能吃!

    陸清心回想起今天一天陸清寧的情緒,覺(jué)得今晚或許就不錯,玩笑道,“你可是還想著(zhù)我許給你的?要是不覺(jué)得累,咱們倆出去逛逛如何,今晚上圣祖皇帝特許沒(méi)有宵禁,外面熱鬧著(zhù)呢!

    經(jīng)由這么一提醒,陸清寧也想起來(lái)了,她姐姐可許了她一頓酒,還沒(méi)兌現呢。

    說(shuō)起酒,陸清寧就精神了,要說(shuō)她的最?lèi)?ài),就貪這一口,但平時(shí)大家都管著(zhù)她,不讓多碰,嘿嘿,今天說(shuō)不定就能喝個(gè)盡興。

    “娘,可以嗎!毕肫鹚锇滋煺f(shuō)的話(huà),陸清寧挽住陸夫人的胳膊撒嬌,“可以嗎?可以嗎?”

    面對小女兒如此撒嬌,陸夫人自然如她所說(shuō),“好,只是要多帶些人跟著(zhù),披風(fēng)也都帶著(zhù),記得早點(diǎn)兒回來(lái)!

    京城的城北一帶住的多是些皇親國戚和達官貴人,城東多是富商所居,而市井繁華則是在城南。

    當今圣上看重民生百姓,喜歡從地方上調任有作為的官員,當初陸伯欽便是趕上一波因為九皇子出生而大封,才回來(lái)了京城。

    人一多,城北空閑的府宅不夠,陸伯欽便和幾位大人商量,恰逢陸家人都喜歡熱鬧,就自請來(lái)了城東。

    一出門(mén)沒(méi)走多久,便遠遠能看見(jiàn)張燈結彩的街市,一年中鮮少有取消宵禁的日子,百姓們都帶著(zhù)孩子出來(lái)閑逛。

    尚在閨中的時(shí)候,陸清寧倒是經(jīng)常偷穿陸清安以前的衣服出去玩,之后往來(lái)多是誰(shuí)家辦了宴會(huì )或是空閑時(shí)賞個(gè)花。

    如此這般熱鬧場(chǎng)景,真是許久未見(jiàn)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激動(dòng),腳步輕快的在這個(gè)攤位之間穿梭,看見(jiàn)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想來(lái)上一份。

    “辰星,你喜歡酸的,糖葫蘆和酸果子多來(lái)點(diǎn)兒。畫(huà)樓,你喜歡甜的,這糖畫(huà)多買(mǎi)兩張!

    “還有這個(gè)這個(gè),這家的果脯好吃!

    “另外再讓跟著(zhù)的人買(mǎi)點(diǎn)兒包子餛飩這類(lèi)易果腹的東西,送去城西的乞丐廟,以大哥的名義分發(fā)給他們!

    也算是積德行善,希望能攢點(diǎn)兒好運。

    “姐姐快來(lái),這有話(huà)本我翻了兩頁(yè),絕對符合你的口味!

    陸清寧逛得盡興,辰星和畫(huà)樓卻還念著(zhù)她們姑娘大病初愈。

    等陸清心放下手邊的面具追上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就聽(tīng)見(jiàn)畫(huà)樓正在勸,“姑娘,這些零嘴咱們府里都備著(zhù)許多,稍后再逛也不打緊,咱們還是先和大姑娘一起去用飯吧!

    “正是,貪嘴也要注意自己的胃!

    陸清心四下看了一下,“這離狀元樓最近,它的酒也算一絕,咱們便去那吧!

    想起大哥,陸清寧免不了還是有點(diǎn)兒擔心,沒(méi)有親眼確認過(guò)的事,心里總是不踏實(shí)!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