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書(shū)屋 > > 夢(mèng)境域 > 喪尸城(五)
    女人吊著(zhù)一口氣,死死抱住蟲(chóng)王,背對白芷。

    “快——走——”

    白芷帶著(zhù)這份善意,起身就逃,但蟲(chóng)王畢竟是蟲(chóng)王,不費吹灰之力就抓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這個(gè)賤人,害得我家破人亡!我要吃了你!”

    蟲(chóng)王的腦袋變成一個(gè)深淵巨口,提起白芷就要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殺死喪尸的秘密,誰(shuí)救我我就告訴他!”

    危急關(guān)頭,白芷只能寄希望于有人能英雄救美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(shí),一把大刀從天而降,直接將蟲(chóng)王從頭至尾砍成兩半。

    大刀劃過(guò)之處離白芷只有咫尺之遙,僥幸逃脫之后,才看見(jiàn)救自己的竟然是之前變身喪尸的帥氣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你!竟然沒(méi)死!”白芷興奮地走到男人旁邊。

    “哼!蹦腥瞬恍嫉睾吡艘宦,隨后問(wèn)道,“秘密呢?”

    白芷正打算說(shuō),一群死刑犯卻將他們圍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丑女人,我勸你三秒之內說(shuō)出消滅喪尸的秘密,否則——”

    話(huà)音未落,說(shuō)話(huà)的死刑犯就被不知何時(shí)復活的蟲(chóng)王,一口咬成兩半。

    畫(huà)面血腥至極,不少人甚至干嘔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奇怪,他怎么被砍成兩半了還能復活?”

    “難道這怪物也是喪尸?”

    這時(shí),混亂中傳來(lái)一個(gè)女聲。

    “這條蟲(chóng)就是喪尸王,誰(shuí)殺了他就等于殺了一萬(wàn)只喪尸,所有魂力都是他的!”

    話(huà)音剛落,死刑犯們紛紛轉頭圍攻蟲(chóng)王,打斗聲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大家記得昨晚的蟲(chóng)子嗎?他們就是將活人變成喪尸的尸蟲(chóng),正在趕來(lái)的路上!

    城民們本就對這些奇怪的蟲(chóng)子有所懷疑,現在得知事情的真相,立刻陷入恐慌中,昨天那樣慘烈的悲劇,他們真的再也不想承受了。

    逃!他們要抓緊時(shí)間逃!

    但是士兵們卻拿著(zhù)武器恐嚇他們,逃一個(gè)就殺一個(gè)。

    “城里都血流成河了,國王卻躲在城堡里不敢出來(lái),根本就是個(gè)自私自利的膽小鬼,這樣的國王不值得替他賣(mài)命!

    這話(huà)說(shuō)出了廣大群眾的心聲,昨天他們多么希望國王能救救他們,可國王將所有的兵力都用于保護城堡了,可見(jiàn)其毫無(wú)國王的擔當。

    士兵里也有家人昨天喪命的,更有家人就住在都城里的,他們?yōu)閲踬u(mài)命就是為了保護家人,可事實(shí)證明國王還需要他們保護,那他們做這一切的意義又何在?

    就在士兵們猶豫不決時(shí),白芷又放猛料,“將士們,你們以為這一切災難都是誰(shuí)造成的?是你們的國王!是他逼得前朝公主走投無(wú)路,公主只好求助于蟲(chóng)王,才引發(fā)了這一切禍患!

    賽巴的上位史城里幾乎無(wú)人不知,無(wú)人不曉,而剛才蟲(chóng)王與公主的對話(huà)也被一些人聽(tīng)到了,消息一傳十,十傳百,很快就傳到了城堡里。

    城堡里本就對賽巴不滿(mǎn)的大臣,趁著(zhù)群眾的暴動(dòng),直接造反,取下了賽巴的狗頭,掛在城門(mén)上。

    而這時(shí),白芷已經(jīng)和男人騎著(zhù)馬出了城,他們即將前往各個(gè)墳頭,不是去蹦迪,而是去找食尸鬼。

    食尸鬼是一種專(zhuān)吃尸體的怪物,經(jīng)常成群結隊地出現在墳山上。

    但他們只會(huì )在晚上出現,而且指不定出現在哪座墳頭,所以尋找食尸鬼需要一點(diǎn)運氣。

    尸蟲(chóng)最怕食尸鬼,蟲(chóng)王每次在森林里撞見(jiàn)食尸鬼都會(huì )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這便是女人告訴她的關(guān)于尸蟲(chóng)的秘密。

    向村民多方打聽(tīng)后,二人找到了附近最大的一座墳山。

    呼嘯的山風(fēng)如嬰兒的啼哭聲,詭異又滲人;尸體的腐臭味彌漫山間,在夜風(fēng)吹拂下,味道更加濃重。

    他們牽著(zhù)馬兒在山坡上游蕩,過(guò)不一會(huì )兒,一個(gè)小山坡后傳來(lái)詭異的聲響。

    二人小心翼翼走上前查看,竟然是一群野狗正在刨一座新墳,看起來(lái)有十幾只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要找的是食尸鬼,并不是野狗,正打算離開(kāi)時(shí),那些野狗竟然像人一樣站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它們雙足站立,身體前傾,短小的前肢比人的手還要靈活,輕而易舉就將尸體撕成碎塊,不到一分鐘的時(shí)間,一具新鮮的尸體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。

    身后的馬兒一聲嘶吼,那些怪物齊刷刷看向二人,緩緩逼近。

    這時(shí)二人才發(fā)現,它們的皮膚既不像人,也不像狗,是一種膠皮質(zhì)感,看起來(lái)十分惡心。

    雖然公主沒(méi)來(lái)得及描述食尸鬼的外形,但白芷毫不懷疑,眼前的這些怪物,很可能就是公主口中的食尸鬼。

    食尸鬼們集體嗅著(zhù)空氣中那不同尋常的味道,竟然快活得搖頭擺腦,甚至有的還在地上滾來(lái)滾去。

    這副場(chǎng)景,不由得讓她想起家里的貓吸貓薄荷的場(chǎng)面。

    來(lái)時(shí)他們特意從尸潮里抓了幾只趕路的尸蟲(chóng),

    如果她沒(méi)猜錯的話(huà),讓這群食尸鬼如此癲狂的,應該就是這些上尸蟲(chóng)散發(fā)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一只食尸鬼匍匐著(zhù)來(lái)到她腳邊,她拿起一只尸蟲(chóng)扔了出去,食尸鬼們如同餓狼撲食,一窩蜂向尸蟲(chóng)撲去。

    她趁此機會(huì )爬到了馬背上,“駕!”,二人馳騁而去。

    這時(shí)手表彈出了兩條消息。

    【私人提示:恭喜主人,您已成功殺死一只喪尸,獲得一點(diǎn)魂力】

    【系統通知:所有人請注意,第一只喪尸已死亡,請各位再接再厲】

    看來(lái)所謂的喪尸只是用來(lái)迷惑大家的表象,這場(chǎng)任務(wù)真正要解決的,其實(shí)是這些尸蟲(chóng),不過(guò)稱(chēng)它們?yōu)閱适膊粸檫^(guò)。

    他們像風(fēng)一般騎著(zhù)馬兒下山坡,食尸鬼們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每當它們快要追上時(shí),二人就扔出一條尸蟲(chóng),放慢它們的腳步。

    等她們終于趕回都城的時(shí)候,城里已經(jīng)滿(mǎn)是喪尸,正在隨意屠殺未被附身的百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(shí),身后跟來(lái)那一群食尸鬼,集體發(fā)出了無(wú)比興奮的狂吠,而后向著(zhù)城墻下的喪尸群沖去。

    他們既具備野獸的兇猛,又具備人的智慧,將喪尸身體撕開(kāi),取出里面的尸蟲(chóng),一口就是一只。

    每當它們吃下一只尸蟲(chóng),白芷的魂力就會(huì )多出一點(diǎn)。

    不是白芷不愿意和南凨分享,而是關(guān)鍵信息是她一個(gè)人發(fā)現的,所以系統已經(jīng)默認她就是受獎勵者了。

    好在她找到了魂力贈送按鈕,決定轉五千魂力給男人。

    點(diǎn)擊方框會(huì )彈出許多死刑犯的名字,她問(wèn)他,“對了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南凨,東南西北的南,風(fēng)字頭,里面一個(gè)云的凨!

    她找到了這個(gè)名字,頭像跟本人一樣,確認無(wú)誤便點(diǎn)擊了轉送。

    南凨的手表開(kāi)始不斷接受魂力,到了一千點(diǎn)的時(shí)候,他點(diǎn)擊了停止接收,“我們約定好的一千,剩下的你自己留著(zhù)!

    這一波操作不僅讓白芷對她露出欣賞的眼神,也在直播間又刷了一波好感,打賞繼續蹭蹭蹭往上漲。

    【啊啊啊~這個(gè)男人我好愛(ài)~】

    【天啊,怎么會(huì )有這么man的人!】

    【好想嫁給他哦~】

    但也有看他不順眼的,大都是男性。

    【媽的,有病,一個(gè)死刑犯都能讓你們在這里嗷嗷嗷叫】

    【長(cháng)得帥有屁用,能不能活著(zhù)出節目都難說(shuō)】

    “但是沒(méi)有你的幫助,我也不可能這么順利拿到一萬(wàn)魂力,所以我們還是平分吧,也當交個(gè)朋友,以后遇到困難,我們可以互幫互助!

    白芷還是執意要給他五千魂力,南凨不再推辭,收下了這份心意,“以后有任何困難,隨時(shí)找我!

    但他的直播間彈幕卻又一次炸了。

    【那個(gè)叫路薇的臉皮怎么這么厚呢?都差點(diǎn)害死我們哥哥了,還好意思求幫忙!】

    【她長(cháng)那么丑,也好意思做哥哥的伙伴?】

    【我看她就是故意蹭哥哥的流量,走,去她的直播間罵她,把她的粉絲都罵走!

    一大批女粉絲來(lái)到路薇的直播間,正想開(kāi)罵,卻看見(jiàn)零星幾條【想念白芷】的彈幕。

    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(jué),我好像在這個(gè)路薇身上看到了白芷姐姐的影子】

    【同感,她的微表情和小動(dòng)作都跟白芷姐姐好像】

    【可能她也是白芷的粉絲吧,我也喜歡模仿白芷姐姐說(shuō)話(huà)的語(yǔ)氣!

    女粉絲們瞬間忘了自己來(lái)這個(gè)直播間的目的,也開(kāi)始緬懷這位紅了十年的絕美明星。

    【白芷姐姐,一個(gè)月了,我還是那么想念你】

    【白芷姐姐,你一路走好,我永遠不會(huì )忘記你的】

    【多希望姐姐只是跟我們開(kāi)了一個(gè)玩笑……】

    因為這批粉絲的涌入,還有滿(mǎn)屏對白芷的紀念,吸引了越來(lái)越多的路人。

    路薇的直播間也從倒數第一名,直接升到了前十名,不知不覺(jué)間,路薇的直播間打賞也破了十萬(wàn)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(shí),所有的npc逐漸消失,四周傳來(lái)系統的聲音。

    【恭喜大家,所有喪尸均已被被消滅,本場(chǎng)任務(wù)已圓滿(mǎn)完成!本場(chǎng)死亡人數533人,剩余存活人數1372人】

    但他們不知道的是,城堡里的一個(gè)死刑犯已經(jīng)拿著(zhù)望遠鏡,將這一切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喪尸數量正以肉眼可見(jiàn)的速度減少,那人習慣性摸了摸下巴,看來(lái)他的競爭對手,又多了一個(gè)。

    所有人眼前一黑,再睜眼已經(jīng)回到了現實(shí)世界,直播間已經(jīng)關(guān)閉,那些死去的死刑犯,正被被黑衣人們抬出透明倉。

    而活下來(lái)的人,也只能呆在透明倉內,機器會(huì )為他們注射營(yíng)養液補充能量。

    由于不用進(jìn)食,他們也不必排泄,就像活死人,完全喪尸了行動(dòng)自由。

    白芷斜前方的一個(gè)男人開(kāi)始砸倉,嘴里好像在說(shuō)什么,但聲音無(wú)法傳出倉外。

    而且無(wú)論他怎么砸,也砸不破那厚重的透明倉,自然,黑衣人們也不會(huì )搭理他。

    因為他的反抗對他們構不成一丁點(diǎn)威脅。

    白芷不喜歡做無(wú)謂的反抗,除非自己有了能制約對方的實(shí)力,但她也不會(huì )坐以待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