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(kāi)學(xué)半個(gè)月后正是搶秋收的時(shí)節,現在的學(xué)校對于文化課都沒(méi)有農基課和勞動(dòng)課重視。所謂農基就是指農業(yè)基礎知識,勞動(dòng)課則是直接帶學(xué)生去田地里頭勞作,這些勞動(dòng)也會(huì )給學(xué)生記工分。

    張家灣小學(xué)的除了校長(cháng)和張紹還有一個(gè)老師也在教農基,同時(shí)他們也負責帶學(xué)生的勞動(dòng)。只不過(guò)張紹平時(shí)下地勞動(dòng)比較多,大部分時(shí)間還是由校長(cháng)和另一個(gè)老師安排。

    每年到了農忙的時(shí)候,學(xué)校都要停課,由學(xué)校組織帶領(lǐng)學(xué)生下地勞作,秋收更甚。

    在農村常常用“搶”字來(lái)形容秋收,因為不管是田間的稻谷還是山坡上的玉米都需要抓緊時(shí)間收割了并且晾曬干。不然一場(chǎng)雨下來(lái),糧食就容易發(fā)霉腐爛生芽。

    所以就連修水庫都停了工,讓工人都回了自己的生產(chǎn)隊,去跟著(zhù)一塊搶秋收。

    今年搶秋收也不例外,一早陸蔓茵就收到消息。不過(guò)聽(tīng)著(zhù)今年給他們班劃分的區域是幾畝水稻田她就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在水稻田里雖然要用鐮刀,但比起上山下坡去背玉米會(huì )輕松很多。

    等到了秋收的那一天,學(xué)生各個(gè)都興奮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陸蔓茵帶著(zhù)學(xué)生剛到田邊說(shuō)完了要求,就看著(zhù)學(xué)生就一個(gè)接一個(gè)跳下了水,她笑著(zhù)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這些孩子都是從小生長(cháng)在農村的,對于各種農活早就是爛熟于心,也不需要她如何盯著(zhù),他們就做得有模有樣。

    反而是陸蔓茵自己由于是在城里長(cháng)大,下鄉也不過(guò)三年,割起水稻來(lái)還有些畏手畏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割下了幾分田,陸蔓茵還剛站著(zhù)喘了幾口氣,就有學(xué)生跑來(lái)跟她打告狀。

    “陸老師!張建國在樹(shù)底下偷懶!”今天的太陽(yáng)大,來(lái)告狀的學(xué)生臉被曬得通紅,額頭上豆大的汗珠跟流水一樣直接往下淌。

    順著(zhù)他指的方向,陸蔓茵果然看到張建國捧著(zhù)本書(shū)在樹(shù)底下坐著(zhù)?粗(zhù)他的樣子,陸蔓茵不由又想到了以前的張建國。

    去年也是秋收的時(shí)候,那時(shí)候他們班分到的區域是坡上的玉米地。其他學(xué)生多多少少都在喊累,只有他一個(gè)人背著(zhù)玉米就往坡下跑,那架勢都快頂上三個(gè)人了。也是只有他背最多的玉米,跑得最快。

    問(wèn)他累不累,就咧嘴一笑露出兩排白花花的門(mén)牙:“陸老師,我不累。我還能跑十趟!

    可眼前的人,還是以前的那個(gè)張建國嗎?

    陸蔓茵壓下心里的難過(guò),是的,現在她也不知道為什么,心頭就是涌上了一縷傷感。

    走到張建國跟前,陸蔓茵才看見(jiàn)他正在看本初中的教科書(shū)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詫異,可夢(mèng)境里幾年后的恢復高考的場(chǎng)景卻不由清晰起來(lái)。陸蔓茵頓時(shí)明了,她面上卻沒(méi)顯露半分:“初中的書(shū)能看得懂嗎?”

    也許剛剛是回想起了張建國以前的樣子,她心中的害怕小了很多,順勢坐在了張建國旁邊。

    “我記得去年,你就在那條路上把腳給崴了!标懧鹬钢(zhù)不遠處往坡上去的一條小路,“同學(xué)們都擔心你,結果你自己反而說(shuō)沒(méi)事,又杵著(zhù)棍子把背上的玉米送回了糧站!

    張建國聽(tīng)著(zhù)她的話(huà),翻書(shū)的手一頓,而后才不動(dòng)聲色地把書(shū)合了起來(lái):“陸老師,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!

    “其實(shí)我相信讀書(shū)是有出路的,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時(shí)候,但總會(huì )有那么一天!标懧痤D了頓,放眼看去,只見(jiàn)離他們最近的方婉之正埋頭苦干,但也有不少同學(xué)時(shí)不時(shí)看向他們這邊。

    “不過(guò)讀書(shū)也和種莊稼一樣,什么時(shí)候播種、什么時(shí)候除草、什么時(shí)候收割都有定數。不止讀書(shū),世上很多事都這樣。就和現在一樣,同學(xué)們都在等你一塊干活!

    其實(shí)對于說(shuō)服張建國,陸蔓茵心里也沒(méi)有什么把握。畢竟就在剛剛,她是確確實(shí)實(shí)能肯定張建國是多活一世。

    現在看外貌她是比張建國大,可張建國真正的芯子卻比現在的她多活了幾十年。

    眼看著(zhù)已經(jīng)等了一會(huì )張建國都還沒(méi)反應,陸蔓茵都快放棄時(shí)。張建國突然起身把書(shū)放在了樹(shù)下,拿起身邊的鐮刀下了田,走到了離岸邊最近的方婉之旁邊開(kāi)始割稻子。

    這才真是讓陸蔓茵感到喜出望外,想著(zhù)也許現在的張建國不僅重獲一世而且也變得懂事了。

    五六年級人多,收割幾畝的稻田加上將稻谷和秸稈分離也只用了大半天的時(shí)間,接下來(lái)就是將稻谷運回糧站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們將稻谷裝進(jìn)籮筐里后,天色一下就暗了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要下雨了!”

    有學(xué)生叫著(zhù),陸蔓茵抬頭一看,果然天上的烏云黑壓壓一片,要看云越來(lái)越低,雨就要落下來(lái)了,陸蔓茵趕緊點(diǎn)了幾個(gè)同學(xué)出列后跟著(zhù)她去糧站送稻谷。

    其余同學(xué)則由方婉之和五年級的班長(cháng)領(lǐng)著(zhù)回學(xué)校休息。

    陸蔓茵點(diǎn)出來(lái)的學(xué)生基本上都是十五六歲的男娃,他們力氣都不小,有的挑著(zhù)半籮筐就走,有的兩兩抬一籮筐。

    一行人腳步都不算慢,緊趕慢趕總算是在雨落下來(lái)之前到了糧站。

    將稻谷交到會(huì )計手里,陸蔓茵心里也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這會(huì )雨正大,陸蔓茵他們走不了,也沒(méi)人來(lái)交糧?粗(zhù)雨幕陸蔓茵就和會(huì )計聊起天來(lái),而幾個(gè)男學(xué)生對會(huì )計的算盤(pán)感興趣,湊在會(huì )計身邊撥弄著(zhù)算盤(pán)珠子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學(xué)生興趣大,會(huì )計就問(wèn):“陸老師,他們學(xué)這個(gè)嗎?”

    陸蔓茵笑著(zhù)搖了搖頭:“我們以前還學(xué)過(guò),他們現在哪會(huì )學(xué)這些東西!

    “誰(shuí)說(shuō)不是,誒!別給我弄壞了!”眼看男學(xué)生就要把會(huì )計手底下的賬本給弄亂了,會(huì )計伸手想要把男學(xué)生都趕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但男學(xué)生哪肯,纏著(zhù)他要學(xué)怎么打算盤(pán)。

    陸蔓茵看著(zhù)男學(xué)生和會(huì )計說(shuō)說(shuō)笑笑,她把目光又投向了門(mén)外的雨幕。

    這次她看見(jiàn)雨幕里有人冒著(zhù)雨往糧站這邊來(lái),來(lái)人渾身上下也沒(méi)個(gè)遮雨的東西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是突然遇見(jiàn)下雨沒(méi)有準備的人,陸蔓茵左右看了看,發(fā)現門(mén)背后舊的桐油紙傘,于是拿起雨傘就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同志,快擋擋雨!标懧饟沃(zhù)雨傘跑到來(lái)人跟前,也沒(méi)看清楚是誰(shuí)就將傘往來(lái)人那邊舉了舉。

    來(lái)人似乎有點(diǎn)驚訝,愣了一下才勾著(zhù)腦袋鉆進(jìn)雨傘底下,“陸老師!

    陸蔓茵這才看清楚來(lái)人原來(lái)是張繼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這會(huì )在外面?”兩人一塊往糧站里面走去,陸蔓茵出聲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隊長(cháng)看著(zhù)要下雨了,就讓我來(lái)糧站看看有沒(méi)有地方要幫忙的!睆埨^宗側了側身體,將傘往陸蔓茵那邊推了一些,“我已經(jīng)濕了,你別淋濕了!

    幾次相處下來(lái),陸蔓茵已經(jīng)覺(jué)得張繼宗是個(gè)看似粗狂實(shí)則心細的人。

    再一想人家畢竟上次陳愛(ài)梅的事幫過(guò)她,陸蔓茵又把傘往張繼宗那邊偏了些:“沒(méi)事,這底下大的很,你別擔心我淋濕了!

    總共也沒(méi)幾步路,兩人說(shuō)話(huà)間就已經(jīng)到了。

    剛剛陸蔓茵跑出去的時(shí)候,會(huì )計就發(fā)現了。曉得外面還有個(gè)淋濕了的人,他翻出了條干毛巾,等張繼宗一進(jìn)來(lái)就遞給了他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張繼宗擦著(zhù)身上的水和會(huì )計聊著(zhù)糧站的事,陸蔓茵就將傘收起來(lái)甩了甩水又放回了門(mén)后面。

    等她轉過(guò)身的時(shí)候,就看見(jiàn)會(huì )計正領(lǐng)著(zhù)張繼宗四處檢查糧站房頂有沒(méi)有漏雨的地方。而她的那群調皮學(xué)生早沒(méi)了跟會(huì )計在一起玩鬧的勁,正乖乖巧巧地站著(zhù)不敢動(dòng)。

    光是他們倆忙碌,陸蔓茵也不好意思在那里閑著(zhù)。她叫來(lái)學(xué)生,跟著(zhù)一塊檢查糧站的屋頂,有漏雨的地方就把底下放的糧食移開(kāi)。有了張繼宗在,學(xué)生們做活也不七嘴八舌地吵鬧了。

    把糧站都檢查了一遍,雨才慢慢小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心里裝著(zhù)學(xué)校的學(xué)生,想著(zhù)自己一直在糧站,也沒(méi)人給學(xué)生們放學(xué)。陸蔓茵就決定借糧站的傘先回學(xué)校了。

    至于在糧站的學(xué)生,陸蔓茵則是反復叮囑讓他們雨停了再回去。畢竟是已經(jīng)快入秋的天,淋濕了也容易感冒。

    陸蔓茵準備出發(fā)的時(shí)候,就被一直在一旁的張繼宗叫住了:“陸老師,我要回供銷(xiāo)社一趟,能跟你一塊嗎?”

    陸蔓茵一怔,還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,張繼宗又道:“我剛剛問(wèn)了會(huì )計了,他說(shuō)糧站就只有你手上的那把傘!

    “是啊,這把傘還是從五幾年就一直在這的!睍(huì )計本來(lái)在清點(diǎn)東西的,聞言抬起頭看著(zhù)陸蔓茵,笑瞇瞇道:“可不能給我弄壞了!

    外面雨雖然小了一些,但要是真讓張繼宗淋著(zhù)雨走回供銷(xiāo)社,估計他的身體也扛不住。再說(shuō)了,她也不是那樣小氣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陸蔓茵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跟張繼宗一塊出門(mén)了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張繼宗人高馬大的,陸蔓茵打傘很費勁,沒(méi)有多遠她打傘的手就有些發(fā)酸。

    “我來(lái)吧!币膊恢遣皇菑埨^宗看出了她的不舒服,從她手上接過(guò)了雨傘。

    有張繼宗打傘,陸蔓茵也樂(lè )得清閑,兩人就這樣冒著(zhù)雨往張家灣小學(xué)走去。走到大路上的時(shí)候,陸蔓茵發(fā)現大路前面有好幾個(gè)人在雨里圍著(zhù)拖拉機轉。

    走到跟前一看,才發(fā)現是張家灣的隊長(cháng)領(lǐng)著(zhù)幾個(gè)小伙子,在修理拖拉機。拖拉機上面裝的有東西,不過(guò)用塑料給遮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張隊長(cháng)發(fā)現兩人走過(guò)來(lái),多少大喜過(guò)望,直接起身讓開(kāi)了位置:“繼宗,你快來(lái)看看,這拖拉機怎么熄火了!

    張繼宗當即就把雨傘遞給了陸蔓茵,準備走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!标懧鹋e著(zhù)傘跟在他身后,“我給你舉傘!

    這里修拖拉機的人各個(gè)都披著(zhù)斗笠蓑衣,就張繼宗一個(gè)人啥也沒(méi)有,總不能真叫人家淋著(zhù)雨修拖拉機吧?

    張繼宗往前走的腳步頓了一下,他回過(guò)頭沖著(zhù)陸蔓茵一笑:“謝謝!

    這真是讓陸蔓茵覺(jué)得神奇,她可從來(lái)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張繼宗笑。

    有了張繼宗,拖拉機沒(méi)一會(huì )就修好了,兩人這才又一塊往學(xué)校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