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一個(gè)人調試生發(fā)水配劑太慢,白伊就讓老君直接把丹藥的效用調低到固定范圍,同時(shí)咬牙買(mǎi)了一套自動(dòng)化生產(chǎn)的設備。

    自此,太上老君生發(fā)水的生產(chǎn)步入了穩定的階段。

    其銷(xiāo)售量也在已驚人的速度增長(cháng)著(zhù)。

    白伊讓老君大力煉制丹藥的同時(shí),擬定一份合同。

    “合同?是啥?”老君不解地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是凡間一種保障自身權益的東西,這樣生發(fā)水賺的錢(qián)我才好分給你呀!卑滓两忉尩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分的,都給你好了!崩暇患偎妓。

    “有了錢(qián),你才能在凡間買(mǎi)你想買(mǎi)的東西!卑滓聊X(jué)得總有一天這些神仙也有用到錢(qián)的那一天,于是便有了這樣一個(gè)打算。

    原本又想拒絕的老君,聽(tīng)到了白伊的話(huà),煉制丹藥的手頓了頓,眉毛一抖,語(yǔ)氣上揚,激動(dòng)地問(wèn),“那我可以用錢(qián)買(mǎi)零食嗎?”

    “不行!睌蒯斀罔F的拒絕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的零食量是規定好了的!卑滓敛活櫪暇l(fā)來(lái)委屈巴巴的表情包,狠心地拒絕。

    老君瞬間低落,就連兩撇白眉都耷拉了下來(lái),“那要它干嘛?”

    白伊翻了個(gè)白眼,你就心心念念你的零食是吧?

    不過(guò)在白伊的勸說(shuō)下,老君還是把合同給簽了。

    白伊把手機和充電器傳輸了給了老君,順便還附贈了一個(gè)如何使用的視頻。

    “這個(gè)送你!卑滓涟l(fā)消息過(guò)去,對面的老君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,似是在搗鼓手機去了。

    見(jiàn)老君沒(méi)回消息,白伊也想著(zhù)休憩一下。

    這時(shí),群里頭的灶王爺也發(fā)了一條私聊的信息過(guò)來(lái)。

    明明是四個(gè)人的群,卻只有她和老君在群里聊天說(shuō)話(huà)。其他兩個(gè)神仙,和白伊說(shuō)話(huà)都偷偷摸摸的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在做什么見(jiàn)不得人的交易呢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想咨詢(xún)一下信仰之力的事情!痹钔鯛斦Z(yǔ)氣很是正經(jīng),一點(diǎn)也看不出是個(gè)會(huì )和老君扯頭繩的神仙,他的頭像是一把菜刀,菜刀磨得锃亮無(wú)比,仿佛可以倒映出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白伊挑了挑眉頭,嘴角不自覺(jué)的勾起一抹笑,“老君的信仰之力其實(shí)是靠他自己才得來(lái)的!

    “我只是幫忙把他的丹藥售賣(mài)出去而已!

    “人們喜歡老君的生發(fā)水,自然會(huì )孕育形成信仰之力!

    原來(lái)如此。

    灶王爺若有所思,但他也知道這其中白伊必定出了不少的力,“可是我不像老君一樣,可以煉制出各種各樣的丹藥。除了一身微薄的仙力外,我只會(huì )做菜!

    會(huì )做菜還不夠嗎?!

    白伊看到這句話(huà),激動(dòng)得抱緊旁邊的小抱枕,星星眼都要冒出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如果說(shuō),知道老君是神仙那么激動(dòng)是因為她接觸到了傳說(shuō)中的神仙。

    那么如今這么激動(dòng),是因為對面可是傳說(shuō)中的灶王爺。

    灶王爺掌管天地人間的飲食,是人們最為熟知的神仙之一。

    而最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他可是食神!

    食神做的菜,那不得好吃到爆!

    “灶王爺您可以賣(mài)美食啊!卑滓裂柿搜士谒,“都說(shuō)民以食為天,世界上絕大部分人都沒(méi)辦法拒絕好吃的!

    美食?

    灶王爺一愣,下意識地撇了一眼他手邊的土豆絲,真的會(huì )有人喜歡吃他的菜嗎?

    他的手指顫了顫,抿了抿嘴,過(guò)了好半天才發(fā)消息回道,“可是我已經(jīng)很久沒(méi)有做過(guò)菜了,廚藝早不如從前了!

    旁邊看上去精致無(wú)比的土豆絲,熱氣早已散去,那股濃郁的香氣早已變成一層油凝固。

    雖然在白伊眼里,這可能是無(wú)稽之談。

    畢竟灶王爺怎么可能做的菜不好吃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確是真的認為的。

    成仙之前,他廚藝超群,可謂天下第一,也是他最引以為傲的事情?墒亲詮乃翘焯莩上芍,他那精湛的廚藝便無(wú)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神仙吸取日月精華,早已辟谷,他們早就沒(méi)了吃東西的習慣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的地位尷尬。比他地位低的神仙不敢吃他做的東西,覺(jué)得有所越矩。比他地位高的神仙,不愿沾染五谷,久而久之,就越來(lái)越?jīng)]人吃他做的菜了。

    之前還偶爾有幾位神仙來(lái)找他打個(gè)牙祭,但自從各大神仙出現分歧之后,就徹底沒(méi)有人吃他做的飯菜了。

    他,早已失去了成仙的根本。

    身為灶王爺,卻無(wú)菜可做,是件多么悲哀的事情!

    “灶王爺您可以試著(zhù)做道菜給我嘗嘗嗎?”白伊摸了摸餓扁的肚子,感覺(jué)五臟六腑都在移動(dòng),餓的不行。

    天知道,能吃到灶王爺做的菜,是她從小的心愿。

    為了達成這個(gè)心愿,就算灶王爺做的是黑暗料理,她也認了。

    另一邊的灶王爺看到這條消息的時(shí)候,心中一燙,已經(jīng)有多久沒(méi)有人想要吃他做的菜了?!

    灶王爺手足無(wú)措地摸了摸旁邊的菜刀和案板,他已許久沒(méi)有給人做過(guò)菜了,要是做的不好怎么辦?

    過(guò)了好一陣,他才把躁動(dòng)的心安撫下來(lái),“好,你等等!

    灶王爺打完這句話(huà)之后,迅速站到廚房前,他深吸一口氣,眼神微凝,手持菜刀切著(zhù)他需要的材料,他的速度極快,案板上的土豆還來(lái)得及有變化,就已經(jīng)被切成絲狀了。

    油嗶咔地倒進(jìn)去,早就切好的配料倒進(jìn)鍋中,翻炒片刻,那濃郁的香味便迅速蔓延開(kāi)來(lái)。灶王爺手腕極穩,找準時(shí)機把土豆絲給放進(jìn)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佐料有條不紊地放進(jìn)去,每一道步驟在灶王爺手中都帶著(zhù)一種奇特的韻味,仿佛做的不是一道菜肴,而是一道賞心悅目的畫(huà)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道酸辣土豆絲便做好了,霸道濃郁的香味隨風(fēng)散開(kāi),鼻子一聞,便把所有的饞蟲(chóng)勾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灶王爺心情忐忑地把這道酸辣土豆絲給白伊傳輸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他看到白象接受了酸辣土豆絲,但卻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。

    灶王爺心中一提,心臟像是在打鼓一樣,砰砰地直跳。

    過(guò)了沒(méi)多久,對方就發(fā)了一個(gè)表情包過(guò)來(lái)。

    是一個(gè)滿(mǎn)嘴塞滿(mǎn)了食物,兩腮鼓鼓還要流著(zhù)淚努力往嘴里塞東西的卡通人物,下面有一行“太好吃了”的字。

    “媽媽咪呀,我從來(lái)沒(méi)吃過(guò)這么好吃的菜!”

    “這酸辣土豆絲也太好吃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(zhù)都快要刷屏了的彩虹屁和表情包,灶王爺這才松了一口氣,同時(shí)心中深處涌出難以言喻的激動(dòng)。

    被人認可自己做的菜好吃,對于廚師來(lái)說(shuō)真的很幸福,哪怕他是灶王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這種純粹又直接的幸福直接把灶王爺的眼眶給弄紅了。

    他想,就算得不到信仰之力,他也愿意和白伊合作。

    那邊的白伊還在努力地吃著(zhù)酸辣土豆絲,可惜她的身邊沒(méi)有白飯,只能用個(gè)面包來(lái)代替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(shuō),灶王爺做的菜是真的好吃,她剛剛的彩虹屁可沒(méi)有虛構成分,句句發(fā)自肺腑。

    酸味和辣味恰到好處的融合在一起,口感脆爽,濃郁的香味經(jīng)久不散,讓人吃了一口又想再吃第二口。

    而且許是因為灶王爺用的是天庭上的食材,這食材本身的味道也好到不行,哪怕是那些佐料,也有一種獨特的香味。

    不一會(huì )兒,白伊便把所有的酸辣土豆絲消滅干凈,結果非凡沒(méi)飽,反而更餓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有這么好吃的菜,老君為什么還想著(zhù)吃零食呢?

    某一天不解的白伊跑去問(wèn)了老君,老君摸了摸胡子,一臉嫌棄地說(shuō),“為什么要吃飯菜,神仙從不吃飯!

    關(guān)于老君的某種執著(zhù),白伊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而被美食俘獲身心的白伊看著(zhù)被光盤(pán)的土豆絲,摸了摸下巴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灶王爺做的菜這么好吃,要是在凡界開(kāi)了飯館,肯定要火到爆。

    但是卻不好操作。

    目前仙界的東西只能從她這個(gè)手機傳過(guò)來(lái),總不可能開(kāi)個(gè)飯館,把手機放在廚房,一道道菜就那么跑出來(lái)吧。

    那怎么弄呢。

    白伊撐著(zhù)下巴,想著(zhù)有什么辦法可以解決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突然,有客人在小賣(mài)鋪買(mǎi)了一包方便面,在給客人結算的時(shí)候,白伊靈光一閃。

    白伊把她店里頭的方便面給灶王爺傳輸過(guò)去,“灶王爺,您有辦法做出這種速食方便食品嗎?”

    速食?方便?

    方便誰(shuí)?

    怎么每個(gè)字都認識,合在一起就不明白意思了呢?

    灶王爺用手拎起一包香辣方便面,滿(mǎn)臉的疑惑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好在,沒(méi)過(guò)多久他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。

    白伊給了一個(gè)她泡方便面的視頻過(guò)來(lái),其中還配了適當的說(shuō)明。

    “像這樣悶三分鐘就可以吃了!

    白伊掀開(kāi)蓋子,展示了一下。

    還可以這樣?

    灶王爺瞪大了眼睛,滿(mǎn)臉的驚奇。

    雖然凡人壽命有限,但卻總能創(chuàng )造出這些讓人匪夷所思的東西來(lái),這一點(diǎn)還是讓灶王爺打心底里佩服。

    “我研究看看!

    灶王爺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便沒(méi)了消息。

    看樣子,她的白伊小賣(mài)鋪又可以得一名大將了!

    白伊吹了吹泡面的熱氣,緊接著(zhù)嗦了一口滿(mǎn)是湯汁的泡面,“啊,幸福!

    人生就應該這樣!

    白伊又喝了一口面湯,感覺(jué)整個(gè)人都圓滿(mǎn)了。

    嘟嘟——

    手機的震動(dòng)聲傳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我想再買(mǎi)一部小方塊!

    說(shuō)完,又是一塊拇指蓋大小的小木塊傳輸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    墨罔的名字配著(zhù)他那漆黑一片的頭像,莫名有一種窮酸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