衛風(fēng)心里一陣驚濤駭浪,林九竟然是柏老的兒子?!

    不對,不是說(shuō)柏老沒(méi)有兒子所以才廣收門(mén)徒的嗎?

    “不怕小友見(jiàn)笑,我那個(gè)孽障……”

    等了這么多年終于有了個(gè)可以?xún)A訴的人,柏老仿佛抓住了個(gè)樹(shù)洞,不斷地和衛風(fēng)訴說(shuō)著(zhù)那些不為人知的往事。

    柏老柏子仁年輕時(shí)還不像現在這樣名滿(mǎn)天下,他那時(shí)也只是個(gè)小小的醫館藥童。后來(lái)因緣際會(huì )救下了當地名醫的女兒,這才入了那位名醫的眼。后來(lái)見(jiàn)他腳踏實(shí)地、對女兒又是一片癡心,干脆將女兒嫁給他。

    婚后二人幸福圓滿(mǎn),老丈人更是將畢生所學(xué)全部交給了他,他也沒(méi)有辜負妻子的期望,醫術(shù)慢慢越來(lái)越精進(jìn)。等到他和妻子的兒子柏歲康出生后,老丈人更是含飴弄孫,將醫館都交于他手上,他也逐漸取代成為了當地最有名氣的醫者。

    孩子出生后,也許是因為從小就在外祖父的熏陶下長(cháng)大,很小就顯露出了自己在醫學(xué)方面的天賦才華,這讓柏子仁很是高興。

    “然而我當時(shí)沒(méi)想到,這孩子長(cháng)大后雖然醫術(shù)超絕,但卻成了個(gè)殺人的毒醫!”

    世人都說(shuō)醫毒不分家,柏歲康少時(shí)就已經(jīng)將醫術(shù)修煉到他父親都達不到的高度。高處不勝寒,無(wú)聊的他在見(jiàn)識過(guò)了各種疑難雜癥后并無(wú)敵手后竟然開(kāi)始研究如何將本來(lái)的良方加一點(diǎn)看似無(wú)傷大雅的藥材后引發(fā)藥材間的相生相克,讓這救命良藥變成了奪命毒藥。

    本來(lái)他只是自己在家拿些兔子野雞什么的試試藥,誰(shuí)知后來(lái)他竟瘋魔了,開(kāi)始拿那些無(wú)人在意的流民來(lái)試藥。如此幾次之后,終于有一次有個(gè)流浪漢實(shí)驗后沒(méi)了呼吸又被他扔到了亂葬崗。神奇的是這個(gè)流浪漢在被他扔了后沒(méi)多久又自己活了過(guò)來(lái),大難不死的流浪漢直接跑到了府衙敲鳴冤鼓報官抓人。

    然而等官差到了他所說(shuō)的柏歲康用于做實(shí)驗的別院時(shí),早已是人去樓空,柏歲康從此也人間蒸發(fā)再也沒(méi)有出現過(guò)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為了這個(gè)孽障,才對外宣稱(chēng)無(wú)子,廣收門(mén)徒開(kāi)醫館救人。為的就是給他積點(diǎn)德,希望老天爺看在我行醫救人的份兒上,能抵了他毒醫害人的罪過(guò)!

    衛風(fēng)聽(tīng)完柏老的故事不僅唏噓,這柏歲康本也該是個(gè)天賦卓絕的一代名醫,聽(tīng)柏老所說(shuō)他若是好好學(xué)醫,至今成就未必不如柏老?上д`入歧途,不做救人的佛陀,非要做殺人的魔頭。

    “柏老,那這藥方您可知是加了什么才導致我娘含恨而終呢?”

    柏老經(jīng)過(guò)傾訴,情緒也穩定了許多,他拾起地上的筆,在紙上寫(xiě)下了幾個(gè)字后遞給衛風(fēng)。

    衛風(fēng)看后長(cháng)嘆了一口氣,而后將那紙整整齊齊地疊起來(lái)收進(jìn)了懷里。

    待衛風(fēng)和柏老道別時(shí),柏老給了他一枚小小的印鑒,上書(shū)一個(gè)“柏”字。

    “這事卻是我對不住你,這印鑒是我天星閣的信物。以后你若有什么事情,可用此印鑒去任意一家天星閣求醫,凡我弟子,肯定會(huì )盡心盡力為你醫治!

    衛風(fēng)將印鑒收起,計劃等晚上和藥方的事情一起告知謝君玄。又再次拜謝柏老后,他和楚楚準備一起回客棧。

    在回客棧的路上,楚楚發(fā)現路過(guò)的人都行色匆匆地向著(zhù)同一個(gè)方向跑去,嘴里還念叨著(zhù)什么“仙師出關(guān)快去拜拜”之類(lèi)的話(huà)語(yǔ)。她和衛風(fēng)也頗為好奇,便也隨著(zhù)行人一起去湊了個(gè)熱鬧。

    等到了地方一看才知道,哪里是什么仙師出關(guān),分明是有人打著(zhù)道家的幌子哄騙這些無(wú)知路人的錢(qián)財。白子賀每次給人批命都是直接就說(shuō)了,從沒(méi)有收過(guò)什么錢(qián)財,倒是受過(guò)許多拳腳……

    但是他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的,正經(jīng)道家的人是不會(huì )隨便給人批命的。等等,他好像自己給人批命就很隨意。嗯……但是至少他沒(méi)有收錢(qián)。并且他只批命,最多提醒別人最近當心什么,絕不會(huì )說(shuō)有什么改命的法門(mén),還要人來(lái)花錢(qián)改命,這分明就是個(gè)騙子。

    楚楚氣不過(guò)和圍觀(guān)的人說(shuō)這都是騙人的把戲,反倒被那假道人倒打一耙。

    “本來(lái)我輕易不給人批命,此次是看在三清觀(guān)十年一度的法會(huì )即將在此召開(kāi)的份兒上才想著(zhù)為你們這些苦命人改命聚一下功德。既然這小姑娘說(shuō)我是騙子,那我也沒(méi)什么好說(shuō)的,大家都散了吧,咱們到此為止!闭f(shuō)著(zhù)那假道人就作勢要收拾東西走人。

    這下?lián)Q成了那些排隊等著(zhù)改命的急了,開(kāi)始異口同聲地討伐楚楚:“去去去,你一個(gè)小姑娘懂什么,不要耽誤仙師給我們算命……”

    路人更是起哄開(kāi)始攆她和衛風(fēng),沒(méi)有辦法,楚楚只得氣鼓鼓地回去了客棧。

    白子賀看她和衛風(fēng)垂頭喪氣地回來(lái)還以為他們事情進(jìn)展得不順利,乖乖地倒了兩杯茶給他們,倒是少有眼色地坐在一旁不說(shuō)話(huà)。

    楚楚一口氣把杯子里的茶水全部喝完,重重地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:“哼,什么仙師,分明就是個(gè)騙子!偏偏那些人還只信他的鬼話(huà),真是活該被騙!”

    衛風(fēng)又給她把杯子蓄滿(mǎn)茶水,安慰她道:“那假道人分明是做了點(diǎn)功課才出來(lái)騙錢(qián)的,你看他卜卦算命的架子擺得那么足,那些人也是被他給唬住了!

    白子賀聽(tīng)到這里才終于明白楚楚生氣未必是事情辦得不順利,而是這路上出了岔子,并且聽(tīng)起來(lái)好像還是有人冒充他道門(mén)中人來(lái)騙取錢(qián)財,這怎么能行?!

    “你們說(shuō)誰(shuí)冒充我道門(mén)中人騙取錢(qián)財?”

    等到從他們二人口中得知事情經(jīng)過(guò)后,白子賀氣得仿佛是他自己的銀錢(qián)被人給騙了一般:“帶我去,竟然敢冒充我道門(mén)中人,損壞我道門(mén)形象。我要戳穿這冒牌貨,讓大家知道我們道家從不賺貧苦百姓的血汗錢(qián)!

    等返回去那假道人作法的地方,圍觀(guān)的人反而比剛剛他們走時(shí)更多了,拿著(zhù)銀錢(qián)等著(zhù)仙師給批命改命的人也排了一長(cháng)溜的隊。白子賀瞇著(zhù)眼看著(zhù)這烏泱泱一大群人,并沒(méi)有像楚楚一樣直接點(diǎn)出這假道人是個(gè)騙子,而是讓楚楚給了他點(diǎn)碎銀子和已經(jīng)快排到前面的一個(gè)路人換了位置,慢慢地等著(zhù)那道人給自己批命。

    等快輪到白子賀時(shí),他臉色越來(lái)越難看,這道人雖然有騙錢(qián)的嫌疑,但是他給人批命卻不是胡亂說(shuō)的,竟和他看的相差無(wú)幾,只是他能看出一人一生的命格,那道人只能看出近半年的命數。

    并且他所說(shuō)的“改命”其實(shí)并不是白子賀以為的“逆天改命”,而應該叫“改運”,可以在短時(shí)間內讓人順風(fēng)順水,但至多維持十五天,之后命格并不會(huì )受這短短十幾天的影響,故而并不是什么逆天術(shù)法。但是這恰恰證明這假道人很有可能是個(gè)真道士,至少是個(gè)受過(guò)正統教育的道士。只是若是在籍的道士應該都記在對應道觀(guān)名下,又怎么會(huì )出來(lái)在街上給人算命?

    白子賀細細地觀(guān)察著(zhù)這個(gè)道士,越看越覺(jué)得眼熟,只是一時(shí)想不起來(lái)到底是誰(shuí)。終于輪到他了,那道人裝模作樣地捻了捻自己的胡須,慢慢抬起頭來(lái),然后他的表情逐漸地僵硬在臉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仙師,可是我的命格有何不妥嗎?”白子賀看著(zhù)那個(gè)道人逐漸顫抖的臉部肌肉,心里的疑惑越來(lái)越大。這人到底怎么回事?看他這樣子分明應該是認識自己的,但是既然認出了自己為何不不和他相認呢?

    只這一句話(huà),那假道人額頭開(kāi)始滲出細密的汗珠。這下就連圍觀(guān)的人都發(fā)現有些不對勁兒了,紛紛開(kāi)始小聲議論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仙師這是怎么了?怎么半天不說(shuō)話(huà)?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八成是那個(gè)小公子命格凄慘,仙師在尋思要不要告訴他!

    “哪兒啊,這命格凄慘剛剛仙師也說(shuō)了能改命。我看啊,說(shuō)不定呦,這小公子命格根本無(wú)解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人議論的聲音越來(lái)越大,楚楚站在人群中也忍不住和衛風(fēng)吐槽:“這是怎么了,怎么都不說(shuō)話(huà),白公子不是說(shuō)要來(lái)砸場(chǎng)子么,這怎么也沒(méi)了動(dòng)靜!

    那人看著(zhù)白子賀良久,終于抬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,隨后緩緩站起身來(lái)給白子賀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清虛真人門(mén)下唯一真傳,豈是我等散修可以造次的!

    白子賀聽(tīng)到他是個(gè)散修時(shí)驚訝程度不亞于被他挑明了身份,若只是個(gè)散修,那便是給人批命改運收取銀錢(qián)也是無(wú)礙的。門(mén)規只是約束道家門(mén)下弟子,散修是不在這個(gè)范圍內的。但只是自己自學(xué)就可以做到給人批命改運,雖然只有短短時(shí)間卻也可算得天賦異稟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白子賀也很是鄭重地還了一禮,并準備離開(kāi)。既然只是散修憑本事吃飯,那他沒(méi)有必要多加干涉。

    誰(shuí)料那道人卻攔住了他:“我與道友一見(jiàn)如故,想請道友一杯水酒,不知可否賞光?”

    說(shuō)著(zhù)他從袖中拿出一物交于白子賀手中,那竟是他們道門(mén)門(mén)下各道觀(guān)首席才有的令牌!

    白子賀驚疑地看著(zhù)這來(lái)路不明的散修道人,慢慢將令牌收進(jìn)懷中。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從命,請!